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震 上海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博士,上海反恐研究中心理事

國際反恐不能只算經濟賬

2018-01-26
S5.jpg

2018年伊始,特朗普總統就在推特上指責巴基斯坦配合美國反恐不力,把美國領導人當成“傻瓜”,“除了謊言和欺騙之外什麼也沒有”。1月4日白宮正式宣布,在巴基斯坦承諾打擊該地區所有恐怖分子之前,將停止數億美元的對巴安全援助。特朗普政府這一舉動不僅給南亞反恐局勢帶來新變數,也凸顯了其對於國際反恐合作的狹隘認識。

美國和巴基斯坦之間在反恐問題上的矛盾並非始於今日。“911”事件後,柯林·鮑威爾國務卿在給穆沙拉夫總統的電話中明確表示:“你們要麼和我們在一起,要麼成為我們的敵人。”理乍得·阿米蒂奇副國務卿也赤裸裸地威脅到美國訪問的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長馬哈茂德:“如果巴方選擇與恐怖分子站在一起,就要準備被炸回到石器時代。”在壓力之下,穆沙拉夫總統同意支持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動。但是,馬哈茂德也明確告訴時任美國駐巴大使的溫迪·錢伯林:“反恐不能意氣用事,真正的勝利只能通過談判實現。如果塔利班被根除,阿富汗將會回歸到軍閥時代。”由此可見,雖然巴基斯坦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迫加入美國領導下的反恐陣營,雙方在反恐問題上的分歧從未消失。

隨着反恐戰爭不斷深入,雙方的矛盾也開始進一步凸顯。特別是2011年美軍在巴基斯坦境內的阿伯塔巴德擊斃本·拉登後,美國媒體和學界開始出現巴基斯坦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的爭論,美巴反恐合作首次出現危機。事實上,為了支持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巴基斯坦已經付出極大代價。據巴方統計,2003年到2017年,巴方在反恐戰爭中的花費高達上千億美元,遠高於美國對巴基斯坦的各類援助。除此之外,大量巴方軍警執法人員在反恐戰爭中犧牲,還有眾多巴方平民在美國無人機攻擊造成的連帶性傷害中喪生。然而,這只是反恐戰爭中非常有限的“可見”成本,更大的代價是巴基斯坦公開與跨國性聖戰恐怖組織開戰所遭到的恐怖報復,以及由此造成的國內族群矛盾激化、社會治安問題凸顯、投資環境惡化等一系列問題。這是代價更為高昂且不易為人覺察的“隱性”反恐成本。根據南亞恐怖主義監測門戶網站(SATP)統計,2000年在恐怖襲擊中死亡的巴基斯坦人數僅為45人,到2012年這一數字高達3759人,其中僅當年安全部隊犧牲人數就高達700多人。2001-2017年,因恐怖襲擊而死亡的巴基斯坦平民和安全部隊人員高達29033人。其中,巴安全部隊犧牲人數為6887人,遠高於同期美軍在阿富汗的陣亡人數2297人。

從本質上說,美巴之間的分歧並不在於反恐本身,而在於對未來阿富汗局勢的認識和理解。在巴基斯坦看來,美國已經在阿富汗擊敗了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但是,美國無法根除塔利班勢力。未來阿富汗的前景取決於政治和解,而塔利班在這一政治進程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美國而言,儘管“基地”組織在阿富汗的影響力已經日薄西山,但美國始終無法維持阿富汗反恐戰爭的成果,即無法建立一個穩定的、可持續的、親美的阿富汗政權。在美方看來,擁有一定社會根基和武裝力量的塔利班恰恰是這一問題的癥結所在。小布殊以來的歷屆美國政府均無法接受塔利班在未來阿富汗政治進程中扮演任何角色,因為這將意味着“911”以來美國在阿富汗反恐戰爭中僅存的成果拱手與人。這一政策正是當前美國阿富汗政策困境的根源所在。一方面,奧巴馬以來的美國政府希望收縮反恐戰線,最終從阿富汗撤軍,以便重新聚焦國內經濟建設。另一方面,美國又無法突破阿富汗目前的政治僵局,更不可能草率撤軍,因為這極有可能導致阿富汗局勢徹底失控,重新成為全球聖戰恐怖分子的樂園,或引發類似伊拉克“伊斯蘭國”組織一樣的地區危機。

隨着“伊斯蘭國”勢力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被擊潰,如何體面地結束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已經被特朗普政府提上了日程。就目前而言,任何關於阿富汗和平進程的解決方案都不能忽視塔利班的角色。巴基斯坦或許可以在此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但這一作用並不能被無限放大。首先,阿富汗塔利班在奧馬爾死後已經陷入了嚴重分裂,被一些西方媒體稱為“壞塔利班”的強硬派拒絕進行和談,巴方對這些強硬派的影響力非常有限。其次,塔利班不同於“基地”組織,它是在阿富汗本土自發成長起來的一個激進武裝派別,在阿富汗南部地區擁有深厚的社會基礎和跨國網絡,無論美國還是巴基斯坦,要想徹底打敗塔利班絕非易事。最後,特朗普政府對巴基斯坦的公開指責和經濟利益算計會使後者更擔心未來反恐戰爭帶來的報復成本問題。換言之,對美國政府及其政策失去信心的巴基斯坦,更加不會冒遭受恐怖報復和局勢失控的風險,為配合美國反恐而進一步與各種聖戰武裝發生直接衝突。

也許,特朗普政府可以輕易地將巴基斯坦視為美國阿富汗反恐政策失敗的“替罪羊”,但這並不能成為解決阿富汗困境的替代性方案。巴基斯坦或許不是美國的盟友,但也不應該成為美國的敵人,它是美國全球反恐戰爭中的一個重要夥伴。雙方的合作需要基於共同的目標和利益,需要互相尊重與理解,而不是粗暴的指責和施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