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氣候變化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四方安全對話前路漫漫

2021-03-24
吳正龍.jpg

3月12日,應美國總統拜登邀請,美日澳印領導人首次舉行(視頻)峰會,會後發表了聯合聲明,並宣布四國將啟動一項“雄心勃勃”的疫苗合作計劃,明年底前向東南亞等地區提供10億劑疫苗。

這是四方安全對話於2017年恢復之後辦的第二件實事,第一件當然是去年四國舉行的馬拉巴爾軍演。其間四方舉行了多輪工作層面磋商和三次外交部長級會晤,部長級會晤後以各自發表新聞稿或發言人談話方式各說各話,既沒有聯合聲明,也沒有任何倡議。原因何在?

當年,特朗普政府重啟這一框架時,用美國前副國務卿斯蒂芬·比根的話來說,是希望將其打造成“亞洲北約”。然而,日澳印三國各有各的盤算,並不能在這個核心問題上與美國達成一致。去年10月四方在東京召開部長級會議,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肆無忌憚地攻擊中國和中國共產黨,敦促其他三國和美國聯合起來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無奈,他的發言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日本政府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新聞發佈會上不得不出面澄清說,“這次四方會議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力推四方對話機制化無果的根本原因。

拜登上台後一再表示,美國與地區盟友合作是他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實力戰略的核心重點。為擺脫四方對話僵持的局面,拜登政府另闢蹊徑,一邊擱置爭議,一邊擴大共同面,制定合作議程,用合作對沖分歧,以功能性合作淡化結構性矛盾,在新冠疫苗生產、關鍵技術、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開展合作。拜登入主白宮不到兩個月便召開了四方首腦峰會。這次峰會向外界傳遞一個重要信號:拜登政府將堅定兌現聯合印太盟友和夥伴對付中國的承諾。

由美國牽頭的四方合作具有什麼特點?

一是針對性。峰會發表了五方面內容的聯合聲明,大多是冠冕堂皇的套話,雖隻字未提中國,但處處針對中國。作為峰會的重要成果,四方計劃在2022年底前向東南亞等地區提供10億劑疫苗。這一計劃被外媒炒得沸沸揚揚,被認為是打擊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戰略的一部分。

二是排他性。美國人為劃界,搞小集團。合作已淪為美國推行其外交政策的工具。其實,四方都是世衛組織主導的“新冠疫苗實施計劃”成員。美國卻撇開世衛組織, 挑頭另搞一套,不為別的,只是為了拉一派,打一派,服務美國外交政策。

三是非對等性。合作講究的是參與方都能得利,方可持久。此次四方疫苗生產合作是美日澳三方出錢,印度藉此開動疫苗生產產能,是最大的實際獲益者。這種事偶爾為之尚可,如果所有合作都是採用這種模式,斷不能長久。而美國拉盟友與夥伴合作對付中國,就是要在擴大民主的大旗下發揮所謂“倍增作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戲。在當今世界還有哪個國家會辦這樣的蠢事?

四是消極性。印太地區國家眾多,歷史文化不同,發展水平各異,各國和平共處、共謀發展是印太地區的主流。《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的簽署表明了亞洲國家深化地區合作的強烈意願。而美國搞排他性小集團,分裂而不是團結亞洲國家,將人為地製造地區對抗,危害地區穩定。正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接受BBC採訪時警告的,“亞太國家不希望被迫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

四方對話已經從原來的部長級會議,正式升格為領導人峰會,但這並沒有改變其非正式性質,也沒有改變結構性矛盾。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利文在峰會後向記者吹風時,在否認四方對話是軍事同盟或“新北約”的同時,又強調將“在經濟、技術、氣候和安全等基本問題上開展合作”。拜登政府上台後,大有要聯合盟國和夥伴一舉把中國打倒在地的“雄心”,但是受到以下因素的影響,四方對話前路漫漫。

首先,日澳印三國對華政策有兩面性。面對中國日益強大,三國欲通過與美國建立同盟關係,藉助美國的力量,平衡中國的影響,增強其與中國打交道的砝碼。另一方面,由於與中國的緊密經貿關係,三國也不可能完全不顧自身利益,充當美國對付中國的打手。所以,三國對美國既有依附的一面,又有自主的一面。孰輕孰重?關鍵的決定因素還是本國的利益。

其次,美國牽頭的四國合作是有限的。日澳印與美國開展合作的前提是維護本國的利益,一旦本國利益受到損害,合作將不復存在。

最後,中國塑造國際關係的能力增強。日澳印不是中國的近鄰,就是中國大周邊的國家。中國並不對三國構成威脅,中國與三國存在高度的互補性,雙邊關係發展潛力巨大。有理由相信,中國可以與三國建立友好、合作、穩定的雙邊關係。儘管去年中印邊界發生衝突,但中國應對有方,兩國邊界部隊最終脫離接觸,雙邊經貿關係總體上受損不大,中國繼續保持印度第一大貿易夥伴地位。中印處理兩國關係的做法對中日和中澳關係發展也具有借鑒意義。中國穩定與日澳印關係將對四方合作產生積極的影響。

綜上所述,美日澳印四方對話大概率是虛多實少、形式大於內容、聲勢重於實質,對所謂的“自由開放的印太”並無多大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