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在朝鮮半島無核化中的作用

2018-04-12
1.jpg

美國與朝鮮之間達成無核化協議的前景已經黯淡,因為邁克·蓬佩奧和約翰·博爾頓宣告將接手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他們是超級鷹派人物,更願意恫嚇而不是談判。他們的角色不可能讓金正恩增加對美國政府所做承諾的信任。

即使兩位領導人達成一致目標,形成切實可行的協議也頗為困難。如果北京仍是局外人,事情就會更難,中國官員對這一前景自然也感到擔心。中共中央黨校的張璉瑰表示,核問題“涉及地緣政治和地區安全,中國當然要積极參与”。這不僅是滿足北京的國家自尊,也確實會增加核協議的成功機會。中國的參與對朝鮮談判進程和任何最終協議的實施都至關重要。因此,金正恩突訪北京是一個好消息。兩國政府和解,這使中國在未來談判中發揮更積極作用的可能性增加了。

美國總統也許把迫使平壤談判當成了自家功勞,但其實朝鮮一直希望與美國進行直接對話。克林頓政府末期,比爾·克林頓與金正日的會面就曾認真地被嘗試安排。另外,特朗普總統可能誤以為,在他離開峰會時,朝鮮的軍火庫可以安全地置於“空軍一號”掌控之下,但金正恩明確表示,他同意無核化的條件是安全得到保證。這意味良多,但幾乎肯定,他要防止重蹈利比亞卡扎菲放棄核導計劃後的覆轍,這是我去年訪問平壤時朝鮮官員所指出的。

但北京作為朝鮮的正式盟友,甚至是密友,可以在東北亞幫助建立新的安全架構。要有效做到這一點,中國必須參與與美朝雙方的談判。不過,中國的參與並非水到渠成之事。

中國人和朝鮮人按照規定把他們的關係形容為唇齒相依,但事實並非如此。平壤一直嚴格捍衛自己的獨立性,利用莫斯科制衡北京。至少在最近訪華前,金正恩對中國似乎還有異乎尋常的戒心:2013年他處決了他的姑父,一位政權內與中國的主要對話人;2017年他暗殺了同父異母的哥哥,他受北京庇護,在澳門生活。

也因此,金正恩掌權六年多以來,習近平沒有見他。習近平與韓國前總統朴槿惠會晤了六次,北京還同意聯合國逐步加大對朝鮮的制裁,到最後中國政府警告說,如果朝鮮挑起戰爭它不會伸出援手。(對美國預防性軍事行動做何反應,中國官方立場仍不明確,但很少人相信中國會直接與美國進行軍事對抗。)

然而正如“習金會”所示,朝鮮對中國的疑慮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它對美國的疑慮。1950年朝鮮入侵,美國出手拯救韓國,1953年為其建立安全保障,此後一直保持駐軍,並不時威脅要對朝鮮採取軍事行動。對待特朗普政府,平壤可能傾向於採用羅納德·里根的“相信,但要核實”哲學。

對韓國,朝鮮的態度也不太可能更積極。一直以來,平壤把韓國人蔑視為美國的“傀儡”。但在緩和特朗普政府的好戰情緒上,韓國最近扮演了有益的獨立角色。儘管如此,多年來朝鮮人都擔心被南方“吞併”。在某種程度上,與韓國的和平關係對金正恩政府來說是和戰爭一樣危險的。

任何成功的無核化協議,都要求建立促進經濟發展、保證政權安全和地區和平的機制。而最重要的,是對其中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有可靠約束。對平壤來說,口頭和書面保證大概是不夠的。中國經濟上對朝鮮介入過深,也許讓朝鮮難以承受,韓國、日本、俄羅斯和美國都可以用不同方式幫助朝鮮的發展。

安全方面則更為複雜。一份正式和平條約不可或缺,美國減少軍事存在甚至從半島撤出全部軍隊可能也是必要的。最後,鄰國尤其是中國提供某種形式的安全保證也許不可避免。

中國在半島的利益最大。它與南北雙方的關係最深,在這一地區最有可能與華盛頓發生安全衝突。制定讓朝鮮、北京和美國都滿意的政策、組織和流程需要花大氣力,因此,就這些問題開啟多邊對話就更顯得更為重要。而且,由於華盛頓對中國挑起貿易戰,習近平政府可能更加不願意與美國合作。它也許會把對半島無核化的希望往後放,先致力於對付咄咄逼人的美國。得知特朗普總統打算放低貿易要價,以換取中國幫助對付平壤之後,北京有可能改弦易轍,加大討價還價的力度。

最好是在峰會之前讓有爭議的問題表面化。中國提供幫助的開價究竟是多少?是否合算?中國和美國如何合作支持一個無核的朝鮮?做到這一點殊非易事,但要讓維持和平的機會最大化,這是必需的。

特朗普和金正恩即將舉行的峰會提供了巨大機會,但也可能遭到災難性失敗。如果特朗普總統覺得被金正恩出賣,那麼他窮兵黷武的新顧問邁克·蓬佩奧和約翰·博爾頓就可能建議進行對抗,甚至戰爭。而如果總統的期望是現實的,達成協議就有可能。這需要努力、耐心和朝鮮鄰國的參與。儘早並不時讓中國參與這一進程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