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俞邃 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特朗普的演說令人困惑

2018-10-18
e.jpg

創新發展是時代潮流,但也往往會出現反潮流的“創新”尷尬。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莊嚴講台上令人費解的演講,便是一例。

特朗普這次演講給人印象最深也令人最困惑的,莫過於對全球主義的否定和攻擊。

據悉,美國共和黨內部曾就什麼是全球主義及其與民族主義的關係展開熱烈討論,看法不一。隨後國際上出現了一種關於新全球主義的論斷,認為新全球主義是一種更具戰略性的、面向未來的全球化,具體說就是用新概念、新標準、新秩序來約束和完善現有的全球化,從而實現一個健康有序、可持續的全新的全球化。

我想,這裡不值得就全球主義的紙上定義喋喋不休,重要的是弄清特朗普否定全球主義的實質所在。

理論上,特朗普總統將全球主義作為愛國主義的對立面,愛國主義的前提是“美國優先”。實際上,特朗普政府針對全球採取的諸多挑釁性行動(如退出國際協議、挑起貿易戰),無不以奉行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為特徵。不難看出,他竭力反對全球主義,是為了維護單邊主義。

那麼,在當今世界,單邊主義究竟有沒有生命力?

人類跨進21世紀以來,伴隨着科學技術的突飛猛進,同時也伴隨着各種自然和社會的危機威脅增多,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依存性大大加深,任何國家都難以脫離地球村而在孤島上獨善其身。這樣,全球主義作為多邊主義的同義語,成為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產物。全球主義是一種蘊含政治因素的理念,可以從不同角度加以解讀,但不應該人為地賦予貶義,更不應該任意對其加以鞭撻。

特朗普總統在演說中提到朝鮮半島局勢、伊朗核協議、敘利亞動亂等國際事件,加上應對氣候變化、打擊跨國犯罪、防治傳染病、防止核擴散等等,哪樣不是全球性的問題?歷史和現實都一再證明,這些問題必須也只能依靠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力量來幫助處理,而不可能由某個陶醉於單邊主義的國家說了算。

特朗普總統強調愛國主義,誠然無可非議,但愛國主義並非某個國家的專利。總不能說自己講愛國主義,卻容不得其他國家也有愛國主義。大眾平等的愛國主義匯合在一起,也就意味着全球主義。特朗普一再強調“美國優先”,這也不難理解,但這決不等同於歧視、損害他國的利益。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接受合作共贏這個多邊主義原則,恰恰是出於各自的非排他性愛國主義。可以說,全球主義是多邊主義的最大化。作為多邊主義載體的聯合國,正是適應全球化的需要發揮無可替代的特殊重要作用。

對於特朗普總統的這次演講,包括美國在內全世界那麼多耳朵在聽着,自有公論。

英國《金融時報》9月24日以《在聯合國,“美國優先”變成了美國孤立》為題發表社論。《今日美國報》網站9月25日報道稱,特朗普一邊痛斥聯合國的根基,一邊宣揚他單打獨鬥的“美國優先”政策。他撕毀國際協議的能力遠遠超過用更好的協議取而代之的能力。同日,美國《紐約時報》網站報道,特朗普對自己在任期前20個月內攪動全球秩序的努力不吝溢美之詞。同日,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抨擊了民族主義勢力的抬頭,稱其使國際合作機制陷入危機。他警告稱,我們今天看到的某些民族主義,是把主權當成攻擊他人的方式”。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也曾嚴正指出:“正是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多邊主義受到抨擊。”“面對人類和地球所面臨的巨大的、關乎人類存亡的威脅,我們只能為了共同利益而採取共同行動。”

德國總理默克爾更是認為,攻擊聯合國、反對多邊主義是一種危險。9月30日她在巴伐利亞州梅明根附近的奧托博伊倫歐洲政治研究會上警告特朗普不要繼續攻擊聯合國。她指出,特朗普並不認為多邊主義是解決方案,不了解任何雙贏的局面,“為了摧毀一些東西,而沒有拿出新的東西,我認為這是高度危險的”。

中國方面關於多邊主義的主張早已公諸於世,而且在全力踐行。這包括呼籲各國人民同心協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倡導國際關係民主化,堅持國家不分大小、強弱、貧富一律平等,支持聯合國發揮積極作用,支持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人們不禁要問,面對顯而易見的全球化趨勢,特朗普總統尋求各種借口反對多邊主義,是否旨在蓄意展示他的桀驁不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