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台灣政治動蕩加劇給華盛頓帶來麻煩

2019-05-16

自從理乍得·尼克松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邦交,幾十年來美國的政策目標始終相當一致。政府各部門官員、保守派和自由派、共和黨與民主黨都力求維護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現狀。這意味着既要延續台灣事實上的獨立,又要鼓勵緩和兩岸緊張關係的舉措。就美國官員而言,有關台灣最終政治地位的決定應當無限期擱置。本質上,華盛頓的這種“剛剛好”腳本有利於它保持與台北和北京之間的謹慎關係,既避免對抗,也避免雙方走向統一。不幸的是,日益加劇的台灣政治動蕩給執政的民進黨和其對手國民黨都造成了衝擊,並對美國的目標構成重大威脅。

從美國利益角度看,這並不是台灣第一次出現令人不安的事態發展。21世紀最初幾年,台灣總統陳水扁就讓美國官員嚇了一跳,因為他似乎過於認真地讓民進黨有親台獨的官方立場。陳水扁挑釁北京的親台獨舉措多次讓華盛頓措手不及。陳的繼任者、國民黨領導人馬英九則讓美國領導人輕鬆多了,他尋求與大陸建立一系列更緊密的經濟和文化關係。然而,隨着兩岸協議的增多,美國外交政策界的一些鷹派人士開始擔心北京和台北的關係發展得過於親密。

大多數台灣選民似乎心存同樣的擔憂。他們不僅在2016年選出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擔任總統,而且頭一次讓民進黨控制了國家的立法機構。在獨立問題上,蔡英文比陳水扁更謹慎,但北京對台灣放棄馬英九和解政策的不滿和憤怒,致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了甚至比陳水扁當政那些年還要好鬥的政策。

華盛頓對蔡英文似乎相當滿意。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和國會親台人士已經採取措施,加強美國對台北的支持,以應對北京的霸凌行為。可是,台灣本土對蔡英文總統的支持已經減弱,民進黨在2018年11月的地方選舉中遭到重挫。蔡英文被迫辭去黨主席一職。她如今要想連任台灣總統,在黨內還要面對她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強有力挑戰。賴清德正與蔡英文爭奪即將到來的民進黨初選提名。

華盛頓有理由把賴清德看成另一個陳水扁,一個可能在台海關係上我行我素不計後果的人。賴清德大批蔡英文領導無能,他的台獨立場更加明顯。他警告說,不能考慮北京任何給予台灣“特殊地位”的提議。這指的是台灣接受正式統一,但享有類似香港那樣的政治自治。賴清德表示堅決反對這樣的協議,指出北京已經在漸漸侵蝕香港的自治權,如果接受這種特殊地位,最終會讓台灣變成另一個西藏,一個共產鎮壓的祭品。賴清德的一些支持者甚至更堅決地要求台灣徹底獨立,並表達了對蔡英文不願為此採取更強硬立場的極度不耐煩。

國民黨的政治走向同樣不確定。在這場擁擠的、有諸多候選人的競賽中,新北市長朱立倫成為初期領跑者,而其中有兩個人讓華盛頓和決意維護台灣事實獨立的台灣人感到格外擔心。其中一位是高雄市長韓國瑜,這位特立獨行民粹主義者在2018年意外獲得這一職位,震驚了全國。韓國瑜被拿來與唐納德·特朗普相比較,尤其因為他稀奇古怪的政策承諾,以及冒犯婦女和少數族裔的言論。但也許更讓人擔心的,是他在陸台關係上有非常通融的看法。事實上有跡象表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曾經發起一場微妙的宣傳活動,刺激台灣選民支持他。雖然韓國瑜3月31日宣稱他不會參加國民黨提名的競爭,但現在看來他好像對這個決定猶豫不決。

郭台銘加入選戰引起人們對台灣大陸政策的同樣擔憂。郭台銘是商業大亨,他創建的富士康是蘋果iPhone的主要製造商。他也被拿來與特朗普比較,部分原因是他和特朗普一樣,在競選總統前從未擔任過公職。如同特朗普和韓國瑜,郭台銘也因為漠不關心的態度——即使不是公然的性別歧視——而引起軒然大波。在台灣現任總統是女性的當下,這並不是一件小事。

國民黨人擔心,隨着郭台銘的參選,該黨多位候選人之間展開激烈、分裂和勢均力敵初選較量的危險會越來越大。國民黨新的罅隙有可能把民進黨“蔡賴失和”帶給它的明顯優勢白白浪費掉。事實上,兩黨內部的激烈分歧有可能為強大的獨立或第三方競選者開道,尤其是台北市長柯文哲。

郭台銘對中國的看法也讓華盛頓感到擔心,至少和擔心韓國瑜、賴清德一樣。郭強調他的目標是緩和與大陸的緊張關係。他反對台灣可以靠軍事手段或外來支持保持事實獨立的觀點。他反問“為什麼中國人要打中國人”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原因有二。第一,大多數台灣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第二,他漫不經心的言論似乎說明,對北京已經部署並決心強化的強硬策略,他抱着隨遇而安的態度。蔡英文旋即對郭台銘發出嘲笑,並建議他告訴中國應剋制好戰舉動,不要追求軍備競賽。

華盛頓有充分理由對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政治走向感到不安。如果賴清德在初選中戰勝蔡英文,繼而贏得大選,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將不得不與一位也許比陳水扁更有決心推動台獨的台灣領導人打交道。結果幾乎可以肯定,就是本已令人擔憂的兩岸緊張關係進一步加劇,同時加大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保護者美國發生武裝衝擊的危險。

如果韓國瑜或者郭台銘當總統的話,前景沒有那麼危險,但華盛頓仍然有理由不喜歡它對美國東亞政策的潛在影響。這兩人似乎都模糊了對北京採取謹慎適度包容政策和採取徹底綏靖政策的區別。這種做法有可能讓華盛頓繼續保持台灣地位“剛剛好”的希望一下子落空。

美國領導人應該全面重新評估美國的對台政策。智慧的大國不會讓自己受困於被保護者內部政治動蕩的衝擊。但這正是華盛頓眼下在台灣問題上的處境,其結果可能極其令人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