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瑩 前外交部副部長,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面對突發的未知冠狀病毒,人類同舟共濟

2020-03-18

面對突發的未知冠狀病毒,人類同舟共濟

 

——傅瑩接受克羅地亞《晚報》採訪

記者迪諾·布魯邁克(Dino Brumec)

Fu.jpg

1.兩個月前,中美簽署了一項可能有助於兩國和解的貿易協議。2018年,您在彭博網站上寫道,中美兩國都受益於全球化。您對之前看起來更加緊張的中美關係取得的進展感到滿意嗎?

答:中美關係呈螺旋式下滑,根本原因是特朗普政府聚焦大國競爭,視中國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算是踩了一腳“剎車”,但未來仍有較大不確定性。例如,美國一些部門試圖推動中美“脫鉤”;在中國近海採取的軍事活動有所增加,威脅中國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中美無疑是可以決定未來國際政治風格的重要國家,所以,兩國能否在現存國際體系內解決彼此分歧至關重要,惡性競爭不僅損害兩國利益,也將破壞全球穩定。中美關係的另一種前景是競合,即相互進行有限、可控的競爭,同時在多領域開展合作。相信歐洲國家更願意促使中美合作,而不願意被迫選邊站隊。

2.華盛頓聲稱,中國為了工業和政治利益而利用技術來監視其他國家,您認為北京應該如何對待?

答:中美政治文化的根本區別是,我們反對干涉他國內政。中國自己不希望被干涉,也不想這樣對待其他國家。而美國則濫用網絡技術對包括盟國在內的各國進行監聽,正如斯諾登所披露的。最近,中國360網絡安全公司調查報告顯示,美情報機構11年來一直在對中國進行系統性網絡監控和滲透。而美國指責中國利用華為監視別國卻拿不出證據。2019年3月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發佈對華為產品的調查報告,對華為技術的優缺點做了說明,其中明確提到,不認為存在中國官方的介入。中國在努力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同時也願意與他國合作,讓技術在陽光下運行。

3. 美國認為沒能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是它的挫敗。您在2018年以及上次在《南華早報》發表文章時談到,美國應該對此心存感激,因為不穩定的中國也不會是美國希望看到的。如果今天的中國有自由選舉,您認為共產黨會贏嗎?

答:你這是一個假設式的提問,試圖把社會制度簡單化地做比較。美國在世界推廣自己的政治制度,給一些國家帶來悲劇性後果,對歐洲社會也帶來了衝擊。中國既沒陷入政治動蕩,也沒出現經濟混亂,而是在共產黨的正確領導下,保持社會穩定,推進改革開放,成功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包括推進民主選舉。中國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機構實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

4.中國對新冠病毒疫情的反應一直受到批評,尤其是遭到西方媒體詬病。有人指責北京最初隱瞞疫情信息。您認為中國在未來幾個月將如何提升自己的形象?

答:你是否注意到,那些批評中國的媒體已經把矛頭指向了本國政府。COVID-19是一種新型病毒,而且出現地猝不及防,對於任何國家來說,立刻拿出一套正確的應對方法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針對疫情,習近平主席做了全面部署,成立了李克強總理牽頭的領導小組,孫春蘭副總理也一直在武漢指導抗疫。對疫情前期暴露出的問題也在進行調查,我們需要思考如何能做得更好。武漢原本醫療體系相當完備,但應對突如其來的大規模疫病也難免不支。現在通過建新醫院、加床位、全國四萬多名醫護人員支援,情況已經大幅度緩解。加之在全國普及的嚴格隔離措施,疫情已被基本控制住,曙光就在面前。

中國的處置是透明的,第一時間向世衛組織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信息、通過視頻會議與海外專家交流經驗、派遣醫療專家小組赴伊朗,並向鄰國提供檢測和防疫物資。鍾南山博士率領的團隊也一直與美國疾控中心保持聯繫。

5.就新冠病毒疫情而言,您認為中國人民對政府和習近平主席的最大需求是什麼?

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是共產黨的領導,中國不是前蘇聯,中國共產黨的宗旨是為人民服務。人民也希望在黨的帶領下成功戰勝疫情,創造美好生活。在英勇抗疫的過程中,武漢的醫務人員感染達到3000多人,更多的醫生護士從全國各地趕來支援,其中許多是黨員。沒有人退縮,他們心中只有一個目標:救更多的人!面對疫情,中國黨和政府與人民的訴求是一致的,舉國上下齊心。當前疫情防控仍處於關鍵時刻,同時,考慮到國內供應鏈、就業、教育等都受到衝擊,是時候逐漸恢復正常秩序、復工復產了。

6.有時,與莫斯科和華盛頓發出的對抗性信息不同,中國似乎希望保持全球合作的秩序。當今中國外交政策中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答:外交是內政的延伸。中國外交的任務是服務於實現國家發展目標,維護有利於和平與合作的國際環境。習近平主席提出,要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此次疫情再次體現出世界各國同舟共濟,因此,未來中國外交也將更多關注全球治理,為推動全球化、解決全球性問題貢獻力量。

7.您如何描述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

答:中俄關係的一個重要特徵是,兩國都視對方為可靠的合作夥伴,而不是威脅。2019年紀念中俄建交70周年時,習近平主席和普京總統宣布兩國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中俄經貿、投資、能源、人文、地方等合作深入推進。兩國在國際問題上有不少一致看法,但中俄合作不針對第三國。此次抗擊新冠疫情,普京總統多次表達對中國的堅定支持,俄方派專機運來援助物資。不過,也有中國公民在俄遇到困難,俄方需要採取措施保護其公民是可以理解的,但也希望外國公民在俄的權益能得到保障。

8.由於維吾爾人受到的待遇問題,對中國的批評正在增加。就在本周末,有報道稱中國強制僱用了多達8萬名維吾爾族工人為給耐克等一些全球大牌供貨的工廠工作。您如何描述維吾爾穆斯林在中國的現狀?

答:自從2009年發生駭人聽聞的“7·5”事件以來,一直到2016年,新疆都深受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的危害。中央和地方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包括減貧和創造就業。設立教培中心就是去極端化總體舉措的一部分,重點是培訓職業技能和消除極端思想,幫助學員融入正常社會生活。世界上有20多國都有這樣的項目。我們採取的措施是綜合性的,有效地遏制了新疆的恐怖活動,讓社會恢復了安定並促進了經濟繁榮。中國的就業市場是開放和自由的,流動性很大。新疆也不是封閉的地區,許多其他地區的人來疆工作,也有很多新疆人到外地謀求機會。境外對新疆的許多說法都不是事實,我就看到過一些擺拍的假視頻,這也說明,中國需要更加主動地向外界提供第一手信息。

9. 到目前為止,“一帶一路”倡議在擴大中國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影響力方面非常成功。您認為克羅地亞在該倡議中未來是何種定位?

10. 一家中國企業正在克羅地亞建造我們國家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佩列薩克大橋。您如何看待克羅地亞和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關係?

答:“一帶一路”的核心內容是促進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中國願以互惠互利的原則分享這方面的經驗。但這不是搞慈善,中國也會評估投資風險和收益等問題。

克羅地亞是馬可波羅的故鄉,我曾去訪問,被那裡的美景所震撼。它位於“一帶一路”的交匯點,也是中國與中東歐國家“17+1”、與歐盟成員國“27+1”合作的重要成員。目前,中克雙方積極推進貿易、投資、旅遊、醫療衛生等領域合作,兩國關係越來越密切。佩列沙茨大橋是中國與克羅地亞之間最大的合作項目,也是中國在歐盟建的最大基礎設施項目。大橋建成後會從陸路將克羅地亞南北兩部分連接起來,為當地旅遊業、運輸業和其他工業活動帶來極大的便利。中國重視克羅地亞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作用,雙方的合作共識包括:注重經濟上的可行性與可持續性,確保債務風險可控,堅持生態環境優先,遵循當地法律和國際規則等,這與歐盟的原則也是一致的。相信兩國將繼續秉持相互尊重的原則,用公開透明的方式和市場化原則推進合作,造福兩國人民。

11.在您的職業生涯中,您曾看到一個孤立主義的中國,也看到了一個全球化和強大的中國。您從毛澤東時代起就是一名外交官。無論是從國家角度,還是從您個人角度,您如何比較當下與鄧小平改革前的那個時期?

答:1949年新中國一成立便受到西方世界的封鎖。後來中蘇發生分歧,中國面臨美蘇的雙重威脅。但是中國並沒有屈服,而是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同時努力構建國家的工農業發展基礎。鄧小平開啟的改革開放路徑帶來了中國經濟新的發展時期。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說,改革開放前的社會主義實踐和探索為改革開放後的進步奠定了基礎,這是在前一個時期成就的基礎上努力取得的。

12.您在中國很出名,甚至有一種外交風格以您的名字命名,那就是“傅瑩風格”。您也是許多女性外交官的榜樣。您的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障礙和最大的回報是什麼?

答:謝謝你的讚美。中國外交界有許多優秀的前輩是我學習的榜樣。作為女性,在外交這個旅行多甚至需要常年駐外的職業生涯中,如何平衡家庭與事業的關係是最大的難題,這對於大部分女外交官來說都是挑戰。幸運的是我有個非常理解和支持我的家庭,丈夫和女兒都盡量照顧我的職業需要,盡量多陪伴我。

從事外交職業讓我有更多機會了解外部世界,從而更好地認識我的祖國以及國家在對外關係中面臨的挑戰與問題。如果說回報,讓我感到高興的是,這些年結交了許多朋友。我時常在國際場合重逢一些老朋友,一別經年,彼此都還記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