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相向而行,重建中美關係

2020-11-19
449.jpg

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終於在總統競選中勝出,美國政府換屆給了中美關係一次新的機遇,使雙方有可能聚焦合作,管控分歧,遏制近幾年關係不斷惡化的勢頭,重建被本屆美國政府嚴重破壞的中美關係。拜登是民主黨溫和派,民主黨與共和黨在一系列問題上有不同的理念,溫和派與保守派在政策實施上也會有不同的風格和做法。

中美關係需要一個新框架

之所以提出重建中美關係,是因為過去四年中本屆美國政府對中美關係進行了災難性破壞。美國認定中國是主要的競爭對手,是對美國的主要威脅,實施了對中國的全面打壓和遏制,幾十年雙方努力建立起來的兩國間各種交流機制全面停擺,除了貿易談判幾乎就沒有別的交流渠道。對兩國間40多年來從未中斷的人文交流,本屆政府也處心積慮設置障礙,給雙方的交流合作製造各種各樣的困難。大規模接收中國留學生是中美正式建交之前卡特總統親自答應鄧小平的,在整個改革開放期間形成了新的留學大潮,如今這卻變成了“高難度”問題,據美國官方數據,今年4月至9月美國向中國內地申請者發放的F-1學生簽證數量較去年同期下降99%。更有甚者,今年以來美國本屆政府高官,包括司法部長、聯邦調查局局長,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尤其是國務卿動員起來“逢中必反”,戴着意識形態有色眼鏡連篇累牘地發表講話,肆無忌憚地攻擊、妖魔化中國。這不是一般的分歧和競爭,而是徹頭徹尾的打壓、遏制。這種攻擊的頻率和烈度甚至超過冷戰高峰時期美蘇之間的唇槍舌劍,要不是有經貿往來維繫着兩國關係,中美關係的大船早已讓美方傾覆了。中美關係被本屆政府摧殘得七零八落,拜登新政府面臨的一個任務是與中國一起重建中美關係。

重建中美關係,雙方需要坐下來,認認真真地進行全面深入的對話,把各自戰略意圖說清楚,讓相互之間有深層次的了解,並建立初步的互信。1971年時為打開中美關係時,基辛格來華訪問,與周恩來總理進行深談,雙方互相交底。現在我們再次需要這樣的精神和這樣的行動。

可能合作的主要領域

這並不是說,要等到兩國談出一個框架之後才採取行動。雙方應以務實態度,聚焦合作,把能做的事情立即着手做起來。筆者認為,下列五個領域的合作可以先做。第一,應對新冠疫情。這對美國是最緊迫的問題。過去中美兩國有過共同應對SARS、埃博拉等疫情的成功經驗,但本屆政府拒絕國際合作,包括與中國進行合作,結果疫情在美國失控,美國人口不到世界的5%,新冠死亡者卻佔了20%多。新政府應鼓勵兩國在有關新冠病毒的科學研究、疫苗開發等方面進行合作,以此作為國際合作的一部分。

其次,經貿合作。這本來是兩國互利共贏的一個主要領域。本屆政府對華發動貿易戰,對中國商品加征高關稅,最後負擔卻落到美國消費者和企業身上,最近3500多家企業聯合發起訴訟,要求政府返還它們部分已經繳納的稅款。貿易戰證明了兩個道理:一是中國先前所說的貿易戰是“斬敵一千,自損八百”,沒有贏家;二是打壓中國不能解決美國的問題,它並沒有解決美國的就業問題,返回美國的企業寥寥無幾。在新政府任內,兩國的經貿關係應該有新的局面。

第三,應對氣候變化。這是民主黨人基因里的東西。奧巴馬時期中美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成功合作有效引領了全球合作,促成了《巴黎協定》,拜登也積极參与其中。最近中國作出新的承諾,要在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拜登在競選中已經表示,他任總統後美國將返回《巴黎協定》,兩國在這方面的合作是理所當然的。

第四,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中美在伊核問題和朝核問題上,都有良好的合作先例。

第五,人文交流。人文交流是兩個社會之間的密切接觸,在奧巴馬時期得到了大發展,如互發十年簽證。在本屆美國政府任內兩國的人文交流成了重災區,為恢復交流,中美雙方應就此作出新的規劃。當然,中美合作的領域遠不止這五個。

對拜登新政府保持客觀冷靜態度

自然,中方對拜登新政府也要有現實的期望值。此次大選選情如此膠着,伴隨着雙方支持者的街頭抗議示威,這表明美國政治上的兩極分化是多麼嚴重,美國的分裂是多麼深刻。這不僅是民主和共和兩黨的分裂,而且是精英與草根的分裂,是白人與少數族裔的分裂,這種分裂集中表現在美國國會,新一屆國會仍將是一個分裂的國會。特朗普是藉著民粹主義上台的,他當政後繼續煽動助長民粹,鼓吹“美國優先”,對國際事務和中美關係都釋放了許多負能量,搞亂了兩國關係,這些都對新政府的政策形成制約。拜登新政府不是奧巴馬第三任期,中美關係也回不到拜登任副總統時的樣子。對此我們應當有所準備。

拜登任內的兩國關係將是合作與分歧共存的關係。中美之間會有競爭,但競爭並不排斥合作,並不意味着敵對,並不表示雙方必定走向對抗。過去40多年我們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管控分歧與競爭的經驗,相信在新政府任內雙方也可以管控好分歧。筆者堅信,不管主觀和客觀因素髮生多大變化,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這個道理沒有改變。中美只有合作,才能走向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