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沈大偉 喬治·華盛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

中美峰會:尋求某種穩定

2021-11-24
會晤.jpg

11月15日(北京時間11月16日),在白宮的美國總統喬·拜登與在人民大會堂的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舉行了三個半小時的視頻“峰會”。此次會晤籌備一個多月,而且超過了原定時長。

兩位領導人最近幾周都很忙碌,且在國內政治方面取得了成功。拜登總統剛剛結束對歐洲的圓滿訪問,他參加了羅馬G20會議和格拉斯哥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會晤舉行前,他還簽署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1萬億美元基建法案。至於習近平主席,他主持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重要的《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

所以說,兩位領導人都因最近的政治成功增強了信心,不過雙方也都需要在外交政策方面取得進展——對雙方來說,中美關係是難度最大的挑戰。自從拜登就任總統以來,中美兩國關係因為各種各樣的問題一直處於緊張狀態。之前兩國高級官員線上線下的會晤,以及兩國元首之間的兩次通話,都未能阻止雙邊關係螺旋式下滑。因此,這次峰會提供了獨一無二的機會,讓最高層直接討論雙方的問題。領導人確實重要,因為只有他們有能力去做最艱難的決定,去定基調,去與對方達成較低工作層級難以達成的協議。

拜登總統在開始與習主席討論時提出:“在我看來,作為美中兩國的領導人,我們的責任是確保兩國之間的競爭不會演變為衝突,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這樣看,拜登在開場白中強調了兩點:一是把兩國關係定義為“競爭”,二是雙方都應負責任地管理競爭,以避免衝突。這並不是美方發出的新信息,“管理競爭”是拜登政府上台後一以貫之的框架,雖然中方明確拒絕了這種描述。

兩位領導人直接對話,這個事實本身就被視為穩定因素。雙方在峰會後的新聞稿中都使用了隱晦的外交語言,表達了某種積極的暗示。新華社將會晤描述為“坦誠、建設性、實質性和積極的”。新華社還說,“會晤增進了雙方相互了解,增加了國際社會對中美關係的正面預期,向中美兩國和世界發出了強有力信號”。對於拜登總統關心的建立防止擦槍走火機制的必要性和相互責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峰似乎也給予了呼應,表示要“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問題,防止中美關係脫軌失控……關鍵是要建設性管控,避免激化和擴大化”。從這樣的陳述看,中方似乎已經接受美方概念框架中的“管理”部分,但未接受“競爭”部分。

至於兩國元首討論的具體問題,包括了氣候變化、全球能源供應、供應鏈中斷、持續不斷的新冠疫情、全球宏觀經濟穩定等全球治理問題。他們還討論了地區“熱點”問題,特別是朝鮮、伊朗和阿富汗。根據白宮的新聞稿,“拜登總統對中國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做法以及更廣泛的人權問題表示關切”,他還指責中國“不公平的貿易和經濟行為”,同時強調有必要維持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對於後者,拜登強調了“履行對該地區承諾”的重要性。然而新華社通稿說的是“拜登重申,美方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

雙方還暗示有可能就“戰略穩定”(代指核武器)對話開始進行磋商。最近有報道稱,中國建造了數百個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由衛星發現),並且有可能到2030年將部署的核武器增加兩倍,這在美國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

兩國元首還談到多變而又敏感的台灣問題。這次拜登使用了傳統說法,表示美國將“以《與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為指導,繼續堅持'一中”政策,同時美國強烈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或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的企圖”。可惜的是,雖然拜登與習近平會晤時在台灣問題上嚴格照本宣科,但第二天訪問新罕布殊爾州時,他再次自相矛盾(就像他幾周前宣稱美國“承諾”保衛台灣一樣),聲稱台灣“應自己做決定,它是獨立的”。

習主席重申了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原則立場”,但他更進一步表示,“台灣當局一再企圖'倚美謀獨',而美方一些人有意搞'以台制華'”。他嚴厲警告說:“這一趨勢十分危險,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

峰會舉行後的第二天,雙方宣布同意恢復中斷的新聞協議。駐美中國記者將再次獲得一年多次入境簽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也將獲准恢復在華業務。中方還同意將被美方拘留的(為數不少中國人當中的)七人遣返回國。

但總而言之,交流看來是富有成效、坦率和建設性的。這是件好事,是走向穩定,是為繼續討論和有望管控分歧打下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