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美日印澳「四國軍事聯盟」無法阻止中國崛起

2020-11-13

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國外長10月初在東京召開會議,決定讓澳大利亞參加11月舉行的“馬拉巴爾”軍演,標誌着美日印澳“四國軍事聯盟”和“亞洲北約”基本成型。這是一個極為危險的信號,給整個亞太和印度洋地區的繁榮與穩定帶來了新的威脅,但無法阻止中國的崛起。

“四國軍事聯盟”和“亞洲北約”的構想是奧巴馬時期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核心內容。特朗普政府不遺餘力地落實這一構想,不僅將美國遏制中國的行動推向一個新高度,同時也再次證明美國對中國實施的遏制政策是連續性的,至少在今後十幾年裡,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執政都不會改變這一政策。

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政策建立在其過去幾十年來形成的“大戰略”基礎之上,從理論上說是無限期的、永久性的。美國的“大戰略”包含政治、軍事、經濟、外交、宣傳等多個層面,但軍事總是放在優先和首要位置。

按照美國最新的軍事學說,自冷戰結束、蘇聯解體之後,在軍事意義上,世界秩序已從美蘇主導的兩極變成由美國主導的單極。在這樣一個新的單級世界秩序里,美國是唯一擁有主權的國家,也是唯一有權動用軍事力量的國家。世界上其他所有國家,包括歐洲和日本等美國的諸多盟國,可以被簡單地看做是一個個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儲藏庫。美國追求的目標相應也更高了,不再僅僅是為了美國的經濟運行與其他國家爭奪資源,而是通過控制資源來控制世界。對於那些至關重要的資源,如能源和技術資源,美國經濟即使完全不需要,也應由美國決定誰可以利用它們,誰將被剝奪這些資源。美國軍事力量的核心任務就是服務於這一戰略目標。

美國不允許伊朗、敘利亞、委內瑞拉等國出口石油,不允許委內瑞拉動用其存在英國的黃金儲備,不允許世界各國使用中國的5G設備,不允許荷蘭向中國出口芯片光刻機,不允許俄羅斯修建通往歐洲的天然氣管道,不允許德國使用俄羅斯的天然氣。這些單邊主義外交行動的背後,有軍事學說的理論支持。美國外交戰略和軍事戰略密切關聯,同樣是以控制資源為目標。美國的設想是,各國為能獲得必需的資源和技術來維持基本經濟運行,不得不加入美國組建的新聯盟,遵守美國制定的規則。

美國拒不承認多極化是世界歷史潮流,不承認它已不再擁有絕對支配地位的現實,依然強調“美國優先”、“美國例外”,不僅繼續圍困俄羅斯、伊朗、朝鮮、委內瑞拉等國,而且將中國作為首要威脅,進而實施全面遏制戰略。正是這種與世界潮流相悖的政策和做法,使整個世界進入了新的系統性複雜時代。

“四國軍事聯盟”的成型雖然是針對中國,但由於它讓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直接捲入美國製造的漩渦,服務於美國的戰略意圖,所以它既給整個亞太和印度洋地區製造了新的緊張和不安,也使這些國家自身處於不利的位置。美國的策略是讓盟友自費與中國對抗,在美國的壓力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新近都從美國購置了大量原本不需要的武器裝備。美國通過軍事合作進一步加強了對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政治控制,最終這三個國家將會發現,它們無法從中國崛起中獲得應有的利益。

中國是當今世界唯一具有完備工業體系和製造能力的國家,人口和市場規模龐大,基礎實施完善,物流體系快速高效,對國際資本具有很強的吸引力。中國秉持發展原則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的積極響應。在戰略縱深方面,中國與俄羅斯、中亞和伊朗構成的整體地理空間是當今世界上最安全的地區,有無限的迴旋餘地。中國注重防禦,軍事裝備優良,有能力對入侵之敵給予沉重打擊。中國的崛起是一個歷史性進程,必然從國家舞台上開始,在國際舞台上展開,在世界舞台上實現。美國的遏制政策無法阻止這一進程,而中國有充分的信心應對這場“持久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