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裴敏欣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

中美關係面臨更多挑戰

2020-09-09
PEI.jpg

考慮到中美關係最近幾個月來的糟糕狀況,很難想像它還怎麼進一步惡化。不幸的是,這一世界上最重要雙邊關係出現自由落體式加速下滑的幾率不僅極高,而且隨着美國大選進入最後的更加不可預測階段,未來幾個月這種可能性或許還會增加。

兩種不同的政治動態和考量將決定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的程度和速度。首先,11月3日之前,迫在眉睫的選舉政治將促使特朗普政府採取增加唐納德·特朗普連任機會的政策。其次,11月3日的選舉結果將決定中美緊張態勢是不是更快升級,以及變得更加危險。

簽於中國的形象在美國公眾當中極其負面,對特朗普這種競選連任非常艱難的現任總統來說,反華言論和懲罰性政策肯定會為他贏得支持。由於經濟衰退、失業率高企以及新冠疫情在全國肆虐,特朗普想轉移選民注意力是可以理解的。除了攻擊他的民主黨對手、前副總統約瑟夫·拜登外,他分散政治注意力的一個明顯策略就是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他指責中國傳播病毒,在政治上給他造成傷害。

理論上雖然簡單,但未來兩個月適度與中國幹上一仗卻不容易。再發動一輪外交攻勢,比如關閉一家或更多家中國駐美領事館,或者制裁中國精英人士和企業實體,都不太可能讓輿情朝對特朗普有利的方向發展。其主要原因是,這些措施吸引不了美國普通選民的注意力。而採取惹人注目的經濟措施,如對中資銀行實施嚴厲的金融制裁,或廢除“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則又會擾亂金融市場,加劇經濟低迷。這將破壞而不是幫助特朗普連任,因為在人們看來他為數不多的優勢之一就是經濟。

唯一可能在政治上對他有幫助的,是一個涉及中國的軍事事件。其形式也許是戰機意外相撞,或兩國海軍艦艇在南海或台灣海峽發生衝突。儘管這種局面可謂險情,而且如果10月份發生的話肯定會改變選舉態勢,但許多因素限制了它的可能性。首先,特朗普不能直接命令美國軍艦或飛機做出極端挑釁行為,他必須通過適當的指揮渠道,並迫使五角大樓從根本上改變它的台灣海峽和南海交戰規則。毫無疑問,如果僅是為讓特朗普連任的話,五角大樓會拒絕採取任何行動迅速升級與中國的軍事危機。此外,如果北京命令其軍隊避免對美國空軍和海軍的活動做出過激反應,那麼發生軍事事件的幾率也很低。

這一分析表明,儘管中美關係從現在起到11月3日將繼續惡化,但發生直接軍事對抗或戲劇性經濟脫鉤的可能性仍相對較低。然而,以相互敵視和保持象徵性制裁為特徵的不穩定現狀還會持續下去。

11月3日之後,中美關係變化的走向和速度顯然取決於總統選舉的結果。

諷刺的是,假如特朗普再次當選,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在短期內倒有可能比較平靜。特朗普和他的首席顧問們可能會暫停下來,以更審慎的步調為未來四年制定一個更全面的對華戰略。雖然這一戰略的大方向是對抗,未來四年雙邊緊張局勢會惡化,但世界至少可以有一個短暫的喘息。

如果特朗普輸了,世界就應當準備迎接一種完全不同的局面。時間只剩下兩個半月,特朗普政府會竭力去完成它對中國沒有做完的事情。無疑,特朗普會認為他的失敗應怪罪中國,因此他的對華鷹派被授予了全權。最壞的情況是,華盛頓有可能採取以前看來不可想像的措施。最明顯的目標是“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由於中國很可能無法實現該協議設定的購買目標(在2020、2021年增加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進口),特朗普很容易找借口取消該協議,並升級貿易戰。他還可以把技術產品的銷售禁令擴大到更多中國企業,甚至是最大的國有企業。隨着對中國內地和香港銀行進行制裁,金融脫鉤可能會加速。為了給北京心理上製造最大傷害,華盛頓有可能進一步拋棄“一個中國”政策,提升台灣在美國的外交地位,甚至公開允許美國軍艦或飛機訪問台灣的港口和機場。

所有這些措施將使中美關係面臨自1979年外交關係正常化以來最嚴峻的考驗。顯然,它們也將束縛拜登政府的手腳。如果拜登當選,任何修復與中國關係的嘗試都將付出高昂代價,因為他必須首先解除這些制裁,還要在自己黨派多數成員和美國公眾支持對華採取強硬政策的政治環境中去挽回損失。

唯一的一線希望是,拜登如果獲勝,他近期的優先任務不是進一步升級與中國的對抗,而是在特朗普執政四年後為美國療傷。他的議程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應對新冠疫情、復蘇經濟、培育與盟友的關係,以及解決種族關係緊張問題。所以,儘管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影響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但我們可以期待,在北京和華盛頓弄清未來四年它們想把兩國關係帶往何處之前,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會出現一段暫時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