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戰略家應如何看待中國?

2018-01-16
S1.jpg

在非常糟糕的時機,特朗普政府發表了針對中國的最新《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同時它還要求北京伸出援手對付朝鮮。雖然政府的手法拙劣,但這份文件卻涉及有關美國未來對華政策的重要問題。

幾個世紀以來,美國人對中國一直抱有某些浪漫看法,尤其對美國商人來說它是潛在的經濟市場。華盛頓曾經準備用武力對付老態龍鐘的中華帝國,比如它干預過義和團運動,但後來它卻挑戰了對不幸的中華民國發起野蠻侵略的日本帝國。

然而,共產革命打掉了美國人的幻想。中華人民共和國同美國在朝鮮激戰兩年多,直到達成停戰協議。這份協議從技術上說至今控制着分裂的半島。

華盛頓甚至拒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對話,直到1972年理乍得·尼克松總統破冰。之後,中國即使算不上反蘇同盟國,也成為了冷戰中的朋友。隨着冷戰結束,北京仍保留着敵對的意識形態,但在行為上它無傷大雅:經濟上進行改革,軍事上保持弱勢,政治上慎之又慎。

很多人希望,隨着中國擴大市場自由以及日漸富裕,它在政治上也會不斷開放。中國公民的自主權大大提高,他們得到了擴大自由思想的機會,只要不直接挑戰中共。

但是,習近平主席使中國向更加自由社會的進化發生逆轉。首先,他引人注目地加強了個人權力。雖然他既處在峰頂也站在懸崖邊,但目前來說,反習就等於反黨。

而且,他顯然堵上了通往自由思想的路徑,如上網和在線聊天、與西方個人及機構合作、學術獨立與獲取信息、香港個人與政治的自主,等等。北京還讓美國企業的生存更加困難,與幾年前相比,如今這些企業對中國的經濟增長似乎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未來的問題在於,中共能否在人民日益富裕、更加自信的同時永遠壓制人民對自由的渴望。至少在今天,美國所面對的越來越像一個意識形態、同時也是經濟和政治上的對手。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對中國提出若干指責,包括它“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收集和利用數據,傳播其威權體制的特性,其中包括腐敗和對監視的使用”,並利用“攫取美國的創新經濟,實行經濟擴張和軍事現代化”。並且,北京的“基礎設施投資和貿易戰略也強化了其地緣政治野心”。

中國“企圖侵蝕美國的安全與繁榮”,“挑戰美國的影響力、價值觀和財富”,“說服別國聽從其政治與安全議程”,“在印太地區取代美國”,並“打造一個與美國對立的世界”。此外,“中國已經開始迅速地實現軍事現代化,目的是限制美國染指該地區,同時為中國提供更自由的空間”。

這份相當詳細的賬單被中國官方斥為“惡意詆毀”。事實上這些指責大體沒有錯,但許多情況下正確的反應應該是:那又怎樣?

報告所列出的中國陰謀沒有一個直接威脅到美國。沒人相信中共打算征服美國,甚至拿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家當。在可預見的未來,無論如何都很難想像中國能在一場侵略性戰爭中打敗美國。設想一下為壓制美國的威懾能力中國需要增加多少軍力吧。

更確切地說,中國日益挑戰的是美國的主導地位,尤其是華盛頓試圖維持的對中國“周邊地區”的軍事優勢。但保衛諸如馬尼拉聲稱擁有主權的黃岩島,與保衛檀香山、聖地亞哥和西雅圖還是不一樣的。美國的軍事影響力無疑讓美國及盟國感到安心,尤其是這些國家沒有哪個被證明願意為本國防務大方花錢。但是,維持這種統治地位與至關重要的安全利益並沒有多大關係。

況且,幾乎所有政府都對美國提出過這樣那樣的批評。為了維護自己的自由空間,華盛頓在軍事上的開銷越來越多。美國早期的地緣政治目標之一是強迫鄰國聽命於己,同時將外部勢力驅逐出它自己的地盤,即拉丁美洲。唐納德·特朗普企圖利用包括貿易政策在內的經濟影響力達到其地緣政治目的,這是國家,特別正在崛起的國家會做的事情。雖然美國人宣揚自己對人性是多麼有愛,但華盛頓卻通常粗暴地利用自己的實力,包括採取軍事行動。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美國人不應該對驅動中國領導層的敵對意識形態抱有幻想。但這並不妨礙雙方的合作。尼克松剛與中國接觸的時候,北京的敵意比現在要大得多。

在制定政策時,華盛頓應當區分什麼是至關重要的,什麼是只讓自己感到舒服的。譬如要區別對美國主導地位的挑戰,和對美國安全的挑戰;區別創造性地使用美國市場,和濫用美國市場。此外,美國壓倒一切的優先事項應該是推動中國對信息的獲取。但願中國能作出重大改變,扭轉人們對一個更加自由未來的期許,因為尤其對年輕人來說,黨的這種說法已不再有說服力。

最重要的是,美國一定不能把中國尤其是中國人民當成敵人來對待。這就需要舒緩民族主義者的願望,類似的願望曾激勵美利堅合眾國在北美大陸積極擴張。這其中包括,雖然痛苦但要承認,像推動人權這種事情,不可避免地是有限度的。而且華盛頓有必要尋找促進經濟開放的正確組合手段,既造福兩國,也能阻止對方對經濟和安全機密的攻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它成立的頭20年里是被美國厭惡的對象,1976年毛澤東去世之前,人們難以想像兩國間會有正常關係。今天,中國人民擁有以往想不到的機會和自由。美國的政策應着眼長遠,鼓勵中國的下一代人掌握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