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孫成昊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 董一凡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拜登訪歐不會改變歐洲「戰略自主」決心

2021-06-28

美國總統拜登任內首訪選擇了歐洲,他不僅出席G7峰會、北約峰會與美國-歐盟峰會三場重要活動,還在與歐洲盟友廣泛接觸後,在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可見對歐洲的重視程度遠超前任。特別是美歐峰會自奧巴馬第二任期以來就處於停擺狀態,這一機制的激活以及與北約、G7的聯動,展現拜登政府至少在外交互動和元首溝通方面更加倚重歐盟。

從幾場峰會的情況看,拜登時代的跨大西洋關係從氣氛到議程都較特朗普時代大為改善,而歐盟主動在重要議程上謀求與美國政策協調的趨勢明顯。同時,美國已試圖在某些領域以照顧對方關切的方式積極拉攏歐洲,美歐戰略協調初見成效。

拜登對歐盟的倚重並非看重跨大西洋關係本身,而是聚焦目前不斷走向激烈的中美戰略競爭,希望不必陷入單打獨鬥的困境。

鑒於歐盟巨大的市場規模、政治經濟科技領域不可小覷的實力以及對國際規則和多邊主義的影響力,美國試圖以重振跨大西洋關係為抓手,將歐洲拉入“大國競爭”陣營,推動其在地緣政治、意識形態、經貿、科技等領域與美國共同採取與中國競爭乃至對抗的政策。

從相關公報內容看,美歐聯手對華的苗頭已經浮現,一些倡議擺上案頭。比如G7公報提及新疆、香港、南海、東海甚至台海,提出在供應鏈、基礎設施、經貿規則等領域構建針對中國的“替代方案”。北約峰會公報將中國列為“體制性挑戰”,並有意通過夥伴關係影響亞太安全事務。美歐峰會公報亦提出G7公報中的一些主題,雖然措辭相對弱化,但美歐間構建跨大西洋經貿、科技等聯合委員會加強政策協調已成為雙方共識。

同時,為進一步穩定跨大西洋關係,拉攏歐洲一致對華,美國還在一些此前存在紛爭的領域主動向歐盟讓步,如拜登訪歐前放鬆了對參與“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歐洲企業的制裁,美歐峰會前夕雙方就暫停波音與空客之間補貼糾紛相關關稅報復措施達成共識,並且提議要徹底就公共補貼的國際規則達成共識。

然而,歐洲並不願被美國直接拉入反華陣營,對於所謂的“中國挑戰”,歐洲更希望首先明確哪些領域存在挑戰,這些挑戰又意味着什麼,同時設計有別於美國的對華政策。

在這三場峰會中,美歐的“共識”也並沒有完全被美方主導,而是將各方政策立場融合,如在美歐峰會公報中,“合作、競爭與系統性對手”的表述與2019年歐盟對華戰略報告中的定性描述極為類似。

即使中歐關係2021年以來明顯出現波折和困難,歐洲主要國家也仍然堅持強調獨立自主的對華政策立場不動搖。法國總統馬克龍在G7峰會前表示,歐洲應堅定“在對華戰略上保持獨立”而非“自動站到美國一邊”,或坐視“新冷戰”發生。德國總理默克爾、意大利總理德拉吉等歐洲大國領導人也不願追隨美國與中國進行徹底對抗。

拜登訪歐之行並不會減弱中美博弈的緊張趨勢,而在這種背景下,歐盟更能感受到“戰略自主”的彌足珍貴。歐盟強調的“戰略自主”是在處理大國關係時依據自身利益行事,而不是在其他大國的裹挾下盲從,避免自身從“地緣政治棋手”淪為棋子甚至棋盤。

此外,歐盟也強調在經貿、科技、能源、安全等領域加強自身能力建設,減少對他國依賴,以免這種依賴成為他國影響自身政策自主的槓桿和資本。

而基於各自利益和戰略傾向差異,歐美在共同關注領域內的分歧和矛盾難以徹底消除,這也將增添歐洲謀求更大自主空間的動力。在抗疫領域,美歐雖然提出向發展中國家捐贈疫苗共同倡議,但歐盟不滿美國鼓吹“放棄專利權”慷他人之慨,卻在疫苗及其上游產品出口上大加管制,且並未改變大肆囤積疫苗的政策方向。

在科技領域,包括法國、德國、荷蘭等國均支持加強對跨國數字巨頭的監管以及“數字稅”的創立,丹麥近期“竊聽門”事件的披露更加劇歐洲對美歐數據自由流動安全性的擔憂,而美國則嚴厲抨擊上述做法,指責歐盟推進“反美科技政策”,並試圖以“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倡議消解“數字稅”提議。

在安全領域,拜登政府對北約的重視程度有所提升,美歐安全紐帶得以強化,但歐洲國家對於軍費“達標”仍然意興闌珊,美國則將歐洲軍事裝備和防務能力缺乏視作“北約漏洞”,未來美歐在軍費問題上的分歧和摩擦恐將持續。同時,一些北約成員國也不願過早強調中國挑戰,而是希望全面評估中國對北約的影響後再做進一步打算。

在經貿領域,美國試圖加大努力讓歐洲緩解“特朗普焦慮”,但歐盟對於美國能否尊重其利益的疑慮難以大幅緩解,歐委會貿易委員東布羅夫斯基斯敦促美國“落實其承諾”,推動解決鋼鋁關稅問題,並為歐美廣泛的貿易爭端尋求全面和持久的解決方案。

經歷了“特朗普衝擊”的歐洲面對拜登的溫情脈脈增添了幾分冷靜和務實。儘管拜登在訪問期間強調特朗普主義在美國無足輕重,但歐洲清楚“美國優先”隨時可能捲土重來,甚至當下也沒有從美國的對歐政策中徹底銷聲匿跡。鑒於此,歐洲將從增強自身實力出發,在中美競爭的背景下探索一條既能穩定跨大西洋關係又能謀求戰略自主的道路,而不是全盤接受拜登“民主對抗專制”的總體敘事,避免被美國拖入一場代價高昂且犧牲“戰略自主”前景的新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