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印太時代來臨

2018-06-14
b.jpg

近期召開的香格里拉對話吸引了來自全球的國防官員和專家,與會各國紛紛推出對於亞太地區理想秩序的不同願景。

其中,會議的主旨演講者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更是宣告了“印太”時代的來臨。在其措辭精妙、充滿自信的演講中,莫迪強調了印度作為一個全球性大國的崛起,而更為關鍵的是,作為一個橫跨廣闊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國家,印度將成為印太戰場的支柱。他將印度稱為地區樞紐國家,致力於推動自由的市場經濟和國內政治自由,同時印度還將利用其海軍實力在國際海域維護航行自由。

通過強調新德里遊走於地緣政治斷裂層、超越超級大國競爭的靈活性,莫迪着力鼓吹印度長期奉行的戰略不結盟傳統。他盛讚美印關係的“非凡廣度”,中印關係的“成熟與智慧”,以及印度與莫斯科之間“獨特殊榮”的戰略夥伴關係。

這位印度領導人推崇這樣一種理念,東南亞國家聯盟的中型國家——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韓國——在印太地區共同維護一個“自由而開放”的地區秩序。根據莫迪的戰略範式,雖然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有起有落,但得益於志同道合民主夥伴國家的存在,開放與自由等自由派價值觀將持續佔據主導地位。即便是東盟這樣一個大多數成員國是專制國家的聯盟,也是基於對話、共識、自由貿易和政治開放等自由派原則而建立的。

因此,世界或許正在步入一個後美國時代,但印太地區未必一定會受制於另一個全球性超級大國——中國。然而, 莫迪這種靠中型國家驅動的共享秩序與共同繁榮理念只是三種主要敘事中的一個,這三種敘事正在印太地區彼此競爭,爭奪該地區的政治話語權。

新冷戰

雖然科技領域得到了長足發展,但世界貿易的大部分依然通過海路進行。從伊朗到印度到中國等崛起大國都位於歐亞大陸的“邊緣地帶”,該地帶擁有通往印度洋和太平洋的珍貴通路。而正是這個地區(印太地區)正在快速成長為全球增長的未來引擎。

然而,“印太”這一詞彙並非僅僅是一個無傷大雅、客觀準確的地理描述詞。正如澳大利亞戰略家羅里·麥德卡夫早在近十年前就不無先見之明地指出,印太地區同時也是一個戰略概念,是“在一個廣闊海域和廣闊地區範圍內”“稀釋中國影響力”的微妙方法。印太範式中的海洋元素令其成為抗衡中國在歐亞大陸以陸地為基礎擴展勢力的絕佳方法,中國採取的手段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力推動的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

在中亞地區,中國將維持其主導大國的地位,而在未來幾十年,它也很有可能成為主導西亞和東歐的中心力量,但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美國依然佔據主導優勢。隨着中國在從烏魯木齊到布達佩斯的廣大區域奉行麥金德式的陸權勢力,美國在橫跨從南海到蘇伊士運河的關鍵海路交通尋求維護其馬漢式的海權勢力。

對於特朗普政府來說,印太範式的核心是美國領導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該機制由美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組成,用於抗衡中國。美國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一直是這一戰略的關鍵推動者。根據這一更為激進的印太概念,中國正在對東盟各國“分而治之”,而主要地區大國應當對此進行干涉,通過交替使用威嚇與外交“胡蘿卜”,來遏制北京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修正主義野心,尤其是其在東海和南海的野心。

在近期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報告中,特朗普政府開始接受關於印太地區的這種敘事。正如美國政府眼下認為的那樣,我們正在步入一場新冷戰,而中國正是美國的頭號地緣政治對手。

包容範式

在本屆香格里拉對話上,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將中國形容為印太地區秩序的主要威脅。他批評中國通過“部署反艦導彈、地對空導彈和電子干擾機,以及最近轟炸機在(西沙群島的)永興島上着陸”,從而將“南海人工地物軍事化”。

馬蒂斯還重申,美國是維護該地區穩定與繁榮不可或缺的基石,尤其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通過施加美國海軍實力,確保“所有國家的航行自由”。

雖然在很多方面存在分歧,但莫迪和特朗普政府對於印太地區的理念擁有一個最為關鍵的共同點:它們都視中國為“自由開放”地區秩序的威脅。新德里寧願依靠中型民主國家來確保共同安全,同時在不拒絕與中國進行經濟往來的前提下對這個鄰國保持警戒。同時,華盛頓也急於組建一個反中國的地區聯盟來維護其自身在該地區的海權優勢。

然而,印度尼西亞提出了第三種理念,這種理念將東盟置於行動的中心,同時承認中國在印太地區秩序中扮演的支柱性角色。對於印尼這樣一個永不結盟的國家而言,東盟的協商、共識、理念和商品的和平交換等價值觀應當成為指導地區各國、包括地區大國間關係的原則。

印尼外交部長蕾特諾·馬爾蘇迪近期提出了一個更具包容性的印太理念,這一理念提倡一個“開放、透明和具有包容性”的秩序,該秩序基於“對話的傳統,推動合作與友誼,奉行國際法”。對於印尼以及大部分東盟國家而言,中國真的是太過龐大與重要,以至於任何地區秩序都無法將其拒之門外。

只有時間能夠證明這三種理念中的哪一種會主導印太地區。但可以明確的是,在圍繞印太地區的現有探討中,中國的戰略姿態將依然並繼續佔據至關重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