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海牙判決或將開啟克制外交

2016-07-20

海牙國際仲裁法院在一項里程碑式的判決中,支持了菲律賓訴中國的大部分南海主張。法庭駁回中國有關歷史上獨享南海控制權和南海資源的公開立場,判定中國侵犯菲律賓主權,並因建設人工島嶼“嚴重損害珊瑚礁的環境”。南海其他聲索方包括台灣、馬來西亞、越南、汶萊和印度尼西亞。

South-China-Sea-624x366-SMALL.jpg
圖片來源:中央情報局、美國宇航局、中國海事局。

中國拒絕承認該法庭管轄權,抵制訴訟程序,並發表強硬聲明,表示“該裁決是無效的,沒有約束力,中國不承認、不接受”。華盛頓一方面敦促中國尊重法庭仲裁結果,一方面呼呼南海各方避免作出“挑釁性聲明或行動”。菲律賓外長對判決結果表示歡迎,但敦促有關各方“克製冷靜”。他早些時候曾表示,法庭裁決後,菲律賓會作好準備,與中國就聯合開發南海資源舉行雙邊談判。

南海水域面積接近400萬平方公里,每年通過的商業運輸規模達5萬億美元,佔全球的三分之一。這使它成為世界上最重要貿易大動脈之一。由於預計蘊藏110億桶石油和190萬億立方尺天然氣,並擁有全球12%的漁業捕撈,這片海域成為本地區和域外國家顯而易見的戰場。

早在共產黨執政之前,中國就宣稱對南海擁有以“九段線”為標誌的主權,它包含南海所有地物,包括“低潮高地、岩礁”和小型“島嶼”。圍繞這些地物有不同的海洋權利。中國被指控通過填海造地和在上面修建設施,造出了3200英畝領土。

儘管裁決只涉及菲律賓與中國的爭端,但它會促使其他國家提出同樣對抗中國“九段線”的主權要求,從而增加中國談判解決重疊主張的壓力,限制中國的南海主張。旁生任何枝節都會破壞中國的國際地位。

在菲律賓,總統換人似乎預示着解決菲中分歧的方式有所改變。對6月30日任滿的前總統阿基諾來說,對抗中國成為一種個人使命。與此同時,羅德里戈·杜特爾特總統在競選期間發出了和解信號。執政數周后,菲律賓外長亞賽透露,政府正提名一位特使去與中國談判緩和緊張關係。但由於判決明顯對菲律賓有利,對話能走多遠將受到限制。

中國認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旨在遏制中國崛起。這一戰略2012年提出,內容是到2020年把美國60%的海軍力量部署在太平洋。中國還擔心美國耍花招,利用與日本、印度、越南、菲律賓的潛在夥伴關係保持其對南海的控制。

華盛頓“世界領袖”或在西太平洋“佔據優勢”的說法有自我實現的勢頭,結果是在一些國家遭到反彈。中國在這些國家中地位獨特,它不贊成現有的美國秩序。

因此,南海的航行自由問題,是對華盛頓保持西太平洋主導地位能力的考驗。

美國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行為是虛偽的,因為它自己並不是《公約》成員。中國從未乾預過商貿航運,而且高度保證商業運輸將來不會出問題。只要中國自身經濟崛起離不開南海的航行自由,它就不會干擾那裡的商船往來。

中國對南海大部分區域擁有管轄權,這是中國經濟實力上升的自然結果,它也必須保護它的後院。低估中國追求國家利益的意志力將是蠢不可及的。

雖然中國在“岩礁和地物”上人工造島有挑釁性,但美國通過航行自由挑戰中國的所作所為,包括兩次航母調動,同樣也具有挑釁性。此類行為即使是因為失誤,也會引發武裝衝突。

所有人都明白,中國不會退讓,他們也無法搶走中國對“九段線”內所佔島嶼的控制。但中國不希望被當成該地區的不良少年,它很可能私下遷就其他國家獲取勘探開發經濟優勢的立場。中國的野心抱負需要有友好的周邊,它必須向東盟國家釋放善意,消除給人的霸權企圖印象。

所有各方都應該牢記漢斯·摩根索教授著名的外交原則:永遠不要把自己置於一個進而受損、退而丟臉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