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漸行漸遠的美歐同盟關係

2018-02-27
S2.jpg
路透社

特朗普入主白宮後,美歐同盟關係便進入多事之秋。在幾乎所有重大地區和國際問題上,美歐都存在分歧,齟齬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歐關係漸行漸遠,進入二戰之後最困難的時期。

特朗普上任後“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火就燒向歐盟,在歐洲一體化、軍費、貿易、難民等問題上發表了大量反歐言論,引起歐盟國家的不安和憤怒。布魯塞爾和柏林針鋒相對,聲稱要將特朗普列為“歐盟面臨的全球威脅之一”,“歐洲人必須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美歐關係將從傳統盟友關係轉變為“更加務實和交易性質的關係”。

在“跨大西洋聯盟”歷史中,歐盟與美國鬧矛盾並不少見。如美國前總統布殊在2001年曾以“抑制經濟增長”為由,宣布退出1998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遭到歐盟的口誅筆伐。又如美國2003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法德反對並拒絕參加美國的戰爭冒險。

但是,與前幾次鬧彆扭不同,此次歐盟不是在孤立的一件事上與美國發生衝突,而是整體上脫離了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軌道。這是戰後美歐關係史上前所未有的。除涉歐事務外,對於其他重大國際問題,如特朗普質疑“北約”有效性,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威脅退出伊核協議,進一步強化對古巴金融和商業封鎖等,也都遭到歐盟反對或抵制。此次美歐交惡帶有全面性、綜合性和全局性。

在特朗普時代,美歐在外交領域出現“分道揚鑣”現象,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政策,以犧牲包括盟國在內的他國利益為代價,把實現美國利益最大化作為其全球戰略的目標。一是特朗普施壓歐洲盟友增加防務開支,多交保護費,而後者堅持按照既定安排提高本國軍費;二是隨着特朗普宣布退出TPP,美國批評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是“披着雙邊貿易協定外衣的”多邊協定,TTIP談判也不了了之;三是特朗普日前指責歐盟貿易政策“非常不公平”,並暗示會進行反制。對此歐盟警告稱,如果華盛頓當局實施貿易限制,歐盟將會作出“迅速且適當的”回應;四是特朗普上月中旬向德法英發出最後通牒,限120天之內與其談妥修改伊核協議,不然美國就退出該協議,而德法英堅持伊核協議不能動,對於特朗普威脅不予置理。

一句話,特朗普不要名聲要實惠。特朗普認為,無論是在軍事安全領域,還是在經貿合作和應對非傳統安全方面,歐洲盟友過去佔了美國太多便宜,美國吃了大虧,這樣的“冤大頭”美國再也不能當了。從一定意義上說,特朗普推行“美國優先”政策的過程,也是美歐利益再平衡、同盟關係再塑造的過程,雙方之間出現矛盾和衝突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特朗普將其當選美國總統,視作反建制、反移民、反主流的民粹主義運動在美國的勝利。特朗普奢望要將這項運動推廣到全世界。不管是英國脫歐公投,還是歐洲國家大選,特朗普都發推文支持分裂歐洲一體化的力量。受特朗普現象的鼓舞,民粹主義勢力在有些歐洲國家抬頭,動搖歐盟主權聯合體的根基。這成為美歐關係惡化的重要誘因。

經過一年多的較量,歐媒評說,歐盟已對特朗普政府不抱希望,而是把着眼點放在後特朗普時代,當下主要聚焦於止損,盡量降低美歐關係受傷害的程度。

近來,歐盟明顯加強了聯合自強的行動。日前,法德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進一步深化法德合作,重振歐洲一體化進程,重啟陷入停滯的法德“雙駕馬車”。歐盟去年年底批准了成員國之間防務領域“永久結構性合作”,其中包括成員國家共同發展軍事實力、投資合作項目以及加強各國武裝力量。正如德國外長加布里爾所說,“這是朝着獨立和加強歐盟安全和防務政策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去年年底歐盟與日本完成自貿協議談判,將打造世界最大的經濟開放區,此舉標誌着雙方摒棄貿易保護主義立場。

然而,在特朗普時代,美主歐次的大格局難以改變,加之特朗普的不確定性,歐盟如何平穩度過特朗普時代,迎來後特朗普時代美歐同盟關係的新未來,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