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尹承德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特朗普外交失色與美國社會生態的演變

2018-03-02
S4.jpg

特朗普最近多次發表講話,高調炫耀其一年來的政績,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國情咨文中更是用近1/3篇幅大談其“歷史性”非凡成就。這些政績幾乎清一色是內政方面的。在外交領域除對華關係相對穩定等少量亮色外,基本乏善可陳,是後冷戰時期美國歷屆總統執政第一年最失色的。美國的國際關係罕見惡化,國際信譽和影響衰降,在國際上幾陷孤立。

特朗普是民粹主義意識較重的總統,既承襲了傳統建制派“美國獨大”的霸權外交政策,又使之帶有民粹色彩,對外政策比傳統建制派更強硬和非理性。

其一,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搞民族利己主義。他公開宣稱“世界必須為美國利益第一讓路”,這就是說世界其他國家必須為美國的利益服務甚至作出犧牲。其行動,從“退群”到毀約,從限制移民到貿易保護,從強化同盟關係到重定戰略對手,從擴充軍事力量到制裁異己國家,無不是把美國利益凌駕於別國之上和損人利己的。但最終結果是損人而不利己。

其二,不顧道義支強欺弱。這集中表現在他改變美國歷屆總統偏袒以色列而在巴以間維持適度平衡的相對溫和政策,轉為支以壓巴,承認巴以爭端的核心耶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決定在2019年前將美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城。在巴以爭端中巴勒斯坦是弱者與被欺凌者。特朗普此舉表明他站在以色列一邊欺壓巴勒斯坦,無異助紂為虐,突破了道義底線,引起巴方的強烈反彈和阿拉伯國家聯盟、伊斯蘭國家聯盟和包括所有美國盟國在內的聯合國會員國的同聲反對,這些組織和聯合國大會都通過決議指出美國此舉為非法。

其三,一意孤行毀約“退群”。特朗普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接連否定和退出一系列國際協定,包括退出TPP,否定伊核協議,退出巴黎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難民與移民問題協定,退出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制定進程,甚至一度宣布將退出WTO,並盤算要退出聯合國。他還決定同多國重談已簽署的自貿協議,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毀約行為。他毀約和退群之多在美國和全球都是空前的,嚴重衝擊全球治理與經濟全球化進程和世界和平安全與發展事業。

其四,侮辱弱小國家。特朗普歧視欠發達的弱小國家,如多次誣稱非洲國家是“垃圾國家”,最近一次與國會議員討論有關移民法案時甚至辱罵非洲和一些加勒比國家是“糞坑國家”,引起公憤。54個非洲國家和加勒比共同體發表聲明表示不滿和譴責,聯合國有關官員說特朗普用如此不堪的言語侮辱他國反映了美國政策正在打開人性中“醜惡的一面”。

特朗普執迷於搞“美國第一”,結果適得其反,削弱了美國的國際公信力、影響力和國家軟實力,加速了美國霸權地位的衰落。但他仍不以為然,自我感覺良好,甚至自我標榜是林肯以後最有作為的總統,繼續我行我素,且大體上還行得通。美國政壇的這種現象固然同美國經濟狀況向好分不開,更與美國社會生態的演變密切相關。

首先,金融危機加劇了美國貧富兩極分化。到2016年,1%的富人掌握全美40%的財富,40%的民眾近乎無產;而在1970年1%的富人只佔全美財富的9%。嚴重的兩極分化招致社會狀況惡化。其次,人口結構的重大變化。隨着移民不斷增多,原先佔人口絕大多數的白人所佔比重不斷下降,現大約只佔全美人口的60%,不少白人擔心過不了多久,白人將淪為美國的少數民族。再次,美國產業空心化使失業人數激增,有關階層增強了對精英政治的不滿。還有,美國實力地位持續衰降激發了美國人的憂患意識和對精英治國無能的反感。這些是產生民粹主義的豐厚土壤。以白人為主的中下層民眾大多有反移民排外反全球化傾向,厭棄建制派的政治正確,而歡迎標榜“讓美國再次強大”為己任的非建制派人物特朗普。儘管特朗普外交上搞不好,內政上也有瑕疵,他們仍然是他的忠實支持者。屬於美政壇右翼的共和黨控制了國會兩院,他們為了一黨之私,同極右與民粹思潮合流,堅定支持特朗普。這是特朗普能夠上台並能推行其政策的根本原因。

形勢比人強。外交上的挫折應該能使特朗普總統有所警醒。他不久前在達沃斯論壇講話和在國情咨文中的語調就比較溫和,而且表示他主張美國第一不是要美國獨善其身,而是要同他國合作。這就比較積極,能覺今是而昨非,是一種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