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改善中美關係的關鍵是尋求內政契合點

2021-02-24
Zhao.gif

拜登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後,至今已經發佈10餘項行政令,涉及疫情、經濟、環境、種族和移民等事項。從白宮公布的優先事項清單看,美國新政府對國家內部存在的多種嚴峻危機有清醒的認識,並不像特朗普政府那樣,把美國的困境武斷地歸咎於貿易逆差等因素,一味在外部尋找替罪羊。總體而言,拜登政府這種誠實對待美國自身危機的態度,為中美關係的改善提供了有利條件。

從拜登的就職演講看,這位78歲的新總統將把絕大部分精力用於解決美國的內部危機,重塑“美國的靈魂”。正如斯坦福大學知名政治學家弗朗西斯·福山所言,在特朗普執政的過去四年,美國的政治衰敗愈演愈烈,甚至病入膏肓。拜登也認識到,2020年總統大選中有7400多萬美國選民投票支持特朗普,“佔領國會山”事件表明,他的執政合法性受到很大程度的質疑。

除了疫情、經濟、氣候變化和種族不平等四大危機,拜登還在演講中着重提及美國國內存在“政治極端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國內恐怖主義”威脅。他呼籲結束兩黨之間、農村與城市之間、保守派與自由派之間的惡意爭鬥,用“團結”維護美國的民主體制。然而現實卻是,美國正在分裂成“藍色美國”、“紅色美國”,或許還有“特朗普的美國”。拜登的執政不僅會面臨共和黨的壓力,也要設法應對民主黨黨內不同派別之間的矛盾。

拜登深知,治癒美國的關鍵在於更加有力地回應中下階層民眾的訴求。他在就職演講中突出平民路線,稱自己能夠理解“美國同胞對未來充滿恐懼”,自己也清楚美國普通民眾對就業、醫保、房貸、子女教育等問題的擔心和關切。這些言辭旨在緩解美國選民對政治精英階層的消極印象,爭取美國中下階層的認同和支持。應當看到,民主黨政治人士在2016年總統大選輸給特朗普之後進行了深刻的反思,普遍認為需要對全球主義的政策路線和做法進行修正,努力減少經濟全球化對美國中下階層民眾利益的損害。

正如新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傑克·沙利文所強調的,美國將擁抱“新的經濟哲學”。這預示拜登政府將減少對自由貿易的興趣,而會更加註重保護美國民眾。除了民主黨內的進步派力量對拜登施加影響,還有超過100位左翼經濟學家為拜登提供政策建議。拜登提出“服務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和特朗普一樣倡導“公平貿易”,宣揚“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近日,白宮辦公廳主任克萊因表示,拜登將推出“買美國貨”的行政令。拜登的一些政策舉措與特朗普的路線有相似之處,世界或許將會看到拜登版本的“美國優先”。

在探究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對華政策時,有一點至關重要,那就是,拜登將着力於打通內政和外交之間的區隔,這種內政導向的特徵將會越發明顯。在接受大西洋理事會副主席達蒙·威爾遜訪談時,沙利文強調,對於拜登及其政策制定團隊而言,“國內政策和外交政策之間的互動並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是一種戰略”。拜登還在白宮設立國內政策委員會,並選擇蘇珊·賴斯擔任這個委員會的主任。賴斯曾是奧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一直被認為是外交和國家安全領域的政策專家。

這種內政導向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得到集中體現。拜登提出,應對氣候變化對美國而言蘊含著重大機遇,通過推進清潔能源革命,美國可提升在清潔能源等領域的國家競爭力,並為美國選民創造數百萬個“高質量的、中產階級的”就業崗位。為此他將推動實施在2050年實現清潔能源經濟的計劃。拜登部分借鑒了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等人倡導的“綠色新政”理念,承諾將在清潔能源領域投入2萬億美元,使美國成為“清潔能源的超級大國”,推動美國企業向全球出口清潔能源技術。由此,氣候變化不再僅僅是一個外交問題,拜登將會把氣候變化問題與美國外交政策、國家安全戰略和處理貿易問題的策略進行全方位融合。

對於中國來說,如何更有效地應對美國內部政治變局以及拜登政府的內政導向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課題。下一階段,民主黨推動對特朗普的二次彈劾以及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不放棄“捲土重來”,或將使美國民主體制遭遇更大的衝擊。美國內部的政治混亂必將給中美關係帶來一系列外溢影響。在美國政治極化日趨加劇的背景下,拜登政府調整對華政策的空間或許會收窄,對中國相關舉措做出的回應也可能會更加強硬。

當然,也不能忽視拜登的內政導向給改善中美關係帶來的機遇。正如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所言,拜登總統提出的四大執政優先事項中,中美至少在抗擊疫情、經濟復蘇、氣候變化三大領域擁有廣泛合作空間。中方已經提出了一系列合作提議,但拜登政府似乎還在猶豫之中。中國正大力構建新發展格局。中國有14億人口,中等收入群體超過4億,未來10年累計商品進口額有望超過22萬億美元。中美經貿關係完全可能也應該重新回到互利共贏的路徑上來。

總之,中美關係不是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任何一方的成功都不必以另一方的失敗為代價。兩國需要努力從各自繁重的內政議程中尋找更多的共同利益,尋求內政契合點,進而推動中美關係重回健康穩定的發展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