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逆歷史潮流,違各國人心——評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

2017-06-13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聯合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消息傳來,輿論嘩然。儘管特朗普在競選時就曾這樣說過,並表示美國不會為綠色氣候基金出資,但人們以為那主要是為了爭取選票,何況特朗普團隊在這一問題上意見不一,國務卿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都是明確主張繼續留在協定里的。特朗普前些時候訪問歐洲,歐洲國家領導人也一致表示維護《巴黎協定》。但任性的特朗普一意孤行,仍然作了這個錯誤決定。

S1.jpg

《巴黎協定》來之不易。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聯合國主導下,國際社會在共同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艱難地逐漸凝聚起共識,在1997年底達成了《京都議定書》,1999年底又舉行了哥本哈根氣候峰會。峰會表明,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國際社會既有共識,又有分歧,分歧還不小,而情況也很複雜。為了克服分歧,尋求最大公約數,國際社會又經過數年艱難磋商和談判,終於在2015年12月的巴黎氣候峰會上達成協定,確保到本世紀末把全球溫度控制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2攝氏度之內,力爭控制在1.5攝氏度以內;根據“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各國自主決定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目標;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援助。這些共識是經過千辛萬苦的談判才得來的,是各國都作出了犧牲並經過種種妥協才達成的,是人類應對氣候變化漫長道路上的偉大里程碑。不到一年,協定就已正式生效,成為歷史上生效最快的國際條約之一,反映了人心所向。

但在美國國內,關於氣候變化的共識還並不牢固,許多人尤其是共和黨人對氣候變化還有懷疑。有的主張應當應對氣候變化,但“一切都要由市場來主導”。如果真是一切都由市場來決定,新能源就發展不起來,因為傳統能源比新能源便宜得多,天然氣和煤是最便宜的。而新能源惟其新,需要研發、適應,自然成本較高,但它代表能源發展的方向,是有前途的。

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也是與奧巴馬對着乾的一個舉措。競選中,特朗普就發誓要把奧巴馬的政治遺產一項一項地顛覆掉。果真,他一上任就把矛頭對準了奧巴馬的醫保改革,同時也對準了奧巴馬政府所採取的應對氣候變化的一系列措施,把白宮網站上關於應對氣候變化的網頁都刪除了。他結束了“針對煤炭的戰爭”,允許被奧巴馬政府關閉的煤礦重新開工。他要增加化石能源的產量,以此來創造就業崗位。他廢除了奧巴馬頒佈的“清潔電力計劃”,認為這給美國經濟帶來太大負擔。他選用了一貫反對環保的人做環保署長,大幅度削減了美國環保部門的經費,認為那是浪費納稅人的錢。最後,他終於退出了《巴黎協定》。

特朗普所採取的措施確實能創造一些就業崗位,但同時也扼殺了另外一些就業崗位。據美國能源部統計,2016年美國煤炭業就業人數超過8.6萬人,但在太陽能產業創造的就業崗位遠多於此數,達到37.4萬。特朗普可能以此創造了部分就業機會,但他卻錯失了全球低碳經濟所代表的有着廣闊發展前景的商業機會。特朗普討好了一部分人(他說他代表匹茲堡人,意思是代表美國老工業區),同時也得罪了更多的人。就在他宣布之後,美國各地持續舉行遊行表示反對。一些美國州長、市長紛紛表示在他們的州、他們的城市將繼續實行節能減排,加州、紐約州、華盛頓州結成了“氣候聯盟”,名為“市長全國氣候行動日程”的組織表示要採取和遵守符合《巴黎協定》目標的行動。美國很多跨國公司都反對特朗普的決定,有的業界領袖甚至退出特朗普的商業顧問委員會以示抗議。

美國“退約”會給國際社會攜手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帶來消極影響,但不會逆轉這個大勢。特朗普宣布之後,國際社會譴責之聲四起,歐洲國家紛紛表示堅守《巴黎協定》。法國總統馬克龍甚至向美國科學家發出邀請,歡迎他們到法國從事與應對氣候變化有關的研究。特朗普此舉確實進一步損傷了美國的信譽,損害了美國的軟實力。特朗普如此實行其“美國優先”原則,把他認定的美國利益置於國際社會共識之上,一個國家,大如美國,怎麼可以在嚴肅的國際條約問題上這樣出爾反爾,不負責任,以後國際社會還怎麼跟它打交道呢?

中國諺語中有許多信守承諾的說法,如“一諾千金”,“言必信,行必果”。中國在作出承諾時是十分慎重的,在履行承諾時是十分認真的。《巴黎協定》描繪的綠色低碳發展道路與中國生態文明建設戰略高度契合,中國政府宣布,中國的自主節能減排不與別國家掛鉤,將堅持不懈地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