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震 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學所研究員,法學博士

為什麼美國在阿富汗需要與中國合作?

2021-09-07
王震.jpg

8月2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連續發生自殺性恐怖襲擊,造成至少180多人死亡,155人受傷。其中,13名美國士兵也在襲擊中喪生,另有18名士兵受傷。這次恐怖襲擊一方面表明塔利班掌權後,阿富汗局勢遠未穩定下來,另一方面也給拜登政府敲響了警鐘。即便華盛頓想重啟“大國競爭”,它也需要在阿富汗問題上與其他國家開展合作,尤其是作為阿富汗鄰國的中國。

首先,美軍撤出後,拜登政府在阿富汗問題上的麻煩並不會結束。最近一段時間,拜登政府在阿富汗撤軍問題上面臨來自國內外的各種指責和批評,不僅國內支持率跌破50%,一些共和黨議員甚至提出彈劾總統的建議。隨着2022年國會中期選舉臨近,拜登政府和民主黨人面臨的壓力勢必進一步上升。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初定,國內滿目瘡痍、民不聊生,隨時都會爆發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或是發生涉及外僑的重大恐怖活動。一旦發生此類危機,美國的國際信譽和軟實力將面臨嚴峻考驗。然而,美軍撤離後拜登政府直接干預阿富汗局勢的能力將大大下降,屆時拜登政府不管是繼續維繫對塔利班的制裁,還是重新介入阿富汗局勢,都會在政治上面臨巨大挑戰。

其次,即便美軍從阿富汗全部撤出,美國也無法在阿富汗問題上置身事外。雖然從阿富汗撤軍可以減少美國的軍事投入,但未來阿富汗局勢依然和美國密切相關。在政治上,如果阿富汗始終無法建立一個具有真正包容性的政府,其內部政治爭鬥仍有演變為局部內戰和衝突的可能,屆時美國在阿富汗境內的合作夥伴們仍將面臨巨大風險。在經濟上,如果美國拒絕對阿富汗開展人道援助,堅持對塔利班進行制裁,不排除塔利班在困窘之下重拾鴉片財政的可能,或陷入破產後引發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屆時無論出現哪一種情況,美國都會繼續面臨國際社會的譴責和壓力。在反恐問題上,儘管塔利班對美國做出了承諾,但是否會兌現承諾,是否有能力兌現承諾,這些都還是未知數。目前,阿富汗境內仍活躍着上萬名跨國恐怖分子,具有反美傾向者不在少數,美國又如何能對此視而不見?

最後,中美在阿富汗問題上可以實現雙贏合作。作為阿富汗的鄰國,中國在阿富汗問題上不存在任何歷史包袱,也期待阿富汗早日結束內亂,以維護其周邊地區安全。在推動阿富汗國內穩定和重建上,中美利益是高度重合的。在當今國際社會,中國也是為數不多的既擁有資源又擁有意願推動阿富汗和平重建的國家。無論是推動阿富汗政治和解、開展國際反恐,還是對新政權進行國際援助、外交承認和解除制裁等,中美雙方都存在着巨大的合作空間。因此,無論華盛頓如何定義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它都需要認識到中國是美國在阿富汗的真正夥伴,兩國可以在阿富汗實現雙贏合作,並防止阿富汗重新成為大國地緣政治競爭的角力場。

但是,中美在阿富汗的合作不可能自動發生,需要雙方共同努力。對拜登政府而言,它需要儘快認識到,在阿富汗問題上,中國是一個可以依賴的夥伴而非對手。為此,美國一方面需要向中國展示合作的意願,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中國展示合作的誠意。在中美戰略互信已經持續遭到破壞的情況下,拜登政府不可能期待繼續在反恐等問題上秉持“雙重標準”與中國合作。對華盛頓來說,在競爭的同時開展合作或許是一種常態,但素來強調整體觀念的中國人卻很難接受這一點。不過,對中國來說,也需要儘快改變觀念,在阿富汗問題上發揮力所能及的作用。儘管中國長期奉行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外交政策,加上在阿富汗的直接利益也非常有限,但阿富汗未來局勢的發展將對中國產生重要影響。只有適度參與,才能主動塑造有利的外部環境,更好地維護自身利益。中美合作不僅有助於維護未來阿富汗的和平與穩定,也是區域發展和人類和平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