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付東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東北亞研究所副研究員

拜登執政後朝核問題仍有突破空間

2020-12-21
微信圖片_20201221152547.jpg

拜登當選為美國下一任總統後,外界普遍預測他會大幅修正特朗普政府時期的非常規內外政策,朝核問題作為美國外交的重要議題也面臨調整。

目前普遍的一種悲觀觀點認為,朝核問題對拜登政府的重要性比以前大幅下降,拜登會回歸奧巴馬政府的“戰略忍耐”政策,這對朝核問題的解決不是利好。連當事者朝鮮似乎也有類似認知。迄今為止,朝鮮媒體遲遲沒有報道拜登當選的消息,而此前通常十天內就會報道美國大選結果。

然而,若仔細審視當前朝核問題的處境、有關各方的利益訴求和政策考量,我們仍能找到推動朝核問題取得一定進展的有利因素,因而應對朝核問題的前景保持謹慎樂觀。

首先,朝核問題的時空環境與奧巴馬時期有了質的變化。奧巴馬政府曾經長期推行“戰略忍耐”政策,拒絕與朝鮮對話接觸,寄希望於通過制裁讓朝鮮崩潰。韓國朴槿惠政府當時也提出了“統一大發論”,一廂情願地用一個買彩票中大獎的術語描述朝鮮政權突然崩潰的前景。其前提和假設是年輕的金正恩剛剛執政,朝鮮政權充滿不確定性,但這種觀點低估了朝鮮政權的生存能力、發展核導的技術能力和戰略決心。事實上,金正恩執政以來不僅穩固了統治,在經濟和核導發展上也都有所成就。正是奧巴馬政府消極拖延的做法,一再錯失朝鮮呼籲談判的契機,讓朝鮮肆無忌憚地發展起核導武器。

2018年以來,朝鮮與中國、俄羅斯等傳統友邦的關係逐漸穩固,有了穩固的戰略後方。朝鮮核導能力增強,日益斷絕了美國動武的念頭,但如果繼續“戰略忍耐”,單一維度地企圖通過制裁迫使朝鮮屈服,只會使朝鮮繼續增加核武數量和能力,對美國和其盟國的安全威脅更大。因此,對朝談判接觸更符合美國利益,核問題已經不具備長期拖延和“忍耐”的餘地。

其次,拜登政府在朝核問題上更為務實,將有助於朝核問題取得進展。特朗普即興、反常規的外交風格實現了美朝關係的歷史性突破,但也存在明顯缺點。朝核問題長期積累,高度複雜,而特朗普政府好大喜功和慣於作秀,低估了這種複雜性,這導致它長期無法構建全面細緻的對朝政策團隊,無法制定全面綜合的朝核方案。2019年河內峰會後,美國的對朝政策就蛻化為類似於奧巴馬的“新戰略忍耐”。固然拜登在對朝政策上會更堅持原則,但也會更務實。在美朝已經通過新加坡峰會建立起高層溝通機制後,拜登主張的自下而上的實務會談理應成為今後主要的溝通方式。拜登提名的國務卿布林肯曾參與伊核協議制定,該協議涉及大量的技術和具體政策細節,由大量軍控、外交專家參與。這種經驗也有利於美朝雙方在談判中尋找共識,逐步實現務實的談判。

第三,拜登重視與中國、盟友在朝核問題上的多邊合作,也找到了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朝核問題是涉及多邊的地緣政治問題,美朝雙邊根本無法解決。無核化符合中美兩國的共同利益,朝核問題應當是中美合作的亮點。特朗普政府採用美朝雙邊方式推動朝核問題,又全方位打壓中國,中美此前圍繞朝核問題的合作陷入停滯,朝核問題註定難以推進。拜登公開強調,要通過與中國、韓國之間的多邊合作來推動朝核問題解決,這有利於朝核問題的國際合作,有利於美國與朝鮮進行更為綜合全面的會談。

最後,朝鮮當前的困難處境也決定了其願意通過參與朝核談判來緩和外界制裁,這為美朝談判提供了契機。今年,朝鮮遭遇制裁、疫情和自然災害的三重打擊,經濟異常困難。近日,韓國國情院在國會質詢時透露,朝鮮在外貿、工農業生產、外匯保有量等許多方面的經濟數據已接近90年代苦難行軍時期。因此,朝鮮再進行核導試驗的收益不大,風險卻很大。國情院還披露,近期朝鮮嚴令海外使領館人員不要招惹美國,也反映了朝鮮對美國新政府抱有期待。

綜上所述,朝核問題仍然存在取得漸進式突破的空間和條件。當然,有條件並非代表朝核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各方應努力為朝核談判創造契機,特別是中國、俄羅斯、韓國等應積極推動美朝恢復對話,並在半島和平機制、無核化方式方面提出更有創造力的方案。美朝雙方也應意識到,繼續談判是符合各方利益的共贏之舉,任由核問題“自由漂移”會造成更大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