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國際經濟研究院傑出研究員
  •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

美國的混亂

2020-07-06
微信圖片_20200706191303.jpg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的新書《涉事之屋》自稱是對唐納德·特朗普政府“最全面、最實質的記述”。確實,它很快就成為想要了解特朗普的人們的重要材料。儘管博爾頓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行為作了繪聲繪色的披露(特朗普政府曾徒勞地試圖阻止此書出版),但這本書卻並未能回答美國所面臨的根本問題:當前外交政策的混亂是特朗普的錯,還是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使然?

毫無疑問,特朗普的領導有問題,甚至有危險。作為華盛頓的資深圈內人士,博爾頓認為,他身為國家安全顧問有責任確保總統“了解自己在作任何決定時有哪些可行的選項”,而後這一決定會“由相關行政機構來執行”。

但是,特朗普對有序謀劃政策重點和權衡取捨不感興趣,他對政策的執行也不怎麼感興趣。管理美國複雜的官僚機器——包括國務院、五角大樓、財政部和情報機構——的不同議程、利益和自我意識幾乎不在他的視野之內。

根據博爾頓的說法,特朗普的自我意識——與他競選連任密不可分——才是最重要的,以至於他願意為了吹噓取得勝利而與其他國家達成在博爾頓看來有欠穩妥的協議。最終,博爾頓寫道,他再也無法忍受,並提出了辭職。(特朗普仍堅稱是他炒了博爾頓魷魚。)

特朗普對外交事務喜怒無常的交易式處理方式——包括讚揚獨裁者、退出多邊協議、每每覺得陷入困境就發推特大肆威脅——給美國的盟友和對手都帶來了極大困惑(更不用說美國官員和官僚部門了)。無疑,這嚴重損害了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不過,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國的全球地位就已經在不斷削弱。作為超級大國,它的地位取決於經濟影響力、技術能力、金融優勢和軍事實力。而它對發揮全球領導力的興趣和相關做法,則始終是由它的自我認知來塑造的,這種認知就是,美國是道德權威,承載着其他國家應採納的普世價值。

正如地緣戰略學家喬治·弗里德曼指出的那樣,問題是,“大多數國家並不認同美國的道德標準”。中國當然也如此,它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和優選項。這種分歧在很大程度上讓美國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中國是它的主要戰略對手。

這一結論在美國得到兩黨的廣泛支持。事實上,特朗普的民主黨前任巴拉克·奧巴馬也曾試圖把美國的戰略重點轉嚮應對中國的崛起——儘管他遠沒有特朗普那麼好鬥。但中東的持續動蕩讓奧巴馬的企圖受挫。

正如理乍得·N·哈斯所言,特朗普總統任內的不同之處,並不在於是否要將重心轉向太平洋地區,是否要從中東泥潭抽身或重新考慮與俄羅斯的關係,而在於如何去做這一切。儘管如此,特朗普高度分裂和對抗的個人風格幾乎排除了所有達成共識的可能,特別是在中國問題上。剩下的就只有下意識地否定中國的一切。

要擺脫這種混亂並非易事。美國的全球地位有賴於強大的經濟,然而,新冠疫情已經導致約4000萬美國人申請失業救濟,美聯儲預計,許多人將長時間找不到工作。無助的是,醞釀已久的社會分裂達到了沸點,對系統性種族主義和警察暴力的大規模抗議就是明證。

美國人和他們的領導人現在越來越關注國內問題,所以哈斯指出,“世界上發生的許多事需要美國的關注,而美國卻沒有”。

比如,只要新冠病毒還存在,已經消滅病毒的國家就會繼續受到新一波感染。而美國一直無法在國內控制這場危機:已經有超過12萬美國人死亡,病例繼續以每天超過2.5萬的速度增長。

美國已無法奪回從前的全球霸主地位,它也不應該嘗試這麼做。世界正在向多極秩序轉變,正如哈佛大學的約瑟夫·奈所解釋的,在這種秩序下,權力分散於多個民族國家、跨國公司、非國家行為體和多元化社區(就種族、性別、宗教和文化而言)。與此同時,挑戰在本質上也變得越來越具全球性,新冠大流行就是一個例子。

對美國來說,合理的應對措施是領導一場合作,以對付包括迫在眉睫的經濟衰退、技術衝擊和氣候變化等共同挑戰。要使這種合作奏效,所有利益攸關方——包括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美國的競爭對手——都必須參與其中。

特朗普已經證明自己是沒有理性的。但長期以來兩黨自命的道德例外主義、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對國內擔憂的加劇、政策缺乏明確性,這些都表明,即使他在11月的大選中落敗,世界所需要的由美國主導的合作也不會很快出現。

至少,這是中國方面收到的信息。正如美國擔心外國干涉其選舉一樣,中國也將內部穩定和國家安全看成發展的關鍵,擔心外國干涉其內政。有鑒於此,美中對抗是不會很快消退的。

不過,正如博爾頓在書中明確指出的,特朗普還是非常不適合領導國家,更不用說領導全球了。隨着美國下屆總統大選的臨近,選民們應該重溫艾森豪威爾總統的名言:“只有美國人才能傷害美國。”沒有哪個大國——即使是中國或俄羅斯——能在經濟、技術或軍事上擊敗美國。但是讓特朗普再次當選,美國人會嚴重損害自己的利益,並將世界推向更糟的未來。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American Muddle”(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