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賀文萍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

加強發展中國家外交 破局美國「印太戰略」

2022-01-24
中文圖片.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32期

2022年1月4日,中國外長王毅開啟了新年後的首場出訪,先後訪問了非洲的厄立特里亞、肯雅、科摩羅三國以及亞洲的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兩國。此次出訪的這五個國家跨越非洲和亞洲兩大洲,也凸顯了中國外交在新的一年裡加強與亞非國家的團結、破局美國“印太戰略”的決心。

首先是出訪國家的選擇富有深意。中國外長每年的新年出訪目的地都是非洲,這已成為一個不成文的中國外交慣例,迄今已經延續了32年。但今年的新年首訪同時去往非洲、亞洲國家則比較罕見。其實,這一“罕見”的背後體現出中國對亞非廣大發展中國家群體的重視,其目的是使中國對非外交和對南亞外交形成聯動,推進中國與廣大亞非國家的團結與融合發展,破局美國“印太戰略”對中國的包圍。

事實上,不僅南亞的馬爾代夫和斯里蘭卡,東非國家厄立特里亞、肯雅和印度洋島國科摩羅也處於美國“印太戰略”擴大版的輻射範圍。自拜登上台以來,美國政府不但插手並推動升級了台海危機和南海危機,且在“印太戰略”框架下升級和強化由美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四國組建的亞洲版“小北約”。幾個月前美國又與英國、澳大利亞組建了更核心的AUKUS三國安全聯盟,要對澳大利亞提供最高級別的核潛艇武器裝備。雖然美國總統拜登在去年9月的聯合國大會上聲稱美國無意推行“新冷戰”,但在同年12月又組織召開了所謂的“世界民主峰會”,刻意邀請“非國家主體地位”的台灣,而把中俄等大國排除在外。這種以意識形態劃分兩個陣營的做法是在實踐上推動“新冷戰”的形成。因此,中國需要破局美國亞洲版“小北約”和“印太戰略”對中國的圍堵。

其次是要用“一帶一路”的發展藍圖來推動中國與亞非國家的融合發展。中國一貫主張“發展”才是解決安全問題的“總鑰匙”。近一年來,蘇丹、埃塞俄比亞等非洲之角國家都不太平,不僅造成這些國家國內局勢不穩,也令周邊國家肯雅、厄立特里亞倍感擔憂,厄立特里亞甚至還捲入了埃塞的國內衝突。而美國等非洲域外勢力也在深度介入這些國家的內部爭端,近期還對埃塞政府進行了制裁。

中國自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已經得到幾乎所有非洲建交國家的積極響應和參與。肯雅、埃塞俄比亞等國更是積极參与“一帶一路”建設,是中非產能合作先行先試的重點國家,無論是中方投資還是中方建設人員都數目可觀。因此,維護非洲之角的和平穩定、繼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自然也是王毅外長新年出訪的應有之義。在訪問肯雅時,王毅外長提出“非洲之角和平發展構想”,建議地區國家召開非洲之角和平會議,認為“非洲之角的國家和人民應當擺脫大國地緣爭奪,把地區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王毅外長還宣布中方願任命外交部非洲之角事務特使,為該地區和平進程提供必要支持。

專門任命非洲地區事務的一位特使,這在中國的對非外交中也是首次,充分說明中國的非洲外交如今更具有主動性和能動性。王毅外長訪問的第一站厄立特里亞在去年11月與中國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訪問期間,厄立特里亞總統伊薩亞斯說,厄方已制定了厄中合作路線圖,期待借鑒中國發展經驗,開展更具活力的合作,特別是深化基礎設施、礦產資源、農業、人力資源等各領域合作。可以預期,對於扼守紅海和進出印度洋門戶的厄立特里亞,中國將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包括有望進一步提升紅海的馬薩瓦港和阿薩布港的吞吐量和運行能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王毅外長回國後,來自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曼、巴林、土耳其和伊朗等中東六國的外長在1月10日到14日期間陸續集約式訪華。由此,中國在2022年新年伊始的發展中國家外交可以說覆蓋了亞洲、非洲和中東的廣闊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