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瑩 前外交部副部長,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人工智能給我們帶來的挑戰

2019-12-17
194.jpg

眾所周知,人類距離實現超級人工智能還很遙遠。然而,人工智能在一些具體領域和特定情況與約束之下,已經超越了人類,而且其範圍在迅速擴大。人們對由此可能獲得的好處寄予厚望,但同時,恐懼和擔憂也隨之而來。

亨利·基辛格博士談到人工智能徹底改變人類意識的潛在可能性,擔憂人工智能或將終結啟蒙運動以來的理性時代。他是從歷史、哲學和戰略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的,他強有力的闡述令人深思。

美國在人工智能技術創新上處於領先地位,而中國隨後,尤其在人工智能技術的大規模和活躍應用方面成績斐然。中美兩國有更大的責任,去思考未來、思考應當怎麼做。

但是,我們在談論未來和如何面對技術進步之前,首先需要想明白,中美是要協調合作還是彼此對抗?當前兩國之間日益惡化的緊張關係,必然會影響到我們如何應對未來的挑戰。也就是說,未來我們是要共同努力,讓技術與人類共生,讓世界避免技術風險,並確保技術的進步能夠促進文明的繁榮?還是要分道揚鑣,各自挾持技術削弱甚至傷害對方?

我們的選擇將影響到未來如何應對科技進步帶來的挑戰。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經歷了大小多次危機,有的甚至威脅毀滅人類,才最終達成某些自我約束和共存的安排。當今世界更加複雜,得失的影響更大,難道還需要更大的危機才能找到正確的道路嗎?中美能否在現有世界體系內解決分歧、和平共處?抑或要如同美國一股力量所推動的那樣,彼此脫鉤,進而分裂世界?後者也是許多亞洲領導人乃至聯合國秘書長等多方呼籲、警告的情形。

中國30年多來一直處於高速工業化的進程中,採用的是兩個世紀以來世界上陸續出現的所有基本規則。今天,中國第一次躋身新技術進步的第一梯隊,除了盡己所能地向前邁進,中國人也逐漸意識到自身肩負的制定新規則的責任。

傳統的立法方式是,要在社會形成共識的基礎上,考慮如何制定規則。但是,現今的人工智能技術一旦投入應用,隨即便會出現對恰當治理的需求。所以,對任何政府而言,人工智能技術應用的監管都是一項新挑戰。對此,中國政府的政策是,一方面鼓勵相關產業的發展,另一方面提供總體指導方針。

中國的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專業委員會於今年2月由科技部牽頭組建,於6月發佈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的八項原則,包括和諧友好、公平公正、包容共享、尊重隱私、安全可控、共擔責任、開放協作、敏捷治理。為了推動這些原則落地,到2023年,政府將在全國布局建設20個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檢驗八項原則的實施和收集反饋。其他措施還包括提供開放平台,鼓勵企業制定自己的標準,人工智能研發項目也需要遵守這八點原則。

今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其中針對收集、處理自然人個人信息做出明確規定,要求必須“徵得該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等,而且把個人生物識別信息也納入保護範圍。另一項重要進展是國家網信辦發佈的《兒童個人信息網絡保護規定》,自2019年10月1日起生效。

人工智能技術的成長依靠的是科研人員分享思想、相互借鑒,是全球協作的產物,跨國企業構建的人工智能平台也在快速擴展。要想規範這個進程,各國需要制定互通的道德規範和行業規則。因此,中國在這方面的努力,也需要與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包括美國的努力,相互聯通和協調。為此,中國對與各國探討擴大共識、縮小差異,秉持開放態度。

不論中國還是美國都不可能壟斷世界的技術進步。如果兩國採取互補的態度,人工智能技術的前景會更加光明;但如果不再合作,雙方都將遭受損失,人工智能的總體發展也會付出代價。尤其是,如果任由傳統的地緣政治、零和競爭思維主導兩國關係,結果將是自毀性質的。

在增進了解和減少誤解方面,中方可以做的努力包括更加主動地與國際社會溝通。考慮到今日之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處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燈下,當我們發佈一些重要文件時,其貼切的譯文的發佈同等重要,對誤解的及時澄清也是必要的。例如,美方認為中國的野心是主導人工智能的未來,這方面的恐懼心理是美國將科技視為與中國進行戰略爭奪平台的主要原因。而引發這種擔憂的原因之一是誤讀了2017年7月在北京發佈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規劃提出了政府希望爭取實現的目標,第一步是到2020年中國的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第二步是到2025年基礎理論實現重大突破,部分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第三步是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需要提示的是,規劃中提出的目標是成為世界創新中心之一,而不是唯一和排他性的“中心”。對這個目標的正確理解非常重要,中方的這些期望都是合理和正常的。

美國試圖把高科技作為戰略爭奪的平台,而中方對此並不以為然。實際情況是,在這一領域存在着建設性和戰略性的相互依存,當然,無可否認,在科學和產業界,競爭在所難免。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的數據顯示,從2013年到2017年,中美兩國國際合作論文數量增長最快,合作論文達4000多篇。當前,美國企業在技術上(尤其半導體)領先,美國的大學也在世界上居於前列。而中國擁有最大的用戶市場,為算法更快的迭代升級提供了條件。中美如能相得益彰,彼此都能從中受益,但如果美方執意推動脫鉤,則會迫使中方尋求其他合作夥伴,或者自己設法解決,這也會削弱美國企業的地位和影響。

中國希冀的未來世界是一個相互依存的命運共同體,採取的政策是促進廣泛國際對話,積极參与合作,鼓勵制定共同規則,以實現安全、可靠、負責任的人工智能。正如習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中國願同國際社會一道,共創智能時代,共享智能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