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蓬佩奧建立反華聯盟難以如願

2020-08-17
wu.jpg

近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了一系列攻擊中國的講話,特別是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發表的演講,以不實之詞和意識形態偏見,抹黑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煽動仇華情緒。蓬佩奧聒噪組建“國際聯盟”圍攻中國,妄稱“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

蓬佩奧誤判形勢,妄圖挑起一場新冷戰,以達到遏制中國發展的目的。這種倒行逆施註定是徒勞的。

首先,今日世界已是一體化世界。在全球化大潮推動下,生產力得到長足的發展,各國之間的相互聯繫和彼此依存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頻繁和緊密,各國利益高度融合,形成了一個不可分隔的一體化世界。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損害了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令其他國家包括美國盟國利益受到衝擊。現在美國又要挑起新冷戰,迫使一些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使相關國家左右為難。國際社會對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為提出了批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日前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舉辦的視頻座談會上指出,希望美國下一任總統能首先穩定與中國的關係,因為亞洲區域的長期穩定與繁榮必須建立在這個基礎上。他同時也希望美國下一任國家領導人能確立穩定且可預測的對外政策。

其次,讓盟國選邊站不靈了。特朗普政府上台後,將“美國優先”奉若神明,以犧牲他國和世界人民的利益為代價,謀求美國利益最大化,對盟國大加“討伐”。特朗普在歐洲一體化、軍費、貿易、難民等問題上發表了大量反歐言論,引起歐盟國家的不安和憤怒。對於其他重大國際問題,如特朗普質疑北約有效性,頻頻“退群”等,也都遭到歐盟反對或抵制。新冠疫情暴發後,美歐在有關防疫物資、“武漢病毒”、美國退出世衛組織、美國從德國撤軍等問題上齟齬不斷。有歐洲媒體評論說,美歐同盟關係正處於二戰以來最低點。

至於日本、韓國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也未能倖免“美國優先”的傷害。特朗普直言不諱,炮轟日本、韓國等操縱匯率,謀取對美貿易不正當優勢,迫使日本簽署單方面向美國讓利的日美自由貿易協定,施壓韓國和日本大幅度提高駐韓日美軍費用分擔。日美和韓美同盟關係也經歷了從未有過的顛簸和震蕩。

“美國優先”幾乎把所有盟國不同程度地都得罪了。盟國對美國感到不可信,不可靠,自主意識普遍上升,發展對華關係成為盟國外交一個重要方面。美國想把盟國綁架在其反華戰車上,自然遭到盟國的抵制。日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歐盟委員會執行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以視頻會議形式共同主持第八次中歐經貿高層對話,雙方就共同抗擊新冠疫情、產業鏈供應鏈安全、中歐投資協定談判、WTO改革、擴大市場開放等問題達成一系列豐碩成果和共識。中歐此次高層對話具有很強的指向性,歐方用行動回應了美方的非分要求。

最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經濟規模具有很大吸引力。今天的中國已是第一製造業大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是世界上10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國內消費已成為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中國即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隨着營商環境的優化,中國已成為全球首選投資目的地之一。維護並擴大與中國的經貿合作關係,已成為許多國家包括美國盟國的重要政策選項。這是特朗普政府挑起新冷戰不可逾越的障礙。

上月底,美國與澳大利亞在華盛頓舉行外長與防長“2+2”磋商。儘管澳大利亞在聯合聲明中與美國沆瀣一氣,在香港、新疆、南海等問題上對中國指手畫腳,但是澳外長佩恩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澳美)並不是在所有事情上都意見一致”,“與中國的關係很重要,我們無意破壞它”,“國務卿演講是屬於他本人的,澳大利亞有自己的立場”。佩恩說得有些隱晦,但傳遞的信息還是很清楚的,即澳方不參加美國編織的反華國際聯盟。作為美國鐵杆盟友,澳大利亞對充當美國圍毆中國的“全職打手”還是有所顧忌。原因也很簡單,搞砸了對華關係於己不利。

同樣,作為五眼聯盟成員之一,英國在5G、香港問題上也辦了不少蠢事,但蓬佩奧赴英遊說倫敦“入伙”反華聯盟之後,約翰遜首相卻強調對華政策應“更加平衡”,他不是“反華”的。

為烘托氣氛,製造輿論,蓬佩奧先後安排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雷和司法部長巴爾發表談話,分別主講意識形態、間諜和經濟問題,最後由他匯總作系統性闡述,可謂煞費苦心。然而,蓬佩奧演講之後,幾乎所有美國盟國都沒有予以置評,彷彿這個事沒有發生過一樣。特朗普政府想孤立中國,但最終卻孤立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