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國際經濟研究院傑出研究員
  •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

中美衝突下的美國企業

2019-06-27

美國跨國公司也許喜歡這種主意,即強迫中國改變它的政策和做法,包括補貼國有企業,和要求外企分享專利技術以換取進入中國市場,因為這使它們處於競爭劣勢。然而,隨着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貿易戰不斷升級,我們有必要問:這些公司實際上願意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二戰後的世界秩序是靠三個相互重疊的全球交換網絡支撐的:貿易、投資與金融、信息。在這個發展過程中,美國的跨國公司發揮了主導作用。2017年,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額達到46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的57%。全球的外匯年周轉額擴大了22倍,部分原因是交易成本下降。

然而近年來,真正飛速發展的是數據和信息的流動。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研究表明,截至2016年,數據流動對GDP增長的影響已經大於商品貿易。這些流動包括信息和想法本身,也包括涉及商品、服務或金融跨境交易的數據流動。

不過在許多美國人看來,這些不平衡的流動對美國不利。他們認為,無需多說,看看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就明白了。2018年美國貿易逆差超過6220億美元,其中中國佔了大約3780億美元。

但這種簡單的跨境貿易逆差指標存在嚴重的問題,尤其是它沒有考慮進在外國境內開展的業務。2016年(最近的有可用數據的年份),美國跨國公司(包括它們在外國的子公司)在國外創造了5.8萬億美元的銷售額。

這一數字不僅使美國2016年的2.2萬億美元直接出口相形見絀,而且超過了所有外國跨國公司在美國市場的4.1萬億美元總銷售額。因此,在海外市場銷售方面,美國2016年的“盈餘”達到1.7萬億美元,是當年美國5020億美元貿易逆差的三倍。這對美國跨國公司來說意味着巨大的利潤,它們的海外銷售額與對外直接投資(FDI)之比顯示,公司的初始投資翻了一番。

從地理角度看,美國的跨國銷售和對外直接投資主要集中在歐洲。2016年,美國跨國公司在歐洲的銷售額達到2.8萬億美元,略低於其全球銷售額的一半。但對外直接投資總額達到3.3萬億美元,這意味着每一美元的對外直接投資產生了0.85美元的銷售額。所以,歐洲的表現是低於美國跨國公司的平均市場水平的。

亞太地區在美國的貿易和美國跨國公司的銷售方面均排在第二位,但利潤更加豐厚。2018年,亞太地區僅佔美國出口的29%多一點,但佔到美國進口的39.5%,從而導致5068億美元的整體貿易逆差。但回看2016年的數據,美國跨國公司在亞太地區的銷售額達到1.58萬億美元,而它提供的外國直接投資是8810億美元。在亞太地區每投資一美元,美國跨國公司的銷售收入就達到1.80美元。

有一個國家拉高了這個平均值,那就是中國。2016年,美國跨國公司在的銷售額為3453億美元,對華投資額為973億美元。這意味着銷售與對外直接投資之比從2009年的267%上升到驚人的355%。(歐洲這一比率要低得多,2009年為123%,2016年為85%,反映出下降的趨勢。)

與美國公司在中國的銷售相比,中國公司在美國的銷售是小巫見大巫。2016年,中國公司在美國的銷售僅為350億美元。事實上,按這個標準衡量,美國存在3100億美元的“盈餘”,比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還多出20億美元。也就是說,把跨境貿易和海外銷售放在一起考慮的話,中美兩國的地位大致是平衡的。與此同時,美國跨國公司繼續在中國獲取着巨額利潤,而且這種利潤會繼續增加,除非受到不明智的干預。

問題在於,特朗普的貿易戰恰恰就是“不明智的干預”。如果貿易戰繼續升級,美國跨國公司倒有可能成為特朗普所說的“最大輸家”。

這些損失遠不只是在華銷售下降那麼簡單。曠日持久的中美貿易戰將削弱全球的經濟增長和資產價格,因為價格上升與貿易量下降結合在一起,將有效地打擊規模經濟,造成利潤和投資減少的惡性循環。

與特朗普的希望相反,美聯儲降息不會抵消這種發展帶來的影響。美國跨國公司將被迫減少股票回購(股票回購近年飆升,2018年超過8060億美元),由此導致的股市下跌將傷害比如美國的養老金領取者,這些人大量投資於美國的股市。

長期來看,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建起隔離牆,很可能導致全球交流網絡中的摩擦和瓶頸增多。這些網絡不僅對經濟繁榮以及美國跨國公司的利潤至關重要,對和平與合作也至關重要。對這些網絡的運作有舉足輕重作用的是互聯網,而互聯網甚至也可能劃分為四個或者更多的模塊化系統,每個系統由不同的規則和原則管理,並被防火牆隔離。

由於認識到未來的危險,500多家美國公司與140多個代表製造商、零售商和其他產業的組織在一封信件上簽字,懇請特朗普不要對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應該與這個世界上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通過談判達成貿易協議。如果有什麼人打算說服特朗普改變路線的話,那麼很可能就是美國的企業了。不過,只要涉及到特朗普,就沒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Corporate America in the Crossfire”(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