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積極尋求「上合組織空間」的中國利益

2021-10-07
43ff1989-0ccf-434a-b36b-984327078a33.jpg
今年7月,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外長及官員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上合影留念,會議主要討論了阿富汗的安全局勢。圖片來源:法新社。

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上,伊朗加入上合組織的申請得到了積極回應,沙特、埃及和卡塔爾則被批准成為對話夥伴國,“上合組織空間”擴大到西亞、阿拉伯半島和東北非地區。由於上合組織成員都是非北約成員國,加上部分成員與美國關係緊張,英、美、德、法媒體把上合組織描述為中俄聯手抗衡美國的工具。與此同時,美英澳高調宣布成立涵蓋印太地區的三邊安全夥伴關係,通過防務合作威懾中國。

在偏見取代理性後,那些主張“中國威脅論”的國家總是會為自己的行為尋找理由,以證明自己行動的合法性。對於中國而言,支持“上合組織空間”的擴大是一個風險決策,因為上合組織第二次擴員是在大國政治處於“冷和平”(即非戰爭狀態下的對抗和競爭)狀態下啟動的,擴員的利弊還有待時間檢驗。但是,無論擴員帶來怎樣的結果,中國都需要在“上合組織空間”中積極尋求自身利益,其中保持安全利益預期穩定是重中之中。

“上合組織空間”對中國安全利益意義重大

“上合組織空間”已成為中國平衡全球秩序失衡的重要依託。過去20年,中國與上合組織成員國關係總體平穩,並在雙邊層面建立了各種水平的戰略夥伴關係。為了進一步加強“上合組織空間”的穩定性,中國選擇了自己擅長的方式——用經濟發展尋求和平穩定。中國領導人在上合組織杜尚別峰會上提出,未來5年與上合組織國家貿易額要實現2.3萬億美元的目標。與此同時,中國選擇開放合作的模式,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與“上合組織空間”內國家的發展戰略、區域合作倡議對接。更重要的是,中國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進口國,當伊朗、沙特和卡塔爾在上合組織框架下建立起不同水平的關係後,“上合組織空間”將成為中國石油和天然氣最重要的來源地。為此,通過“上合組織空間”尋求安全利益預期的穩定對中國未來發展至關重要。

面臨“上合組織空間”的諸多挑戰

儘管“上合組織空間”對中國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但若實現安全利益預期穩定,中國不得不面臨諸多挑戰,其中上合組織的議事原則和國際體系壓力是內外挑戰中較為突出的因素。根據現行的制度形態,上合組織奉行的是“協商一致”的議事原則,這對提高決議的效率是有利的,但會降低決議的實際價值。為此,上合組織在擴員後,現行議事原則將加劇組織運行低效、地區公共產品供給不足、合作成本高而收益低的問題。在全球秩序失衡的狀態下,國際體系的壓力是“上合組織空間”最直接的外部壓力,並直接體現在中、美、俄關係上。中國是上合組織的創始國成員國,隨着中美競爭關係的加劇,中美在諸多重大問題上嚴重對抗;在北約東擴後,美俄關係波折起伏,2014年烏克蘭危機使美俄關係降入谷底。因此,在當前的中、美、俄關係下,大部分上合組織成員國更偏好選擇規避風險的戰略,中國藉助上合組織尋求自己安全利益的路徑很狹窄。

保持戰略理性

儘管存在諸多挑戰,但是在“上合組織空間”內積極尋求安全利益預期穩定,對於中國未來發展非常重要,因為安全利益預期越穩定,就越有利於中國的發展。結合上合組織現狀及未來發展,筆者認為保持戰略理性是中國在”上合組織空間”尋求安全預期穩定的首要條件。保持戰略理性是一項系統工程,需從歷史經驗、與世界的關係、國家未來發展出發,並優先做好以下工作:

要在戰略定位上深思熟慮。好的目標並不意味着實現路徑是合理的,因為決策者有可能把不喜歡的路徑視為不適宜的,並可能會影響人們的判斷。此外,任何國際機制都不是完美的,即便在上合組織成員國之間,也存在着某種對立關係。因此,要按照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看待“上合組織空間”的中國利益,尤其是避免誇大“上合組織空間”的作用,要充分考慮到集體行動的有限性。

要注重彌合戰略政策差異。中國在“上合組織空間”的利益很難獨力實現,通常受空間內外行為體互動行為的影響。正如對中俄關係在歐亞地區的作用就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是把中俄關係構建成為歐亞地區反西方的力量,另一種是把中俄關係構建成促進歐亞地區穩定發展的力量。但是,若從戰略理性出發,後者更符合中國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