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讓中美關係中的積極因素髮揮作用

2019-06-26

由於美方挑起貿易摩擦,以及兩國經貿談判陷入僵局,當前中美關係中的消極因素突出,積極因素受到壓制。但兩國關係中的積極面仍然存在,而且將長期起作用。所謂積極因素,從美國方面來說,主要是秉持自由主義理念的美國知華派的理性看法,以及美國地方與中國交往的需求。從中國方面來說,主要是繼續實行改革開放。

美國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國家,對各種問題都會有不同看法,更何況中美關係這樣的重大問題。一年多來,美國知華派,包括前政府官員、長期從事中美關係和中國研究的學者,他們對現政府的對華政策提出了許多批評。前國務卿賴斯、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哈德利、前財長魯賓和薩默斯、前副國務卿佐利克、前助理國防部長傅立民和約瑟夫·奈、前國家安全委員會亞太事務主任韋德寧和貝德、前助理國務卿董雲裳、前助理國務卿幫辦謝淑麗和柯慶生、前駐華大使芮效儉和鮑卡斯、學者史文等紛紛發聲,認為過去40多年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基本是成功的,反對斷絕與中國的接觸,反對與中國脫鉤。他們主張在當前形勢下,兩國學者、藝術家、遊客、商人等各方人士更要加強交流,以對沖國家層面不信任感的上升。一些論者認為“利益攸關方”提法仍是對中美關係的一個正確定位。他們認為美中之間不會有冷戰,但要防止針對中國的“紅色恐慌”。約瑟夫·奈和傅立民等還提出美國要調整心態,不要認為我們是別國“之上”的大國,而要認為我們是與別國“一起”的大國。

在華盛頓非理性主義當道的情況下,我們仍然可以看到理性之光、智慧之光在閃爍,這些理性、客觀、冷靜的看法會對中美關係產生深遠影響,我們對中美關係不必過於悲觀。

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國家,對一些事情聯邦層面和地方層面可能持不同主張,聯邦層面不做的,地方層面仍然可以做。一年多來這也表現得相當明顯。有幾位學者告訴筆者,當前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主要是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問題,如果走出華盛頓,到美國地方上去,尤其到加州,情況可能大不一樣。比如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特朗普當政後迫不及待地把原先奧巴馬政府提出的控制溫室氣體排放措施統統廢除,還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但美國許多州仍然堅持實行控制溫室氣體的措施。2018年9月加州政府主辦了全球氣候行動峰會,來自全球六大洲的4000多名代表出席了此次國際會議,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峰會共同主席解振華率領中國代表團出席,並介紹了中國參與全球氣候治理的舉措。2019年5月,第五屆中美省州長論壇在美國肯塔基州舉行,來自中國甘肅省、江西省、陝西省、重慶市的省(市)長或副省長,美國肯塔基州、田納西州、華盛頓州、科羅拉多州、密歇根州的州長或副州長以及兩國商界人士等約400人出席,參會人數之多顯示出美中雙方在地方層面建立和維繫緊密聯繫的強烈意願。論壇探討了包括文化教育、先進制造業、基礎設施建設和投資、電子商務與跨境貿易等問題。雙方地方政府、企業、院校等機構簽署了加強友好省州關係以及農業、能源、教育等領域一系列合作協議。也就是說,兩國地方之間的合作關係仍然在克服困難,排除障礙,向前發展。

中美關係最大的積極面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宏偉戰略的重要環節,正常化是服務於改革開放,服務於中國的現代化建設的。反過來,改革開放也推動了兩國關係的發展。冷戰結束、東歐劇變給兩國關係帶來衝擊,而使兩國關係擺脫困境、實現重新正常化的主要動力是鄧小平的南巡講話和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上個世紀末中國加入WTO,這既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新階段,也大大推動了中美關係的發展。中國為了與WTO規則相銜接,在入世過程中從中央到地方廢止、修改和制訂的法律法規就有3000項之多。中國在關稅減讓、消除貿易壁壘和完善國內貿易法律體系等諸多方面進行了持續的改革,從而又使中美關係躍上了新的台階。現在,中國處在深化改革的新時期。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和具體舉措,這些舉措的落實將為中美關係的發展提供正能量,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當前中美關係處在一個困難時期,但從歷史的長過程來看,這只是一個轉型時期,一個過渡時期。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給中美關係蒙上陰影,但中美關係不僅僅是貿易摩擦,還有其他許多重要的領域。就經貿來說,徵收高關稅是不可持續的,美方這樣做損人不利己,最後還是要談判解決問題。中方一再表示,仍然願意在平等、互利和誠信的基礎上與美方進行認真的對話和磋商,達成一個互利雙贏的協定。而充分發揮兩國關係中的積極因素,將有助於克服眼前兩國關係中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