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軍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
  • 石爍 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經濟學在讀博士

為什麼拜登應放棄特朗普失敗的對華貿易戰

2021-01-29
8e18e87ecf6c9e9edf87d3cbbe8acaa9.2-1-super.gif

當選總統喬·拜登下周宣誓就職時,會迅速改變美國的絕大部分政策。一個明顯的例外是中國。但如果拜登繼續保持即將卸任的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採取的對抗性政策,他將來會後悔的。

雖然拜登對中國的敵意可能沒有特朗普那麼明顯,但他附和了其前任對中國貿易行為的諸多抱怨,指責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向外國市場傾銷產品,並迫使美國公司轉讓技術。他還表示,他不會立即放棄去年達成的第一階段雙邊貿易協議,也不會取消目前影響大約一半中國對美國出口產品的25%的關稅。

依拜登看來,在他對即有協議進行全面評估,並與美國在亞洲和歐洲的傳統盟友進行磋商之前,最好不對目前的對華政策做任何重大改變,其目的是“制定一個連貫的戰略”。他挑選的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有可能在評估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戴琪是亞裔美國人、貿易律師(會講流利的普通話),在中國有豐富的經驗。

中文圖片.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8期

但不必進行全面評估,也會發現高關稅與第一階段協議是完全相悖的。過去兩年,被加征關稅的中國對美出口產品的比例從微不足道,上升到七成以上。被加征關稅的美國對華出口產品份額也從2018年2月的2%,飆升到兩年後的50%以上。

同期,美國對中國實體實施了11輪制裁。上個月,美國商務部又將59個中國企業和個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使總數達到350個,居所有國家之首。

如此之高的成本,加上對出口的嚴格限制,使中國不可能履行第一階段協議中在2020-21年額外購買約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承諾。2020年1月以來美國的對華出口遠未達到協議目標,其結果是,到2020年11月中國僅履行了年度採購承諾的57%。

中國加快進口的選擇非常有限。中國對美進口商品需求的近80%來自私營部門,政府不能簡單命令它們在如此高的關稅下購買美國商品。而迫使國有企業填補這一空缺也會有它的問題。

結論顯而易見,只要拜登堅持特朗普的對抗性政策,第一階段協議根本就是行不通的,進一步建立互惠互利貿易關係更是幾無可能,雙邊貿易甚至有可能崩潰。

但這並不是說,拜登政府唯一要做的只是取消關稅。第一階段協議也存在嚴重的缺陷,尤其是為了遵守該協議中國將被迫減少從其他國家的進口。該協議使美國相對於中國的其他貿易夥伴佔有顯著的優勢,故有可能違反WTO的非歧視原則。

為此,其他國家正在努力爭取公平的競爭環境。2020年底,中國與歐盟達成《全面投資協定》,東盟10國也與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這些都是不符合美國利益的。首先,作為美國第四大出口市場的東盟國家可能會將更多的貿易轉向RCEP內的夥伴。由於RCEP沒有與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的協議中所規定的勞工和環境標準,因此更可能加劇這種轉向。

RCEP還可能增加中國對澳大利亞、新西蘭的農業和能源出口產品的需求。通過間接在中國、日本和韓國所謂“鐵三角”之間建立一個自由貿易區,東北亞和西太平洋地區的供應鏈將得以鞏固。這令美國的戰略地位越來越不利。

拜登不應堅持特朗普對抗性的對華政策,而應接受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核心作用,爭取與中國達成互利、非歧視的貿易協定。中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努力有可能為此提供一個重要契機。CPTPP是由特朗普四年前上任後放棄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演變而來的。

拜登政府承諾,美國以及美國與世界的關係將有一個新的開始。為實現這一承諾,他必須結束他的前任對中國發起的災難性貿易戰。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Why Biden Should Abandon Trump's Failed Trade War with China”(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