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積敏 中國國際友好交流聯絡會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戰略輪廓初現

2021-04-15
陳積敏.jpg

2021年3月4日,拜登政府發佈《更新美國優勢:臨時國家安全指南》(簡稱“指南”),就國際安全環境、國家利益、主要威脅以及戰略手段等闡述立場與觀點。這是簡化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初步勾勒出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戰略的大體輪廓。

拜登政府認為,美國面臨著複合型國際安全挑戰,既包括非傳統安全領域挑戰,如氣候變化、傳染病流行等,也包括傳統安全領域的大國戰略競爭,如全球性大國中俄與地區大國伊朗等挑戰,還包括諸如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本土主義、民主衰敗等政治思潮與實踐方面的挑戰。即便如此,拜登政府認為美國仍能戰勝挑戰,獲得新的發展機遇。

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將捍衛美國實力基礎、促進有利的國際權力分配、維持穩定開放的國際體系作為核心國家利益。與前兩任政府的國家利益界定領域不同,拜登政府將國家利益簡約為三個方面,而將維護美國安全與維持美國實力作為首要國家利益。這表明美國戰略重點首先是恢復國家力量與國內秩序。之所以如此,與美國所面臨的現實困境與能力不足有直接關係。因之,美國把加強與盟友和夥伴的關係、促進國內經濟繁榮、制定國際經貿規則、維持強大軍事力量、發揮外交領導作用和民主榜樣作用作為主要戰略手段。

可見,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在努力讓目標與能力相匹配。實際上,自奧巴馬政府以來,美國就一直在嘗試實現戰略利益與現實能力的平衡。拜登政府的做法是實行“有邊界的國際主義”,保持與世界接觸並適當收縮戰略目標,同時鼓勵盟友與夥伴分擔責任。

與特朗普時期相比,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戰略更聚焦,且更具意識形態色彩。戰略聚焦主要體現在:

1)聚焦中俄戰略挑戰,尤其是中國挑戰,重視氣候變化挑戰,對朝核、伊核、恐怖主義等問題關注度相對不高;

2)聚焦地區重點。美國傳統安全重點地區是西半球、歐洲、亞太(印太)與中東。拜登政府主要關注印太、歐洲、西半球,尤其是印太與歐洲,中東戰略地位有所弱化;

3)聚焦戰略手段。拜登政府突出強調發揮外交的領導作用,弱化軍事手段運用。拜登政府將評估美國全球力量布置態勢,把邊緣地區資源轉移到重點地區(印太與歐洲)和重點領域(關鍵技術與能力);

4)聚焦核心基礎。拜登政府繼續強調經濟安全即國家安全,認為國內復興是推進對外戰略的基礎。加強國內建設,包括經濟基礎與分配公平、社會融合、科技創新、教育質量等是美國獲得持久優勢的必備條件。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戰略將民主價值觀放在突出重要的位置,表達了在國內重振民主榜樣與對外推廣民主的意願,同時警示西方國家注意民主衰退帶來的嚴峻挑戰,呼籲召開民主國家首腦峰會應對專制主義走向全球的挑戰。“指南”聲稱,當今世界處於重要轉折點,自由與專制兩種不同前景正展開激烈較量。

面對特朗普治下美國所出現的種種亂象,拜登政府首次提出國內重建問題,既表達了其“撥亂反正”的決心,也反映了重建問題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如果說奧巴馬政府“再平衡”戰略是國際戰略調整與國內經濟體系重構的話,那麼拜登政府“國內重建”戰略則是涵蓋政治、經濟、社會、價值觀等領域的系統性重建,或曰再造美國。它主要包括兩個進程。首先是將美國恢復到特朗普政府之前的狀態,即控制新冠疫情、恢復對民主的信心以及國際信譽、重塑美國價值觀共識,以維持社會總體團結。其次是面向未來,保持美國的持久競爭力。然而,這種重建缺乏堅實國內共識基礎。美國政治勢力分化為左中右三派力量,中間派力量式微,左翼與右翼力量做大,且爭鋒相對,難以妥協。2020年總統選舉展現出左右力量勢均力敵的狀況,意味着拜登政府任何重建政策都將受到來自政界與民間共和黨力量的聯合抵制。面對混亂、分裂的國內政局,拜登政府恐無挽狂瀾之能力與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