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時代以「大國對抗」為美國外交政策核心

2019-01-31
B.gif

可以預見,達沃斯1月的天氣有晴朗的天空、寒冷的空氣和大概率的降雪。而政治氣候往往更多變。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自1971年首次舉辦以來,已經目睹了地緣政治氣候的巨大變化。

前20年是處在冷戰背景下。從1989年到2001年主要是“柏林牆”倒塌和前共產主義國家融入全球經濟。“911”之後,“反恐戰爭”、入侵伊拉克及其所產生的餘波主導了議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反全球化和民粹主義的興起開始就位。

今天的美國政府正在着重表達一種新的不詳主調。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把“大國對抗”置於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白宮分辯說,它是被迫對專制政權,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獨斷的、破壞穩定的行為做出回應。它指的是俄羅斯2014年對克里米亞的吞併,以及中國在南海受爭議的主權主張。

特朗普時代確實見證了大國關係的明顯惡化。過去一年,美國發起針對中國的貿易戰。儘管美國把投訴精準對焦在中國的貿易行為上,但無疑其動機是擔心中國意圖成為21世紀的主導力量。

克里姆林宮與特朗普先生2016年競選活動之間的關係仍備受爭議。不過,如果俄國人曾經期待特朗普先生上台後美俄關係迅速改善的話,他們是失望的。美國在特朗普任職期間加強了對俄羅斯的制裁,一定程度上這是由國會所推動的。俄羅斯在亞速海變本加厲侵犯烏克蘭之後,它與西方的緊張關係趨於激化。

儘管如此,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的政府確實有理由對特朗普先生的美國外交政策感到欣慰。後者對歐盟特別是德國的敵意給跨大西洋聯盟撕開了一個口子。特朗普先生一再表達對北約的質疑,克里姆林宮則指責北約意在攻擊俄羅斯。任何削弱北約的事情都會讓普京先生高興。

歐盟的混亂跡象越來越多。如果英國到時候脫歐,特別是如果英國與歐盟的爭執在脫歐之後繼續存在,歐洲的凝聚力將受到嚴重打擊。不久前,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似乎還是歐盟最有活力的領導人,但現在他面對着嚴峻的國內問題。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加劇了西班牙面臨的挑戰,意大利由一個民粹主義者和疑歐派組成的不穩定聯盟執政,他們正在推動採取更親俄的歐盟外交政策。

與此同時,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急劇下降,俄羅斯由於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再次成為一個關鍵參與方。特朗普先生有關美國打算從敘利亞撤軍的表態發出強有力的信號,說明美國仍在撤出該地區,而且美國是有意拋棄庫爾德盟友的不靠譜夥伴。特朗普先生的手下正試圖軟化撤軍決定,但這只會加深人們的印象,認為美國外交政策不可靠,而且令人費解。

美國中東政策的不可預測性意味着2019年將會有各種可能,包括美國重新採取軍事行動。特朗普政府拋棄巴拉克·奧巴馬總統談判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使美伊緊張關係急劇升級。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在成為白宮幕僚的好幾年之前就主張對伊朗發動軍事打擊。沙特事實上的領導人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身陷謀殺記者醜聞也增添了不確定因素,尤其考慮到特朗普白宮和沙特王室之間的特殊關係。

2019年伊朗有可能是一個地緣政治引爆點,另一個是朝鮮半島。去年6月特朗普先生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新加坡峰會,使在他執政第一年裡支配美國外交政策的緊張局勢得到緩和。但自此之後,朝鮮半島“無核化”進展甚微,這使華盛頓和平壤對彼此感到沮喪。如果這導致談判被放棄,軍事緊張局勢容易再次升級。

世界面臨的最大地緣政治問題,是美中這兩個最大經濟體關係的未來。如果特朗普政府繼續通過加征關稅施壓,後果將遠遠不限於商業和經濟領域。相反,美中貿易戰降溫將緩和這兩個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

但任何貿易休戰也許都是暫時的,因為長期而言美中之間的對抗很可能會加劇。達沃斯的藍天之外,陰晦的烏雲正在聚集。

全文翻譯自《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原文標題“Trump Era Puts Great Power Rivalry at Centre of US Foreign Policy”(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