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後是什麼?

2020-01-13
e66e1370b8591a4c1118bc87baeadd54.jpg

2019年結束之際,破壞中美關係的貿易戰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但很少有觀察人士相信休戰會帶來一個更平靜的新年。特朗普政府的維護者們聲稱,總統背離傳統的行事方式和打破規則與建制的意願將在中國強制性技術轉讓和新重商主義行為等問題上產生重大收益。

其他人則對中國改變其基本做法表示懷疑。貿易專家克勞德·巴菲爾德認為,特朗普對貿易相互依存的強制性操控已經失敗,2019年雙方達成的有限協議說明“特朗普政府已經放棄過去三年提出的正當要求”,包括涉及中國鬆懈的知識產權法和管理條例、強制性技術轉讓、關鍵高科技領域的市場封閉,以及對國家和網絡安全的籠統定義。不過,特朗普政府和國會中的很多人是不太可能擱置這些議題的。

中美關係有許多相互依存的方面,每個方面風險的對稱性也不相同。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2019年11月在美國聖迭戈發表的演講中就曾完美總結出六個不同的維度。

貿易:過去10年,美國進口佔中國出口總額的19%,而中國進口僅佔美國出口總額的8%。中國的領導層深知,通過貿易,美國對中國造成傷害的能力要大於中國對美國,但他們也明白,美國消費者依賴的一系列商品無法在短期內找到替代品。因此,雖然有2比1的非對稱,但“這場遊戲並不是所有的牌都在美國手中,中國對此心知肚明”。

外國直接投資:2019年,美國在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為2690億美元,中國在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為1450億美元,但年流動量都出現了下滑,因為雙方收緊了政策管控。陸克文總結,這一領域的“脫鉤”速度要快於預期。

技術:中國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及其到2030年成為人工智能第一的目標,讓美國政府和公司更加警惕兩國在技術領域的高度相互依存。陸克文總結,相當大程度上的技術“脫鉤”不僅正在發生,而且“幾乎在20年前就已經開始,當時中國決定搞網絡主權,限制公民的信息自由流通”。

資本市場:美中整體金融關係超過5萬億美元,包括中國公司在美國股票交易市場上市的近2萬億美元,以及中國政府持有的1.3萬億美元美國政府債券。陸克文認為:“無論兩國政府有什麼戰略困難,維護這種安排仍符合兩國利益。”換言之,這一領域幾乎沒有“脫鉤”。

貨幣市場:雖然中國希望看到人民幣在全球市場發揮更大作用,但中國不願進行國內改革以創建深度靈活的可兌換貨幣市場,也不願推進讓人民幣成為主要儲備貨幣所需的法治改革。全球貨幣儲備中僅有2%是人民幣,而美元佔62%。這一現狀將持續一段時期。

教育、研究和人才:過去20年,超過300萬中國學生在美國大學接受教育,每年有超過35萬中國學生在美國學習。然而,過去兩年間,美國大學的國際學生註冊人數出現下滑,政策調整使各類簽證變得更難獲得。陸克文總結,在人才領域已經出現“脫鉤”的早期癥狀。

換言之,雖然副總統邁克·彭斯在2019年10月的一次演講中否認有“脫鉤”的總體政策,但一定程度的部分“脫鉤”註定會在新一年裡增加,尤其是在直接影響國家安全的技術相關領域。雙方都希望限制威脅關鍵基礎設施或對軍事態勢有重大影響的脆弱性。一些措施會是單方面的,就像北京過去十多年來所做的。至於美國採取措施限制通過貿易、投資和科學交流轉讓敏感技術,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近日就警告,“建立一個降低風險而又沒有過高成本的管控機制並非易事”。

複雜的供應鏈也不易解開。雙邊和多邊協商可以幫助防止部分的技術脫鉤淪為全面的貿易保護。例如,去年一個由中美兩國經濟學家組成的小組就建議為不同國家的貿易政策建立一個框架,界定雙邊協商的領域,同時對一些領域的調整提出建議,在這些領域,各國可以實施經過精確校正的國內政策調整,以把對國內經濟的傷害降到最低。其他可能對第三國產生外溢傷害的政策則交由多邊安排處理。

在大選年,更艱難的問題是美國和中國能否本着合作精神生產全球公共產品,管理相互依存,同時在其他領域展開競爭。誇大的恐懼和最壞情境分析或許會讓這樣一種平衡政策變得不可能。中美關係是一種“合作競爭”,而“智慧競爭”戰略的成功需要“合作”與“競爭”受到同等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