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姚洋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

中國的現代化雄心

2018-03-05
S6.jpg

去年10月中共十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誓言中國將在2035年擁有“完全現代化”的經濟,並在2049年即人民共和國成立100周年之際成為高收入國家。人們希望,與1964年承諾到20世紀末實現“四個現代化”的中國首任總理周恩來相比,習近平能更加成功。

周恩來計劃重點改革四個關鍵部門:農業、工業、國防和科技。他並未設定具體的收入目標,但可以肯定,他希望中國更好。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中國在世紀之交的時候只是一個中低收入國家。

目前看來,中國實現收入目標其實並不難。中國的實際人均GDP目前約為美國的25%,而要加入以經合組織為代表的高收入俱樂部,中國必須至少把這個數字提高到45%(這取決於如何衡量實際收入)。到目前為止,有36到40個經濟體達到了這一水平。

如果從現在起中國每年的經濟增長率比美國至少高1.7個百分點,那麼,它將在2049年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假設美國經濟保持長期以來2%的增長,中國就必須每年增長3.7%,這比中國目前6.5%的增長率低得多。就算到2049年的時候中國GDP增長率穩步下降到了2%,它的平均增速至少也有4%。

但現代化不僅僅關係到收入,它一個全面的進程,最終會讓中國變成一個享有各種好處的社會,擁有當今發達民主國家具有的機遇、個人享受和公共服務。然而完成這個進程並不容易。

首先,中國必須清理環境,如今這在普通中國人看來並不是奢求,而是當務之急。政府已經採取了一些積極舉措,比如,由於關閉了污染的工廠,以及在家庭取暖時使用天然氣取代煤炭,北京周邊地區的空氣質量今年冬天已經顯著改善。

但這種變化所費不匪,包括天然氣價格出現了上漲。改善中國所有城市的空氣質量就要花費巨大的成本,更別提清理全國所有被污染的河流、湖泊和土壤了。

中國追求現代化面臨的第二個挑戰是縮小城鄉差別。儘管收入差距已經縮小,但農民仍然在教育、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方面處於劣勢。

持續不斷的城市化對此有所助益,但就算最樂觀的預測也顯示,到2035年仍將有超過3億人住在農村。不管城市多麼光鮮有活力,如果農村依然落後,國家就談不上現代化。

中國的現代化挑戰還包括勞動人口的減少。世界銀行估計到2040年勞動人口將減少10%以上。雖然自動化可以保護中國不會有嚴重的勞動力短缺,但人口老化將增加社會保障的經濟負擔。

雖然20年前中國就引入了個人賬戶,但中國養老金制度的實際運作基礎仍然是現收現付。當中國1962-1976年出生的“嬰兒潮”一代開始退休,這一制度的赤字就會增加。事實上,一些迅速老齡化且增長緩慢的省份已經在依靠中央政府的補貼。中國迫切需要一個更加統一全面的制度來平衡全國的社保覆蓋。

當然,中國國民收入的增加有助於該國應對它所面臨的挑戰。但財富雖然必要,僅有財富卻是不夠的。例如,必須極大加強法治,而不是僅僅遏制官員的腐敗。此外還要有文化上的轉變,公民要學會如何在由可靠規則和法律架構管理,而不是由地緣或血緣關係管理的社會中發揮作用。

好消息是,習近平認識到法治的重要性。在提交給全國代表大會的報告中,他20多次提到了這一概念,強調要“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總目標”,“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儘管如此,要改變中國傳統的生活方式不能只是嘴上說的漂亮。

中國政治制度存在着一個關鍵的障礙。人們普遍認為,民主對有活力的公民社會是不可或缺的,但中國當局仍然決心不以任何方式、形態或形式引入選舉民主。最近發達民主國家的政治趨向,尤其是右翼民粹主義運動和包括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內的領導人的崛起,更堅定了他們的這種決心。

由於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中國模式”滿足了政治合法性的某些要求。然而,一旦這些生活水平達到某個程度,中國人就必然要求更多的個人自由和政治問責。這樣一來,中國領導人面臨的最根本挑戰就是尋求一種治理模式,它既能滿足上述訴求,又能繼續排斥選舉民主。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China's Modernization Ambitions”(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