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能跳起「小步舞」嗎?

2021-03-03
趙明昊.jpg

今年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訪華50周年。1971年7月,作為尼克松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在北京與周恩來總理舉行了數輪會談。中美雙方在會談中以坦誠布公而又富有智慧的方式處理了台灣問題等棘手議題。這次秘密訪華為尼克松總統1972年2月的中國之行以及中美關係的“正常化”打下了重要基礎。

在回顧這段歷程時,基辛格用“小步舞”(minuet)這個說法描述了當時中美之間格外謹慎卻又意義非凡的外交互動。之所以“小步舞”,是因為中美領導層所擁有的政策操作空間是有限的,它需要一種高超的外交技巧,並需要雙方以一種具有韌性的方式展開外交互動。考慮到當前處理中美關係面臨的各種困難,“小步舞”的做法及其所蘊含的智慧對中美兩國領導層來說依然具有重要的啟發意義。

拜登上台執政,很多人期待中美關係能夠“重啟”,但這並不現實。即便在策略上有所不同,但拜登政府在處理對華關係方面仍繼承了特朗普政府的“大國競爭”路徑。近日,拜登將中國明確稱為美國面對的“最嚴峻的競爭對手”。2月19日,他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的演講中提出,美國和歐洲等必須共同為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做好準備。

在涉及中國的表態上,拜登政府高級官員要比拜登本人更加強硬。國防部長奧斯汀將中國視為“可匹敵的威脅”。由埃利·拉特納領銜的國防部中國戰略工作小組囊括了很多民主黨背景的對華鷹派人士。此外,據共和黨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透露,國務卿布林肯和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都向他表示,從長期角度而言中國是美國國家安全面臨的最大威脅。

顯然,拜登政府對於如何處理與中國之間的互動異常謹慎,并力圖確保自身從所謂的“強勢地位”與北京打交道。上任一個月以來,拜登展開密集的“電話外交”。在與美國盟友和夥伴國領導人進行溝通之後,他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國務卿布林肯在解釋何為“強勢地位”時,強調了拜登政府在制定對華政策方面要與盟友和夥伴國進行充分協調,進而對中國聯合施壓。如今,拜登政府正在加緊激活美國的同盟體系,與歐盟、北約等就如何應對“中國挑戰”展開深入接觸,並加緊籌辦“民主峰會”。

從美國方面的這些動作看,拜登政府似乎並不急於調整對華政策,也不急於同中國方面加大接觸。用白宮發言人普薩基的話來說,在對華政策上須保持“戰略耐心”。然而,這並不意味着中美難以跳起“小步舞”。雙方都在釋放一些值得關注的新的政策信號。

在繼續保持對華強硬姿態的同時,在處理中國問題上拜登政府展現了不同於特朗普政府的新思維。首先,拜登政府對打“新冷戰”不感興趣。拜登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講話中表示,他不想造成東西方對抗的局面,也不想製造衝突,“我們不能也絕不會回到冷戰時期的對立僵局中,不允許競爭阻礙在重大問題上的合作”。顯然,拜登的這番表態與中方倡導的“不衝突、不對抗”有相似之處。“合作”在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話語中成為禁忌,但拜登政府則明確提出美中需要在醫療衛生、氣候變化、核不擴散等領域展開合作。

其次,拜登政府在民主人權問題上,有意與中方展開更多對話,而不是一味的對抗。拜登稱,他在和習近平主席通電話時強調,如果一個美國總統不能堅持美國的價值觀,就無法維持其總統地位。拜登認為,中國正努力成為全球領導者,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必須獲得其他國家的信任,而這要求中國更好地尊重人權。顯然,特朗普政府並不願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它在人權問題上只是儘力“抹黑”中國。更為重要的是,拜登明確表示,“每個國家及其領導人都被期待遵循不同的文化規範”。如果美方能夠正視中美在規範層面的一些根本性差異,或許會給雙方緩解意識形態方面的衝突帶來機遇。

第三,拜登政府並沒有像它的前任那樣,對中國的領導力量——中國共產党進行無理的攻擊。這有助於維護中美雙方進行交往的政治基礎。拜登在與習近平主席的通話中承諾,要在增進美國民眾和盟友利益的情況下推進美中之間務實的、以結果為導向的接觸。過去幾年,“接觸”這個詞彙在美國對華政策話語中也成為一個禁忌,特朗普政府幾乎廢棄了兩國之間所有的外交對話渠道,並且處心積慮地破壞美中接觸的社會和民意基礎。

為了推動中美關係重回可預期、建設性的軌道,中國方面也在儘力釋放政策信號,就如何促進中美關係的積極調整提出一系列“中國主張”。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以及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等人,就中美關係問題接連發表演講。對於美方在中國問題上的憂心,楊潔篪強調,中國從不干涉包括大選在內的美國內政,從不對外輸出發展模式,從不搞意識形態對抗,從不尋求挑戰或取代美國的地位,無意劃分勢力範圍。

王毅表示,中國願與美國和平共處,共同發展。針對拜登政府關心的民主問題,王毅提出,民主並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而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王毅呼籲,中美應激活或建立各領域、各層面的對話機制,進行開誠布公的溝通,“開展解決問題的對話”。此外,王毅還強調,中美應在抗擊新冠疫情、應對氣候變化、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等方面協調政策、加強合作,攜手為世界做出貢獻。

總之,考慮到來自兩國內部的各種壓力,中美在很多重大問題上並不願相互做出妥協,中美關係的良性調整絕不會一蹴而就,甚至可能會遭遇挫折。當前的關鍵在於,雙方要重新找回“外交的藝術”,仔細捕捉和準確解讀向彼此釋放的政策信號,探索開展有效對話、以行動積累互信的新模式,而不是簡單喊話,或是向對方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中美要想真正跳起改善關係的“小步舞”,還需要付出不小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