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雲 日本國立新潟大學副教授

拜登政府「外交為民」新理念與中美關係未來

2021-03-02
張雲.gif

2月4日可以說是拜登新政府對外政策正式登場的重要一天。拜登總統親自到訪國務院做了執政後的首次外交問題演講,同日白宮還發佈了兩份《國家安全備忘錄》。這些可以看成是美國新政府重塑美國對外政策打出的一套組合拳,其核心信號是美國對外政策將從高度聚焦軍事安全朝“外交為民”轉向。

首先,這一轉向體現了美國對外政策為中產階級和工薪階層福祉服務的新思維。拜登在國務院的講話中特別提到,美國在國際上採取每個行動的時候都必須將美國工薪家庭放在腦子裡,外交政策要服務於中產階級最為緊迫的要求,即聚焦經濟復興。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在白宮吹風會上也說拜登政府要更加有效地追求一種服務於中產階級的對外政策,並將此定義為工作的“主導性原則”。沙利文還進一步說,美國對外政策和國家安全工作都將用這個基本標準來衡量。如此明確地將美國對外政策的目的與推進國內中產階級和工薪家庭的生活福祉相聯繫,在戰後的美國歷史上可能還是首次。新冠疫情已經造成45萬美國人喪生,1/7的美國家庭面臨基本食品不足,將民眾福祉定為對外政策首要目的可以說是“接地氣”的轉向。

第二,這一轉向也體現了美國對外政策中國家安全利益定義的擴展和深化。沙利文在吹風會上列舉了拜登政府在對外政策和國家安全方面的五個優先事項,其中第一條就是要通過對內投資增強美國的基礎和復興,並說這不僅僅是經濟政策,這也是國家安全。這說明美國對於國家安全的定義正在從以往的過度聚焦外部威脅,特別是國際軍事安全威脅,拓展到國內經濟建設不足引發的內部威脅。冷戰後,在“歷史終結論”等認識基礎上,美國對外政策上的自我認知在一定程度上含有要按美國設想改造世界的“救世主”心態,並付諸實踐,雄心勃勃地在其他國家特別是衝突地區進行國家建設。然而,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短期軍事勝利與長期國家建設失敗的鮮明對照,不僅讓美國痛失大量財力和人力,也引發了對於國家安全利益的反思。金融危機的衝擊下,奧巴馬總統就曾經提出,國家建設要從美國國內開始。然而,金融危機似乎還沒有產生足夠的動力促使美國對外關係出現質的轉型,而在此次新冠疫情衝擊下,美國人安全觀的首要關切基本上都在國內,即疫情、就業機會喪失、政治極化可能帶來國內暴力等。

第三,這一轉向也體現了美國價值觀外交的新內容。拜登總統在國務院演講中強調美國外交的價值觀傳統,承諾將繼續在國際上推廣民主自由。但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對美國自身做法反思的新內容。拜登宣布美國將結束對也門衝突中進攻性軍事行動的支持。沙利文在吹風會上解釋這樣做的理由時候說,支持進攻性軍事行動會讓也門內戰永久化,從而引發人道主義危機。這說明拜登政府意識到,意識形態價值觀至上和以政權更迭、軍事干預為手段的對外政策,有時候會事與願違。拜登政府還宣布在也門問題上,美國不僅要停止軍事支持,而且還任命了特使進行外交斡旋,尋求通過多邊外交來實現也門衝突的政治解決。

誠然,拜登和沙利文的演講中對中國的表態仍措辭嚴厲,人們不能奢望中美激烈競爭的情況會有根本變化。但基於上述分析,從整體上來說,我們可以看到拜登新政府在外交理念上正朝“外交為民”轉向。這種轉向在國內體現在美國外交為國內經濟建設服務,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服務;在國際上則體現在美國外交要更多地通過外交斡旋等非軍事手段實現國家利益的意圖。這些讓我們得以對中美兩國建立起一種合作性競爭關係保持謹慎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