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雲 日本國立新潟大學副教授

平衡中美恢復高層對話的效率與質量

2021-01-06
微信圖片_20210106150424.gif

隨着拜登新政府執政在即,中美關係能否轉圜成為世界關注焦點,而一個重要的可視性指標將是中美高層對話的重啟。

過去一年,中美高層對話幾乎完全中斷,這當然有疫情影響的原因,但仍可說是中美關係史上極不正常的。拜登曾作為奧巴馬政府的副總統多次參與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對高層溝通的意義相當了解。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近期也表示中美之間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談,並提出對話、合作、管控三大清單,展示了對恢復中美對話的高度開放性和靈活度。

儘快恢復高層對話的必要性

從嚴格意義上說,2020年較為引人矚目的中美高層對話似乎只有一次,即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6月16-17日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舉行閉門會談。美國新政府執政後,迅速恢復高層對話渠道對中美關係今後幾年的發展具有開局引領作用。

首先,高層對話的迅速恢復對中美兩國國內悲觀論有抑制作用。隨着中美關係持續緊張,兩國國內的悲觀論也在不斷彌散。國際關係很大程度上受認知的影響,一旦主流認知認定中美是對手,中美關係是對抗,那麼合作與對話的空間自然縮小。中美關係高層對話迅速恢復將給兩國國內發出一個強有力的政治信號,即中美沒有走向全面對抗。

第二,中美高層對話的迅速恢復將極大重振國際社會對穩定與合作的國際秩序的信心。無論抗擊疫情、恢復經濟還是應對氣候變化,全球問題的解決都離不開中美這兩個最大經濟體的合作。中美關係緊張讓國際社會對國際秩序有迷失方向之感,中美高層對話的儘快重啟將為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朝多邊主義、自由貿易、全球主義方向發展起重要的定向作用。

確保中美高層對話的質量

中美迅速恢復高層對話是第一步,但恢復對話並不意味着關係一定會轉好。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但不自動意味着都能談得攏。中美關係中有不少高度敏感的問題,直接關係到核心利益,很容易讓重啟的對話陷入困境,甚至可能因為對話反而讓雙方的互不信任進一步升級。換句話說,在解決中美恢復高層對話效率的同時,還必須確保對話的質量。

首先,對話不應該聚焦那些容易走入死胡同的問題。高層對話的質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可持續性,信任建立往往是反覆互動的結果,而不是一次性交易。原國務委員戴秉國在其回憶錄中談及與日本進行首次戰略對話之前的心境時寫道,如果一上來就談靖國神社,那麼就會出現無休止爭論。中美關係比中日關係更加複雜,敏感問題更多,雙方在這些問題上有針鋒相對的看法,也需要進行溝通,但如果從一開始就聚焦這些問題,很可能出現矛盾激化的反作用,在這一點上雙方要有默契,也需要智慧。

第二,中美要在對話中共同學習如何建立合作性競爭的新型大國關係。長期以來,美國在國家安全方面的主要經驗是如何對付蘇聯、中東以及反恐,這實際上是一個非黑即白的簡單世界。然而,中國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中美關係是多層面的,主要不是對抗而是競爭,用老經驗來處理中美關係是工具箱的錯亂。中美高層對話要保證高質量,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如何找到處理合作性競爭關係的鑰匙。

第三,充分重視和發揮第三方的促談作用。中美關係遠遠不只是中美之間的事情,世界各國都高度關注。各國最關心的是國際體系會不會走向分裂,壓縮它們的生存空間,因為從本質上說它們都希望多邊主義和國際組織發揮更多作用,並在合作機制和規範上有進展。中國近期簽署RCEP,正式表態願意積極考慮加入CPTPP,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這些都具有通過加大多邊主義投入為中美對話創造良好大環境的意義。

中美恢復高層對話既要有隻爭朝夕的效率意識,也要有確保對話質量的戰略定力。相信經歷了風風雨雨的中美雙方,最終會找到處理合作性競爭的新型大國關係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