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時代的權力和相互依賴

2019-07-17
C.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拿經濟全球化當武器的做法為人所詬病。制裁、關稅和限制獲得美元是他主要的外交政策工具,而且他在使用這些工具的時候不受盟友、機構或規則的約束。《經濟學人》的報道稱,美國的影響力不僅來自軍隊和航母,還來自於它是支撐全球化的網絡中心節點。“企業、理念和標準的這種嚙合反映並增加了美國的實力”。然而,特朗普的做法有可能“引發一場危機,這種做法正在侵蝕美國最寶貴的資產——它的合法性”。

特朗普不是第一個操縱經濟相互依賴關係的總統,美國也不是唯一這樣做的國家。例如1973年,阿拉伯國家利用石油禁運,懲罰美國在“贖罪日戰爭”中支持以色列。此後不久,羅伯特·基歐漢和我一起出版《權力與相互依賴》一書,探討了不對稱的相互依賴關係可以被當作權力來源來操縱的各種方式。但我們也警告說,短期的得,有時會變成長期的失。譬如當年,理乍得·尼克松總統限制美國的大豆出口,希望能抑制通貨膨脹。但長期來看,這讓巴西大豆市場迅速擴張,並與美國生產商展開競爭。

2010年,中日兩國的船隻在東海有爭議的尖閣諸島/釣魚島附近相撞,中國用限制稀土金屬出口的辦法懲罰日本。稀土金屬對現代電子產品來說是必不可少的。結果,日本向一家在馬來西亞有精鍊廠的澳大利亞礦業公司提供貸款,如今這座精鍊廠可以滿足日本1/3的需求。另外,本世紀初關閉的加利福尼亞州帕斯山稀土礦也重新開工。中國在全球稀土生產中的份額從2010年的95%以上,下降到去年的70%。今年,在針對特朗普關稅的一次不那麼精明的回應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意放出了參觀稀土生產基地的照片,而這個生產基地的稀土出口對美國電子產品製造商十分重要。

美國(及其他國家)對中國經濟行為的抱怨有合理之處,比如中國盜竊知識產權,以及為擾亂貿易競爭環境的國有企業提供補貼。此外,美國也有十分重要的安全理由,避免在5G無線技術方面依賴華為這樣的中國企業。出於與言論自由有關的安全原因,中國也禁止Facebook或谷歌在它的防火牆內運行。但是,為了安全原因限制某些技術和公司是一回事,為了製造政治影響而導致商業供應鏈被大規模破壞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目前還不清楚這種影響將持續多久,到最後會有什麼樣的長期代價。

即使其他國家短期內無法爭脫與美國相互依賴的網絡,長期內它們也會有越來越強的動機這樣做。與此同時,限制衝突和創造全球公共品的國際機構將承受代價高昂的傷害。正如亨利·基辛格所指出的,世界秩序不僅僅取決於穩定的權力平衡,也取決於機構所提供的合法感。特朗普對中國經濟行為做出回應是對的,但他在這樣做的時候不考慮美國盟友和國際機構所付出的代價是錯的。同樣的問題也削弱了他對伊朗和歐洲的政策。

北約這類聯盟給予人們穩定的預期,聯合國、《核不擴散條約》、國際原子能機構等機制的存在提升了安全。開放市場和經濟全球化可能有破壞性,但同時也創造了財富(雖然常常分配不均)。保持金融穩定對數百萬美國人和外國人的日常生活至關重要,儘管在金融穩定消失前他們也許注意不到這一點。無論本土民粹主義者如何抵制經濟全球化,生態全球化都是不可避免的。溫室氣體和流行病沒有政治邊界。 民粹主義政治法則讓特朗普否認科學,宣布美國退出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但卻不符合物理定律。

各國將日益需要一個框架,來加強海洋和空間利用方面的合作,應對氣候變化和流行病。把這種框架稱為“自由的國際秩序”混淆了選擇,因為它把推行自由民主價值觀,與構建促進全球公共品的制度框架混為一談。中國和美國在自由民主問題上存在分歧,但在建立一個開放、基於規則的體系,來管理經濟和生態的相互依賴關係方面,我們有共同的利益。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捍衛者認為,他的非正統風格和打破規則、拋開機構的意願,將在朝鮮核武器、中國強制技術轉讓或伊朗政權更迭等問題上取得重大收穫。但權力和相互依賴關係會隨着時間而改變,過多地操縱美國在全球相互依賴關係中的特權地位,有可能弄巧成拙。正如《經濟學人》指出的那樣,從長遠來看,使用這種“鐵錘”方法所導致的制度成本有可能削弱美國的實力。果真如此的話,特朗普的做法會讓美國在國家安全、繁榮以及生活方式上付出代價。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Power and Interdependence in the Trump Er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