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國情咨文是一個危險信號

2018-02-08
S4.jpg

特朗普總統剛剛發表了他任內的第一個《國情咨文》。咨文大部分篇幅在講國內情況,包括經濟、減稅、能源、基礎設施等美國人最關心的問題。在講到外交政策時,咨文保持了與新近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保持了同一調子,稱“在世界上,我們面臨著流氓國家、恐怖主義組織,以及中國與俄羅斯對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價值觀的挑戰。面對這些危險,我們知道,虛弱必將導致衝突,無可比擬的力量才是我們防務的最好手段。”接下來,特朗普講得多的是朝鮮和“伊斯蘭國”組織,對中、俄沒有再展開,原因也清楚,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家防務戰略報告》中已經講得夠多了,這裡無須重複。這三個文件表明,特朗普政府對當前的世界、對大國關係有着與國際社會非常不同而且危險的看法。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認定,美國處在一個“異常危險的”、“競爭的世界”當中,威脅來自三個不同的層面:中國、俄羅斯這樣的大國;朝鮮、伊朗這樣的“流氓國家”;恐怖主義。國防部的《國家防務戰略報告》(摘要)明確認定了地緣戰略的回歸:“我們正面臨著不斷惡化的全球失序……國家之間的競爭,而非恐怖主義,已經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切”,而與美國競爭的第一個國家就是中國。這一判斷顛覆了過去20多年國際社會同時也是歷屆美國政府的共識:冷戰結束後傳統的安全威脅下降,非傳統的威脅上升,國際社會應聯手應對非傳統威脅,諸如恐怖主義、金融危機、氣候變化,這是大國關係的新的基礎。這個報告與冷戰後美國歷屆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都有一個極明顯的區別:以前美國的類似報告講到中國和中美關係時都講兩面。首先講中國的發展和進步,中國的經濟發展給地區和世界帶來的好處,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和合作;同時講美國對中國的不滿, 以及兩國間的分歧與競爭。但本屆政府的報告只講一面,只講中國的“問題”,只講中美之間的競爭。這種競爭是全面的,在經濟(這是特朗普政府特別關注、講得最多的)、意識形態、地緣政治、軍事、文化教育等各個方面無所不在。報告自稱是“結果導向而不是意識形態導向的有原則的現實主義戰略”,但其實報告浸潤着濃厚的意識形態,所謂“結果”也是片面的、被歪曲的,讀來像煞《大國政治的悲劇》(Great Power Politics)的翻版。報告明確把中國定位為“競爭者”和“修正主義國家”, 這也是以往類似報告所未見的。

為了應對中、俄的競爭,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要求國會增加軍費,要“結束對防務危險的封存,全力支持軍隊”,尤其是要重建美國的核武庫,使之現代化。據說,國防部即將出台《核態勢評估報告》,可能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門檻。這一切對美國、對國際社會都發出了危險的信號。

首先,這對美國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對一年來美國經濟狀況大加褒揚,確實,特朗普好運,趕上美國經濟處於上揚時期,但美國經濟仍有突出的問題,那就是不斷飆升的財政赤字。現在特朗普要大幅增加國防費用,2018財年比上一財年增加了14%, 這在後冷戰時期世界上是沒有先例的。特朗普剜肉補瘡,削減了包括國務院在內的其他各部門的費用來擴充軍備,這已經帶來了政府內部的失調。他還要投資搞基建,美國將越來越寅吃卯糧,債台高築,有的經濟學家已經在警告,一個比2008年更大的危機可能正在醞釀之中。

其次,這對中美關係是一個危險信號。基於中美兩國不斷擴大的共同利益和合作領域,冷戰後歷屆美國政府總體來說實行的是接觸加牽制的對華政策。奧巴馬政府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帶有牽制、平衡中國的意向,但兩國的合作仍然在深化,在應對金融危機、應對氣候變化、處理伊朗核問題等方面中美合作是卓有成效的。這對中國有利,對美國有利,對世界有利。但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說,由於中國與美國的競爭,要對過去的接觸政策進行反思,過去認為讓中國融入國際體系和全球貿易會使中國成為可以信賴的夥伴的假設“是錯誤的”。這是近年來美國對華政策辯論中強硬派觀點的反映,顛覆了對華政策的根基,特朗普今後對華政策的走向就真令人擔心了。

第三,這對國際社會是一個危險信號。《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自稱“不是意識形態導向的”,但其實報告的意識形態色彩極濃,將世界重新劃分為兩個陣營,“自由社會”和“壓制政權”,美國要與價值觀相似的國家加強合作來對付“壓制”,這是分裂國際社會的信號。到了21世紀,全球化、互聯網已經把世界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現在不是冷戰時期,也不可能回到冷戰去。世界存在着許多需要各國合作應對的問題,缺的恰恰是全球治理。特朗普政府的這種立場只能給全球治理設置新障礙。但歷史車輪不會倒轉,如果特朗普政府堅持這樣的冷戰立場,他的政策早晚是要撞南牆的。小布殊政府打了伊拉克戰爭,損害了美國的硬實力和軟實力。特朗普政府如果刻意要與中、俄競爭,對美國無疑是凶多吉少。要使“美國重新偉大”,加強與中國的合作乃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