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美國優先」改變了世界

2017-08-01
S4.jpg
2016年7月20日,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第三天的開幕式上,代表們高舉着“美國優先”的標語。(蓋蒂圖片社)

以“美國優先”為圭皋的特朗普政府上台半年多所帶來的執政效果,不但改變了華盛頓政治生態,也改變了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體制。有西方輿論認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是可與前蘇聯解體相提並論的重要事件。這未免有些誇張,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越來越意識到,其深遠的影響不可小覷。

“美國優先”十分直白,經總統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科恩詮釋之後,其內涵更為清晰,也即世界並非一個全球社會,而是一個各個國家、非政府力量和企業彼此爭奪優勢的競技場,這是當前國際事務的根本特徵。換言之,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國優先”是赤裸裸的叢林法則,零和博弈,贏者通吃。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是帶着對外部世界“怨憤”、“不滿”和“秋後算賬”的情緒入主白宮的。他在就職演說中說,“幾十年來,我們以美國工業的衰落為代價替別國工業輸送營養”,“致力於保衛其他國家的領地,卻忽略了我們自己的領土”,“幫助其他國家走上了富裕之路,我們的工廠一個接一個倒閉,而成千上萬被落在後面的工人遭到長久的忽視”。他誓言要改變這一切,“美國再也不能讓所有外國人當傻瓜一樣戲弄”。

盟國首當其衝,成為特朗普“撥亂反正”的主要整肅對象,這導致美國與盟國關係出現嚴重裂痕。在貿易、防務費用分擔等與美國利益直接有關的問題上,特朗普直言不諱,炮轟德國、日本、韓國等操縱匯率,謀取對美貿易不正當優勢,指責北約成員國“塔便車”、“侵佔美國納稅人利益”。他要求限期整改,如北約成員國必須在今年內實現軍費開支占國民生產總值2%的目標。他還敦促韓國立即舉行修改美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同時施壓日本儘快開啟美日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並確定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此外,他威脅徵收高額進口關稅,維護美國特定行業的利益。

在移民、歐盟一體化問題上,特朗普也是有話直說,批評德國難民政策是“犯了災難性錯誤”,稱讚英國脫歐是件“偉大的事情”,支持法國大選中代表瓦解歐洲一體化進程的力量。更為嚴重的是,特朗普不顧起碼的外交禮儀對德國惡語相加,直指歐盟已淪為“德國的工具”,“德國非常壞”云云。

推行“美國優先”半年多時間,令美國成功地實現了自我孤立。特朗普以避免打擊美國經濟,減少就業機會外流和防止競爭力下降為由,先後宣布退出TPP和巴黎氣候協定。在氣候變化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問題上,美國在不久前召開的G7、G20峰會上拒絕接受國際社會主流看法,拒絕參與國際治理體制,形成了美國一家對抗其他成員國的6:1和19:1的尷尬局面,使美國陷入了二戰結束以來空前未有的孤立。“美國優先”也是美國國際地位和綜合國力衰落的反映。俗話說,有一份付出就有一份收穫。美國不肯承擔國際責任和義務,大幅度削減對外援助,從短期看是兌現競選承諾,維護基本選民的支持,而從長期看則將削弱美國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力,降低其參與國際治理的公信力、話語權和主導權。美國說話不靈了,斡旋卡塔爾斷交風波失敗便是一例。

鳥飛各投林。美國利益至上和任性行徑,不但引起盟國的不滿和反對,也促使它們重新思考與美國的關係,離心傾向上升。日前,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現在是德國和歐洲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時候了,她在公布的競選綱領中把美國從“朋友”降級為“夥伴”,一詞之改,非同小可,主從盟友關係下調成了平起平坐的夥伴關係。

加拿大領導人也表示,在一個美國不再可依靠的世界裡,加拿大應該確立自己清晰的獨立路線。日本只做不說,但動作頻頻,如力推沒有美國參加的TPP,宣布與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緩和對華關係等,試圖牽制美國對其施壓,為自己獲得更大的外交騰挪空間。此外,澳大利亞、法國和墨西哥等國也都在重新評估自己與美國的關係以及在世界的位置。

簡而言之,世界格局的板塊正在發生鬆動,不排除繼續演進出現漂移的可能,這既是危機四伏的時代,又是充滿機遇的時代。我們應該站在歷史潮頭,運籌這一大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