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解析特朗普政府的對華強硬立場

2020-08-03
沈大偉.jpg

自從5月份以來,特朗普政府發表了一系列系統性的演講和文件,列舉中國在它眼中的多方面“惡行”,並明確了應對策略。綜合起來,這些演講和文件是美國政府官方多年來對中國看法的最全面表述。中方最好仔細閱讀並認真思考其中的控訴,而不是簡單將之當成“冷戰思維”實例而不予理睬。感知已經成為現實,即使不完全準確,他們也拿出了一個反映當前華盛頓(包括國會)的許多人思考中國和中美關係的系統性總結。

特朗普政府的演講和文件說了些什麼呢?我們鼓勵讀者完整地閱讀每一篇原文,這裡只對每篇做一個快速總結。

開場白是白宮2020年5月26日發佈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這是一份非同尋常的政策文件。之所以非同尋常,一方面是因為它的實際內容,另一方面是因為前幾屆政府其實很少發表類似的全面政策聲明。它針對的目標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人民。在這份文件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其他所有聲明當中,憤怒的具體對象都是中國共產黨。這份政策聲明認為,中共顛覆了美國的價值觀、法律、制度,同時顛覆了國際體系。

同其他演講一樣,《戰略方針》也聲稱過去八屆政府所採取的對華“接觸”政策是失敗的。失敗在哪裡?在於未能推動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經濟朝更自由的方向發展(一些美國知名人士和前官員對此有激烈爭論,並否認這是接觸的目的)。文件明確地把當前的中美關係描述為一種“戰略競爭”,並陳述了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一連串所謂在經濟、價值觀和安全領域損害美國“國家利益”的行為。在文件的最後,列出了政府為“增進美國利益”、對抗中共“邪惡影響”所採取的一系列行動。

沈大偉2.jpg

抨擊中國系列的第二步,是6月24日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表題為《中共意識形態與全球抱負》的演講。正如標題所展示的,演講直接針對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治意識形態的堅持,將中美關係明確界定為讓人聯想起冷戰的意識形態衝突。奧布萊恩特別將習近平比作約瑟夫·斯大林,他說:“列寧、斯大林和毛對共產主義的解讀和實踐表明,共產主義是一種極權思想……中共企圖全面控制人民的生活,這意味着經濟控制,意味着政治控制,意味着人身控制,也許最重要的是,它意味着思想控制。”演講列舉了大量中國共產黨試圖控制世界各地境外信息的例子,並斷言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被偽裝的稱霸全球的藍圖。演講最後列出美國正在採取的一系列步驟,為的是從七個方面擊退中共和中國。

第三次抨擊是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7月7日發表的題為《中國政府及中共對美國經濟與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演講。不出人們對一位聯邦調查局局長的預料,他的演講重點是秘密間諜活動的威脅和反間諜。雷局長在演講中稱,他將提供“更多有關中國威脅的細節,比聯邦調查局在公開場合發表過的都要多”。雷確實提供了多個例子。其中一些之前已經被媒體報道,一些是新的。他還指出,如今中國情報活動的數量之多已經達到這樣的程度,即聯邦調查局“每十個小時”就要開始一個新的與中國有關的反情報調查。這個層面的中方惡意活動涉及商業企業、學術界、國家及地方政府、國家數據庫(政府和私人的)、非法盜竊技術、招募線人和間諜,以及其他非法行為。

接下來是司法部長威廉·巴爾,他在7月16日發表《對中國政策的評論》演講。巴爾重申了許多與雷同樣的話題和指控,特別是在商業間諜活動方面。但他進一步譴責好萊塢和美國的公司,稱它們在中國的壓力下進行自我審查,屈膝投降,並斷言“好萊塢遠遠不是唯一給中國下跪的,美國的大型科技公司也讓自己成為了中國影響力的棋子”。他更聲稱:“中共還試圖滲透、審查或拉攏美國的學術研究機構。”巴爾的講話看來既是針對中國,也是針對美國的機構。

中文雜誌1.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6期

系列抨擊最後也是最近的一篇,是國務卿邁克·蓬佩奧2020年7月23日在加州的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的《共產主義中國與自由世界》演講。雖然號稱是對一系列演講的歸納總結(蓬佩奧分別於6月19、24日在哥本哈根和布魯塞爾發表過另外兩次演講),但這次演講與他之前的演講相比並無多少新意,其內容也包含在奧布萊恩、雷和巴爾的演講中。與其說是原創性貢獻,不如說它是一個重述和匯總。

蓬佩奧再次批評了從前的“接觸”政策,再次將矛頭對準中國共產黨,並用冷戰時期的術語描述兩國關係(從演講標題就明顯看得出來)。約翰·福士特·杜勒斯確實會那樣寫。蓬佩奧數次指責和侮辱中國,比如稱“中國不是一個正常的守法國家”。他借用前總統里根在提及蘇聯軍控條約時的話說,對於中國,美國的假設應該是“不信任,並核驗”。他還毫不隱晦地暗示,只有改變政權和制度,才能使中國成為他所說的“正常的國家”。蓬佩奧呼籲多國和多邊做出努力,來應對“這一挑戰”。“如果自由世界不做出改變,那麼共產主義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他總結道。

雖說中國政府永遠不會做這樣的事,但如果北京針對特朗普政府的指控做出同樣全面而坦誠的逐一回應,那將是有益的坦蕩舉動和鋪路搭橋實踐。能同樣讀到對美國某些讓中國反感的具體行為提出的批評,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只有公開表達這樣的不滿,雙方(以及全世界)才能從他方角度看待事物,而這反過來將構成直率和坦誠對話的基礎。只有在坦誠討論的基礎上,各方的立場才能被澄清、被回應,一些分歧才會縮小。對抗的雙方不需要相互信任就可以進行這類交流,但只有基於坦誠才能實現真正的理解。我們的目標不是建立信任,而是建立切乎實際的理解。

如果對特朗普政府尋求與中國進行新一輪冷戰對抗有任何疑問,那麼這些演講和文件應該回答這個問題。現在懸而未決的問題是北京將如何回應,以及拜登政府會有什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