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史劍道 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

BAT值得擔憂但無需過度擔憂

2017-02-03

唐納德·特朗普已經就任美國總統。是時候超越競選言論和空洞的“貿易戰”論調來探討具體政策了。對於尋求改革美中貿易的新一屆美國政府來說,存在多種政策選擇。其中一種的部分細節已經明確,並獲眾議院共和黨高層的強力支持,這就是邊境調節稅(BAT)。

S4.jpg
據統計,邊境調節稅將導致美國家庭每年多支付1700美元用於衣服、食物和日常必需品。

BAT只是更宏大的稅收改革計劃的一部分。無論是整體改革還是具體的BAT,都有利有弊。擬議中的BAT被調整甚至否決也完全有可能。特朗普總統對BAT的態度有所波動,但他明確表示會出台某種形式的邊境稅。在本文寫作時,BAT是根本性改革而非改良美國貿易政策的首選方案。

BAT是對更宏大改革計劃中的20%商業現金流稅的修正,主要是不允許公司抵扣進口。同時,出口將可獲得免稅。出口商所獲的稅收優惠可能有所調整,但其效果則不變:與現行體系相比,新方案將補貼美國勞動者。

要實現這些目標,更好的方案是降低工資稅,但這麼做的政治風險太大。而擬議中的BAT則沒有太大爭議性,因為其不僅將幫助美國工人,還將給一個既想增加開支還想在別處減稅的國會帶來更多稅入。BAT可能最多能帶來1.2萬億美元的稅入。最終數字或許更低,但這對議員們來說依然具有很大吸引力。

BAT的一大效應將是推升美元。美元升值不會達到抵銷BAT的程度,因為真實世界的匯率變動不會和抽象模型完全一致。例如,中國這樣的國家會幹預市場調整。不過,美元升值中或許已經包含了對可能出台的BAT的反應。如果一旦實施,美元將大幅升值,並限制美國貿易收支的調整。

對BAT的討論可以完全不提及中國,畢竟它不是具體針對中國的。但中國仍是,或靠近這一議題的中心。考慮到中國是美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國,和美國的其他貿易夥伴相比,BAT對中國的影響將最大。鑒於中國是目前美國貿易失衡的最大來源,BAT因作為對中國掠奪性貿易行為的回應而得到支持。

很多人未注意到中美直接商品貿易正小幅下滑。這提醒我們,很難孤立看待BAT的影響,特別是當美元匯率波動時。BAT可能導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增加近150億美元,同時從中國的進口將從目前水平減少近700億美元。當然,這取決於兩國的經濟狀況和新政策,包括來自北京的貿易回應措施。

S4.jpg

但這些回應措施或許不會太過強硬。BAT並沒有專門針對中國,其普適性讓其更像是一個美國內部議題而非雙邊議題。這在北京看來可能是最重要的特徵。特朗普政府可能認為BAT不如對鋼鐵、汽車零部件等徵收的一系列行業關稅。這些關稅更加可以公開針對中國。雖然這些制裁措施本身的破壞性更小,但被用這樣的方式點名可能迫使北京出台更加強硬的報復措施。

另一個可能影響北京回應措施的因素是模仿:其他國家是否會複製美國的行動?在行業關稅方面,這是可能的,因為美國已經開闢了道路,並且其他國家也擔心在美國封閉市場後中國商品將分流到他國。但在BAT問題上,大多數國家已經有了一種非常相似的安排:增值稅。這些可以有所調整,但美國出台BAT後其他國家不太可能競相出台新的針對中國的貿易壁壘。

另一個北京可能不會直接回應BAT的原因,也是華盛頓可能不會採納的原因是,BAT可能被裁決違反WTO規則。增值稅為WTO所接受,雖然可能出於可疑的理由。擬議中的BAT從經濟上來看等同於增值稅,但在法律上卻不等同。

由於兩者之間的差異很小,因此WTO未必會作出不利於BAT的裁決,同時如果這項改革獲得美國政界的強烈支持,WTO可能會面臨壓力因而不做不利判決。或者,WTO也可能強迫美國在調整稅收改革或面臨報復之間二選其一。無論是哪種結果,北京都可以外包其回應,加入一個多國參與的WTO訴訟,並接受判決。

中國可能如何回應美國可能出台的措施很難猜測。不過,關於兩國“應該”怎麼做有一個明確原則。大型經濟體應當聚焦國內政策,而將貿易視為第二位。美國的整體稅收改革是一個巨大話題,但是其對國內的影響才最重要,而非貿易赤字是否縮窄。同樣,如果美國出台任何類似於針對中國商品徵收35%過境稅的措施,北京將作出強硬回應。但至於目前的BAT,最符合北京利益的做法是聚焦解決自己的國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