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朝核問題 全球治理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與美國軟實力的衰落

2018-02-12
S2.jpg

證據明擺着,唐納德•特朗普出任總統讓美國的軟實力受到了侵蝕。蓋洛普最近調查的134個國家中,只有30%的人認可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比奧巴馬時期下降近20個百分點。皮尤研究中心發現,中國的支持率有30%,這幾乎與美國持平。而英國的一項指數——“軟實力30”顯示,美國已經從2016年的首位掉到去年的第三。

特朗普的擁護者回應說,軟實力無關緊要。特朗普的預算主任米克•馬爾瓦尼削減國務院和美國國際開發署30%的資金,並標榜其“硬實力預算”。對鼓動“美國優先”的人來說,世界其他國家的想法是次要的。他們的想法正確嗎?

軟實力靠的是吸引力,而不是脅迫或者金錢。它邀人合作而不是一味對他們用強。在個人層面,聰明的父母知道,要有更強更持久的權威,他們就得以身作則,有健全的道德價值觀,而不是只靠打屁股、給小錢,或沒收車鑰匙。

同樣,政治領導人很早就了解具備設置議程和確定討論框架能力的力量。如果能讓你想我所想,我就不必強迫你做不想做的事。如若美國能夠代表其他國家想追隨的價值觀,它就能節省大棒和胡蘿卜。與硬實力相配合,吸引力可使力量倍增。

一國軟實力主要來自三個方面:它的文化(對別國有吸引力),它的民主人權等政治價值觀(自己親身實踐),它的政策(因為謙恭和考慮他國利益而被認為具有合法性)。一國政府如何行事,如在國內(保護新聞自由)、在國際機構(與別國咨商並奉行多邊主義)、在對外政策上(促進發展和人權),都可以作為榜樣影響他國。但在所有這些領域,特朗普把美國有吸引力的政策全給顛覆了。

所幸,美國不是只有特朗普或政府。與硬實力資產(如軍隊)不同,許多軟實力資源與政府是分開的,僅部分響應政府的目標。在一個自由社會裡,政府無法管控文化。事實上,沒有官方文化政策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由。像《華盛頓郵報》這種展示獨立女性和新聞自由的好萊塢電影,就可以吸引別人。同樣的,還有美國基金會的慈善工作,和美國大學的研究自由所帶來的好處。

事實上,企業、大學、基金會、教會及其他NGO都會形成自己的軟實力,也許推動政府的外交政策目標,也許與之相悖。但在全球信息時代,所有這些私人軟實力資源都會變得越來越重要。這更有理由讓政策確保其行動和政策能創造並強化、而不是削弱和揮霍它們的軟實力。

國內或外交政策的虛偽、傲慢、漠視他人意見或基於狹隘的國家利益觀會削弱軟實力。例如,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後進行的民調中,美國的吸引力急劇下降。這是對布殊政府及其政策的反應,而不是整體上針對美國。

伊拉克戰爭並不是第一個導致美國不受歡迎的政策。上世紀70年代,全世界許多人反對美國的越南戰爭,美國的全球地位折射出該政策不得人心的程度。而當政策改變,戰爭記憶消退,美國重拾失去的大部分軟實力。同樣,伊拉克戰爭後,美國在世界多數地區恢復了它的軟實力(儘管在中東地區不明顯)。

懷疑論者可能依然認為,美國軟實力的興衰無關緊要,因為各國都是為了自身利益才合作。但這種看法忽略了一個關鍵點:合作有其程度,而程度受吸引力或排斥力的影響。此外,一國軟實力的影響會延伸到非國家行為體,如協助或阻止恐怖組織的招募。在信息時代,成功不僅取決於誰在軍事上獲勝,還取決於誰講的故事勝出。

美國軟實力的最大來源之一,是其民主進程的開放性。即使錯誤政策降低其吸引力,美國具有的批評和糾錯能力,也讓它在更深層面上對他人有吸引力。當海外的抗議者遊行反對越南戰爭時,他們通常唱的是美國民權運動歌曲《我們會勝利》。

幾乎可以肯定,美國也會勝利。按照以往經驗,特朗普之後美國是大有希望恢復其軟實力的。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Donald Trump and the Decline of US Soft Power”(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