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正確解讀民粹主義的反抗

2016-10-26

在許多西方民主國家,今年是反抗精英的一年。在英國,脫歐運動取得成功。在美國。唐納德·特朗普意外拿下共和黨。在德國及其他地方,民粹主義政黨獲得勝利。這一切衝擊着人們,似乎預示一個時代的終結。正如《金融時報》專欄作者菲利普·史蒂芬斯所說:“現有的全球秩序——1945年建立並在冷戰結束後擴大的基於規則的自由體制——正處在前所未有的壓力之下。全球化正在倒退。”

S6.jpg
唐納德·特朗普

事實上,得出這種概括性結論也許為時尚早。

一些經濟學家把目前的民粹主義浪潮歸因於上世紀90年代的“超級全球化”,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國際資金流動自由化和建立WTO,特別是中國2001年加入WTO。根據一項研究,從1999年到2011年,由於從中國進口,美國損失了近100萬份製造業工作,加上供應商和相關產業,損失的工作崗位達到240萬個。

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安格斯·迪頓所言,“讓人抓狂的是,一些反全球化的人把10億人主要是因為全球化才脫離貧困這件事拋諸腦後”。不過他補充說,經濟學家還是有道德責任不忽視那些落在後面的人。經濟增長緩慢和不平等加劇正在給政治火上澆油。

但我們應該警惕把民粹主義完全歸咎於經濟困難。波蘭雖然是歐洲經濟增長最快國家之一,它的選民還是選出了一個民粹主義政府。而面對2016年席捲相鄰大國的反權威情緒,加拿大似乎是免疫的。

在針對歐洲民粹主義政黨支持率上升而作的一份細緻研究中,密歇根大學政治科學家羅納德·英格爾哈特和哈佛大學的皮帕·諾里斯發現, 與後工業社會時期勞動力變化所帶來的經濟不安全感相比,文化反彈更有說服力。換句話說,支持民粹是主流人群對威脅其地位的價值變化作出的反應。“看來是上世紀70年代的無聲革命,釀成了今天憤而不平的針對那場革命的反彈,”英格爾哈特和諾里斯總結道。

美國的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者多為年齡偏長、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白人男性。年輕人、婦女和少數族裔在他的聯盟中為數並不多。超過40%的選民支持特朗普,但由於全國失業率不高,所以因為他支持經濟落後地區而被吸引的人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相反,民粹主義的復興決不僅僅是因為經濟,這在美國也是一樣。《經濟學人》委託YouGov進行的民調發現,特朗普支持者中有強烈的種族怨氣。特朗普就曾利用“birther”問題(專指質疑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出生證明的有效性)幫助他在競選中走到今天。反對移民,包括建一堵隔離牆並且讓墨西哥政府來出錢的想法,正是早期存在於他的本土主義演講中的政策基礎。

不過,最近的皮尤調查顯示,美國人親移民的情緒正在上升,51%的成年人認為新移民使國家更加強大。雖然仍有41%的人認為他們是負擔,但這一比例已低於2010年年中的50%,當時人們還痛切感受着經濟大蕭條帶來的影響。相比之下,在歐洲,從中東和非洲突然湧入的大批政治、經濟難民造成了大得多的政治影響,許多專家猜測,英國脫歐更大的原因其實是來到英國的移民,而非布魯塞爾的官僚。

對精英的反感既可能是出於經濟,也可能是出於文化上的不滿。《紐約時報》對偏愛特朗普人群的主要特徵定位是:白人占多數的工人階層,他們的生計在美國經濟遭遇製造業能力下降的幾十年里蒙受負面影響。不過即使沒有經濟全球化,文化和人口變化也會導致一定程度的民粹主義。

S7.jpg

然而,以為2016年大選所凸顯的孤立主義勢頭會讓全球化時代終結,這種說法未免誇大其辭。當然人們會看到,那些支持全球化和開放經濟的政策精英們也將不得不着手解決經濟不平等問題,調整對受變革衝擊的人們的援助。刺激增長的政策,比如進行基礎設施投資,同樣是非常重要的。

歐洲也許不同,因為對移民的抵制在上升。但要從今年選戰的唇槍舌劍中過分解讀美國公眾輿論的長期趨勢,那是錯誤的。雖然制定新貿易協定的前景受阻,但信息革命強化了全球供應鏈,與20世紀30年代(甚至80年代)不同的是,現在不會再回歸保護主義了。

事實上,美國經濟對國際貿易的依賴已經加大。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從1995年到2015年,商品貿易在GDP總額中的佔比上升了4.8個百分點。而且在互聯網時代,跨國數字經濟對GDP的貢獻正在迅速增加。

2014年,美國出口了4000億美元的信息和通信技術(ICT)相關服務,幾乎是美國服務出口的一半。芝加哥外交關係委員會上月發佈的一項調查發現,65%的美國人贊同全球化對美國還是利益居多,59%的人表示國際貿易對國家有利,而在年輕人中得到的支持更大。

因此,雖然2016年可能是政治民粹主義當道的一年,但並不等於“孤立主義”是對當前美國對世界態度的準確描述。事實上,在移民和貿易等關鍵領域,特朗普的言論看來與大多數選民的想法並不一致。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2016。原文標題Putting the Populist Revolt in Its Place(201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