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想要什麼樣的國際秩序?

2021-09-29
趙明昊.gif

近日,美國總統拜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後在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中發言,就世界面臨的重大挑戰等問題發表看法。無疑,兩位領導人的演講稿都是精心準備的,他們力圖藉此提供有關國際秩序的願景。

拜登總統明確表示,“我們不是在尋求一場新冷戰,也不是在尋求一個分裂成僵化陣營的世界”。然而在很多人看來,美國政府正在打一場事實上的“新冷戰”,包括不斷挑動意識形態的對立,以製造敵意的方式重塑美國領導的軍事聯盟,以及在經貿和科技領域推進“軟脫鉤”。美國知名評論家法里德·扎卡里亞認為,中美關係已經陷入“冷和平”。這不過是“新冷戰”的一種委婉說法而已。

習近平主席在演講中表示,“世界進入新的動蕩變革期”。這是中國領導層對國際環境的一個重要判斷,中國的內外政策勢必將基於這一判斷進行調整。一方面,中國加快構建以“雙循環”為特徵的新發展格局,更加重視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目標,強調要促進“安全的發展”。新冠肺炎疫情也令北京看到了自身經濟的脆弱因素,它對未來美國對華“脫鉤”態勢的嚴峻性也有着非常清醒的認識。

另一方面,中國強調世界需要的是“真正的多邊主義”,它試圖藉此應對美國在經貿、技術、安全和意識形態等多個領域構建遏華國際陣營所帶來的壓力。今年以來,習近平已經在多個國際場合談及“真正的多邊主義”這一理念,稱任何形式的“新冷戰”和意識形態對抗,都與多邊主義的精神背道而馳,既解決不了本國問題,更應對不了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

針對拜登政府所說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習近平明確提出,“世界只有一個體系,就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只有一個秩序,就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只有一套規則,就是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顯然,中國方面對美國所謂的“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感到不滿,並且認為美國政府在這方面變得相當虛偽。在北京看來,美國只會遵守它和盟友共同制定的規則,只會遵守能夠確保美國“實力地位”的規則。比如,美國至今沒有簽署和批准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它卻將自己打造為維護該公約的“鬥士”。

令很多中國政治精英感到憤怒的是,美國一直在濫用該國的“民主體制”,從不為自己損害他國和國際社會利益的錯誤行為負責,沒有哪個美國總統為之接受必要的懲罰。比如,小布殊政府利用捏造的虛假情報發動伊拉克戰爭,並以武力方式在阿富汗推行災難性的“民主改造”。特朗普政府肆意對他國開打“貿易戰”,武斷地退出對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危機至關重要的《巴黎協定》,並實施了很不人道的移民政策。

如今,拜登政府在“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方面也是表現不佳。雖然拜登政府意識到特朗普政府發起的“貿易戰”是個錯誤,但它卻以政策審議為借口遲遲不採取實質行動修正這一錯誤。“美國自由貿易聯盟”近期向拜登政府施壓,稱關稅提高了美國消費者的成本,導致美國製造業發展放緩,並使美國企業的海外競爭力下降,建議拜登政府取消對華加征關稅。除了經貿政策,拜登政府對待移民的政策也受到批評。近日,美國駐海地特使丹尼爾·福特稱拜登政府將海地移民遣返回國的做法非常不人道,他通過辭職對此予以譴責。

拜登政府不守國際規則的另一個例證,莫過於組建“美英澳三國同盟”並為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這一同盟主要是為了強化針對中國的軍事威懾,被視為美國推動“新冷戰”的又一表現。它本質上是“盎格魯-薩克遜人”同盟,具有很強的種族色彩。拜登政府從阿富汗倉惶撤軍的決定,本已讓法國馬克龍政府十分不滿。“美英澳同盟”事件則徹底激怒法國,法國外長勒德里昂激烈指責美國這種從“背後捅刀子”的行徑。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國也都反對澳大利亞獲取核潛艇,擔心此舉將加劇地區軍備競賽,破壞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然而,這些批評意見並不會改變美國的“權力傲慢”。

此外,拜登政府在處理中美關係時,動輒強調“實力地位”以及“民主與威權的對決”,這種“意識形態傲慢”令中國也感到非常不滿。美國本國民主體制存在巨大缺陷,這使拜登政府費盡心思拼湊“民主聯盟”的行動頗具諷刺感。毋庸置疑,美國國內的經濟不平等、政治極化和社會分裂問題非常嚴重。近期福克斯民調結果顯示,54%的美國受訪者認為拜登領導下的國家比以往更不團結。

然而,美國政治精英似乎仍然沉醉於“民主原教旨主義”,並把中國當作所謂民主國家的敵手。這種做法令其閉目塞聽,固步自封。比如,在“黑命貴”運動的壓力之下,拜登曾發誓解決警察暴力的問題,但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圍繞警察體制改革的談判卻在近日宣告破裂。美國的民主體制似乎已喪失推動必要社會變革的能力,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雅各布·哈克等人提出,這一體制已經淪為“贏者通吃政治”和“財閥統治”。

國際秩序的穩定來源於各國國內秩序的穩定,“民主原教旨主義”解決不了各國面臨的發展挑戰,只會帶來更深的誤解與對抗,並阻礙氣候變化、糧食安全等全球性問題的應對。正如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亞倫·米勒所言,拜登政府所說的很多話聽起來是為“新冷戰”做準備,在美國的外交政策中,有一種長期存在的傾向,就是用民主理想的外衣掩蓋對美國利益的追求。

習近平指出,“一個和平發展的世界應該承載不同形態的文明,必須兼容走向現代化的多樣道路。民主不是哪個國家的專利,而是各國人民的權利。外部軍事干涉和所謂的民主改造貽害無窮”。拜登政府需要認真對待中國的看法,不要在撤出阿富汗戰場的同時,與中國開啟一場“無情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