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對華變臉是被助手挾持?

2018-01-10
S1.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12月18日在華盛頓特區的羅納德·里根大廈和國際貿易中心講述他的“國家安全戰略”。(法新社)

特朗普總統日前批准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包含許多不實的內容。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報告竟說中俄是侵蝕美國安全和經濟利益的“修正主義國家”。

實際上特朗普執政近一年來,對世界現狀和國際規則隨心所欲地“加以修改和重新審查”,要說他是“修正主義者”,一點也不冤枉。

特朗普對全球事務方方面面進行“修正”。什麼國際協議、國際準則和國際慣例,凡是不合他胃口的一概施以斧鉞:斃了TPP,認為它對美國是個拖累;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理由是地球並沒有變暖,美國不想被騙錢;以UNESCO對美國和以色列不公平為口實,退出該組織;重新談判已運作數十年的北美自貿區;撤回美國同歐洲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談判;不斷敲打聯合國,最近又發出削減聯合國2018-2019年度核心預算2.5億美元的提議;認為好幾個國家經過多年努力才搞出的伊朗核協定對美國不利,準備不予承認;揚言要修改國際貿易準則,將其核心“自由貿易”更改為“ 公平貿易”。如此等等。

特朗普總統做這一切,都是以“美國優先”為出發點,以“讓美國重新強大”為目標,對別國的利益全然不顧,被批評為目空一切、任性和自私。在美國國內,特朗普逢奧巴馬必反,似是要將前任的政治遺產清除乾淨。他不僅把奧巴馬稱中國的“夥伴關係”改為“競爭對手”,還一反歷屆總統的外交戰略,同時與中俄兩個大國搞對抗,不惜犯國際戰略大忌。

對中國,特朗普似在採取變臉術。他上任不到一年,已九次跟習近平主席通電話,稱通話十分“良好”,十分“熱切”。在訪華期間,更是說了中國很多好話,表現出想同中國發展友好關係的願望。他甚至告訴日本首相安倍,美中雙方正處於友好相處的過程中,同中國相處好了,對亞太地區國家都有利。

然而,在戰略報告中,中國轉眼成了“戰略競爭者”,還數落中國許多不是。對華前恭後倨,甚是怪異。報告說,“中國尋求將美國趕出亞太地區”,這完全違背事實。中國領導人一再說,太平洋很大,足夠容納下中美兩國。中方主導下的亞投行一直對美國敞開大門,中國也一直歡迎美國加入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對加強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合作共贏表現出足夠的誠意。

報告指責“中國以其他國家的主權為代價,擴充自己的權力”。這話當然有所指,首先是在影射南海問題。不過,這已經是脫離實際的臆想,是不起任何作用的煽動。現實是,中國同東盟國家的關係有很大改善,《南海行為準則》已達成框架。中國和東盟國家一致同意,要打造更高水平的戰略夥伴關係,構建更為緊密的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自然,釣魚島問題也在影射之列。釣魚島自古就屬於中國,後來被日本侵佔,1945年發表的《波茨坦公告》重申了《開羅宣言》的規定,戰敗國日本要把侵佔的中國領土全部歸還中國,其中就包括釣魚島。中國海警船對釣魚島海域加強巡航,是行使保衛領土和領海主權的權力,具體說,是為了確保中國漁民在釣魚島附近海域捕魚的合法權益。這已經成為常態,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可以看出,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對中國的認定,不太客觀,缺乏理智,與先前的說法有矛盾。為什麼會這樣?美國媒體作出挺有意思的解釋。

美國《野獸日報》12月18日刊登題為《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忽視了特朗普》一文稱,“報告被認定是特朗普總統應對世界事務的戰略,但它其實是一個粉絲小說,由其助手撰寫”,傳出的是特朗普助手的聲音,而不是總統本人的聲音,“好像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巧妙地取代了特朗普”。美國《外交政策》斷言,“現實中,被提交國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不是很快被忘記就是從未真正實施”。

上述說法或許並非空穴來風。若果真如此,特朗普總統應跳出這個報告,不被腦子迷糊或故意給他下套使壞的手下所蒙蔽所左右,而要保持清醒頭腦,客觀理性地看待世界,對待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