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馬雪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

中美經貿關係:從壓艙石到導火索再到減震器

2023-11-28
d8fccd7d716baa1a343274862ee2ddba.jpg

20世紀70年代以來,中美經貿關係一直充當著確保兩國關係穩定的“壓艙石”,使中美關係免受美國政府、國會態度和行動挑戰的影響。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美國商界在中國可獲得豐厚利潤。在這種情況下,考慮長遠投資利益,支持中美兩國保持良好關係,力促“穩定和發展中美經貿關係”就成為美國的主流聲音。比如,20世紀90年代,美國商界始終將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地位和加入WTO作為遊說政府的首要議題。21世紀伊始,美國商會與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等曾組成“院外援華集團”,圍繞人民幣匯率問題對政府和國會進行積極結盟遊說,為避免兩國在人民幣問題上陷入針鋒相對的博弈僵局發揮了建設性作用。也正因如此,彼時美國政府在對華貿易關係上主張實行積極、務實的對華貿易政策,認為中美間要保持一種長期穩定的經貿關係,為經濟活動創造合適空間。

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美國將貿易和投資看作國家間的衝突,而非管控衝突的有效途徑。這極大損害了維繫雙邊關係最重要的相互信任,不斷地限制雙方在談判中相互釋放善意,削弱了雙方履行諾言的可行度。當時中美經貿關係變成了兩國摩擦升級的“導火索”。

究其原因,是隨着中國不斷開放,中國充分發揮大型經濟體的後發學習優勢,在技術上迎頭趕上來了。在技術紅利逐漸消失的過程中,美國商界在華利潤受到嚴重影響,他們愈發對與自身利益密切相關的中國投資法規和政策敏感。於是,美國商界一改此前推動中美經貿關係穩定發展的熱情,敦促美國政府對華“動用箭筒中的每一支箭”,確保中國開放市場,以實現“互惠”。特朗普“美國優先”和“公平貿易”的經濟理念與之找到了契合點,那就是使用“以牙還牙”的單邊手段,讓美國企業在華繼續保持絕對競爭優勢。但最終,一輪輪加征關稅讓美國企業被迫承擔了更多成本,也打擊了美國企業依賴的全球供應鏈。更重要的是,摩擦升級的印記對兩國私有部門的未來決策產生深遠影響,並導致雙邊關係中敏感的安全領域繼續出現更多不確定和不穩定因素。

此後,中美經貿關係又經歷美國推動的“脫鉤”“小院高牆”“去風險”。這些行為核心是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如增加關稅、設立出口壁壘、限制投資等,令中美經貿關係面臨更多現實挑戰。

不過,近幾個月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財政部長耶倫、總統氣候特使克里、商務部長雷蒙多接連訪問中國,這種頻繁的高層訪問和互動,為中美經貿關係增加了建設性。所有這一切,均凸顯美國已經意識到讓中美經貿關係重回正軌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中美經貿關係成為了兩國關係的“減震器”。

對美國商界而言,中國市場具有持續的重要性,離開很可能意味着在未來的國際競爭中喪失優勢。在經歷了艱難的2022年後,美國企業對華投資興趣正在回升。儘管受到疫情衝擊,但中國製造業仍佔全球製造業總產出的28.7%,中國仍是一個有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的吸引力在於它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熟練的勞動力和勞動力儲備、發達的航運和物流基礎設施、經濟開發區和超級城市群。更重要的是,中國企業變得更具競爭力和創新力,美國企業意識到,不與中國企業在研究和創新方面展開競爭與合作,就可能落後。也正因如此,在兩國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下,美國商界正在努力弱化政治的影響。4月份美國商會的調查報告顯示,大多數在華經營的美國公司都打算留下來,3/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不會搬遷供應鏈。中國蓬勃發展的科技市場和龐大的消費群體,也吸引着美國資本投資。據市場追蹤機構PitchBookData的數據,在整體市場放緩的情況下,美國風險投資者今年在華參與了68筆交易,總額達10億美元。

對美國政府而言,當前讓中美經貿關係成為“減震器”尤為重要。中美雙邊關係中競爭性因素加強,呈現出一種更複雜和不斷調整變化的景象。但過度強調甚至誇大競爭在中美關係中的地位,會得出不合實際的悲觀論斷。作為最具建設性的路徑,中美經貿關係對於有效管控競爭、最大限度避免嚴重情緒對立和戰略誤判是至關重要的。美國在使用經濟工具箱時,有必要加強對華經貿聯繫,利用中美經貿的相互依賴來管控大國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