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大而不能倒——解讀當下中美關係

2019-06-21
f.jpg

中美貿易戰大體可從兩個層面來看。一個是經貿層面,而更重要的背景是戰略層面。特朗普提出兩個目標,消除貿易逆差,消除不對等。但是對中國來說,這兩個目標太難了。為什麼會產生這兩個問題?因為這個事情太複雜,沒有那麼容易解決。不對等問題比逆差問題複雜得多,這不但是因為兩國經濟關係複雜,還牽涉到中國國內的體制、市場、政府等因素,即中國人所稱的"結構性問題"。解決結構性問題不是一朝一夕的,也不能把這個結構拆了,拆了就塌了,中美經貿關係也就沒法搞了。所以得一步一步來。

戰略層面上怎麼解讀呢?就是在中美經貿問題凸顯以後,一個更大的問題出現了,也就是中國崛起所產生的外部效應。這種外部效應不光有經貿、科技方面,還有戰略方面,包括在國際多邊舞台,在政治、軍事、周邊地緣政治上,都對美國在這些領域裡的統治地位構成了挑戰。這是中美關係正在經歷的一個重大變化,中美關係出現了一個新的關係格局。

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是美國主導的,它是老大,有最大的發言權,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戰後的世界秩序是美國人設計的,幾個主要大國在它的設計下組成合作班子,構成了戰後格局。當然,這個戰後設計由於美蘇之間的對抗,最後產生了冷戰,美蘇之間形成兩個陣營。兩個陣營鬥了幾十年,最後蘇聯解體。所以從90年代初開始,美國又成為在全球沒有對手的老大,它是權力中心,這就是世界格局。

中美關係發展多年來,從50年代一邊倒站隊社會主義陣營,到70年代開始關係緩和,重新建交,都沒有離開美國全球老大這個大格局。雖然中美關係發展有起有伏,但基本上是一直往前走的,用基辛格的話說,美國對華關係基本方針沒有變過,美國人稱之為接觸戰略。這是中美關係過去40年發展的大格局。

其中,中美經濟關係是什麼呢?我們叫做"壓艙石"。中美經貿之間的互補關係大家都覺得很好,美國賺大錢我們賺小錢。而現在中美關係格局發生了變化。首先是力量對比發生變化,中國崛起了。2018年中國GDP達到12萬億多美元,美國是20萬億,在當今全球主要國家當中,超過10萬億GDP的只有中美兩家。中美兩國2018年GDP加在一起,差不多佔到全球GDP的四成。

力量對比變化使美國人不可能在所有場合都說了算,兩場戰爭對它有巨大的削弱,金融危機、經濟衰退更使它進一步嚴重削弱。而中國加入WTO以後連續十多年高速發展,改變了實力對比。雖然我們還差很多,包括科技上領先也只是一小部分,但綜合國力已經站到跟美國同一個等級的位置上。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巨大改變。

這些年美國人對這個問題上的看法逐漸轉變,最終多數人形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中國已經崛起,其目標也發生變化,現在要當老大了。雖然我們解釋說,這不是我們的用意,也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不承認。但兩國關係不是你承認不承認的事,它如果這麼認為的話,它就要對這個事情做出反應。

新的關係格局是什麼呢?就是中美之間原來以"合作為主"變成以"競爭為主導",這種競爭叫戰略競爭,影響會波及各個方面。但與此同時,中美關係的另一面還是存在的,我們有社會、人文、教育、科技、民間交流,我們在許多地區有共同利益需要進行合作。這種關係相互交織,一方面爭奪主導權的競爭成為主要方面,但另一方面,仍存在雙方合作保持這種關係的強大力量。所以我們說中美關係複雜,因為兩者之間的界限並不清楚,很多時候是交叉的。但它競爭的一面變成主導,對政策造成了根本性影響。

中美關係發展現狀如何呢? 上世紀70年代建交以來,兩國關係雖然有起有伏,但總體是往前走的。現在的起伏跟以往不一樣,就是美國人把你作為主要競爭對手,主要的挑戰者,甚至還用了一個更嚴厲的詞叫做"修正主義國家"。為什麼叫修正主義國家,就是美國人對中國的一系列做法做了一個判斷,認為你要改變現行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

目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中美關係會下滑到什麼程度,現在是不是到底了,是會觸底反彈還是更壞?如果更壞,會壞到什麼地步,會打起來嗎?

除了不確定性,筆者認為還有兩個有確定的東西。第一是今天的中美關係已經不是以往的中美關係,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格局。當然這個格局沒有完全形成,還在轉變的過程當中,最後轉變成什麼樣子,現在還不好說。就兩國官方來說,都認為現在還不是打起來的時候,我們還有很多共同的利益。特朗普說他不怕經貿戰,現在美國經濟、股市、匯市都向好,失業率也是歷史新低,如果中國不就範,他還要加征關稅。但在台下他也說,走到那個程度對大家都不好,只是你們吃虧更大,我們還是願意談的。中國的回應是,你拿大棒來威脅我不接受,你要坐下來談,我願意談。實質雙上方還是願意談,這是第二個確定性。

為什麼中美兩國都願意談?道理很簡單,如果真正全面貿易戰打起來,對美國的損害可能大大超過他們所能得到的東西。雖然現在看起來它的形勢很好,但真對幾千億產品加征關稅,幾個月、半年、一年以後的結果一定會反彈到美國,整個美國經濟會出大問題。很多經濟學家認為,從經濟周期來講,美國已經站在高點很長時間,該要下行了,這個風險是完全存在的。

目前中美關係處在下滑當中,短期情況不太樂觀。這個限期可能是三五年,也可能會更長一點。但是從長期來說,相信中美之間還是要共處的,因為中美關係太大了,不能倒,對雙方、對地區、對全球經濟和國際秩序來說,都需要這兩個大國的共處。而且,雙方也存在希望維護這種共處關係的強大力量,雖然講"中美關係友好"、"中美合作"的政治氣氛下降,但實際上這個力量還是存在的。

如果用理性思考來觀察判斷中美關係,毫無疑問,最後雙方還是會坐下來談,談成一個雙方可以共處的新平衡。這個新的平衡肯定跟原來是不一樣的,是一種新的國際關係格局,美國還是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但不是一手遮天的老大了,美國要接受這個轉變。當然中國也必須面對二戰後形成的以美國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如果無視這個客觀事實,想要很快改變它,很可能會事與願違。所以,雙方決策層應智慧地判斷形勢,拿捏政策,重建平衡,形成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