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大選後中美關係前景如何?

2020-11-16
a6f700b3b4fd6962e358ad6806a8d1ab.jpg

隨着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拜登政府將在明年1月入主白宮,世界各地很多人都想知道這將如何影響中美關係。

身為美國人,我不知道中國政府究竟會怎麼做,但我可以預料到三件事(除習近平主席按慣例與當選總統通話表示祝賀以外)。第一件是,我預計北京對拜登新政府的所言所行是見招拆招。中國領導層可能會坐下來,觀察,傾聽,試探。與此相關的,第二步估計就是在1月20日就職典禮之前或之後,派出一位高級特使來華盛頓(可能是政治局委員、負責外交政策的楊潔篪,他也是中國最重要的“美國通”),以試探新團隊對中國的態度。中國大使館已經在四處活動,試圖獲得對可能的政策和人事的初步解讀。第三件事是,北京很可能重申它一直以來的立場,即合作是兩國關係唯一合理的基礎,並可能提出某個新的口號,希望華盛頓據此來描述兩國關係。

就美方來說,值得關注的是,即將上任的拜登團隊希望向北京傳遞怎樣的早期信號。他們願意接待這樣一位中國特使嗎?還是拜登會派自己的助手前往北京(不能確定)。雙方是否會發表一份聲明,為兩國關係的發展設定條件並確立預期?在接到祝賀電話的時候拜登會對習近平說什麼?對於中國新提出的描述兩國關係的口號,拜登團隊將如何作出反應?重要的是,新政府會指派哪些人負責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他們對中國的態度是什麼?

這些問題以及其他問題都會在選舉結束後立即出現。

雙方的一些觀察人士都盼着(並預期)兩國關係會“重置”,從而降低火藥味,讓以合作和“接觸”為主要特徵的兩國關係得以恢復。這種全面的“重置”是不太可能的。可以預料,在處理與中國的互動方面,拜登政府可能會在雙邊和多邊層面重新調整策略,但令雙邊關係緊張的深層系統性原因和無數爭議問題仍將存在。

雙方的分歧很深,不是揮一揮魔杖就可以改變的。然而政府機構十分重要,新政府最開始定下的調子,可以穩定住特朗普四年來不可預測和反覆無常製造的動蕩。只要重新確立務實一致的基調,就會對兩國關係產生穩定的影響。特朗普政府一直對北京擺出高度好鬥且執意對抗的態度,尤其在過去六個月里,但人們有理由預期,在拜登領導下這種態度將有所緩和,會更加慎重,但依然很強硬。

新政府也需要時間,來考慮和重校對華新政策的各個複雜冗繁的層面,並任命負責亞洲和中國事務的新官員(一些官員需要獲得參議院批准)。這可能需要幾個月時間,北京方面最好靜觀其變,直到這個流程結束。如果中國試圖以任何方式對新政府施壓,包括尋求過早派遣特使,那就有可能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使新政府與之疏遠。以往美國政府換屆時,北京都會嘗試迅速採取行動,與即將上任的團隊和總統本人建立溝通渠道。此次北京如果試圖這麼做,很可能過高估計形勢,犯下錯誤。

北京最好深刻反思一下,為什麼兩國關係會如此嚴重地惡化,中國自身行為對關係的下滑起了什麼作用。在對華政策和必需對北京“強硬”這一問題上,整個美國仍有廣泛而深刻的兩黨共識,包括在分裂的國會裡。這一點並沒有因選舉而改變。

我估計僅有的不同之處可能有四點。首先,基調和連貫性的改變,可能會讓總統及其政府所傳達的信息具有一致性和連續性,哪怕調子仍然是強硬的。像特朗普說一套他的政府做一套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第二,華盛頓將更為積極地與盟友和一眾國家合作,抵制中國的惡意行為。第三,關切的優先次序可能發生變化,貿易將不再是華盛頓關注的首要事項,會有一個更多樣化的議程,而價值觀將重新回歸中心位置。第四,華盛頓會在一些各自分立的政策領域,尤其是氣候變化、核不擴散(伊朗和朝鮮)以及全球公共衛生領域,尋求與北京進行積極的合作。

時間會告訴我們,中國政府和拜登新政府將如何展開互動,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將會如何開啟,但那不會是過去四年的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