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合作抗疫才是正途

2020-05-25
b55b006e5c314efa69b85be7c8ead3cb.jpg

新冠疫情是一場人命關天的全球性公共衛生安全危機,已經造成400多萬病患,奪去30萬人的生命,而戰勝疫情未有窮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和反覆性。

在這場新型的全球大戰中,新冠病毒是世界的頭號敵人,疫情泛濫是對人類的最大威脅,拯救生命是我們的首要任務,穩定經濟是各國的共同需要,而攜手合作是唯一的正確選擇。世界範圍的各種分歧,各國內部的種種矛盾,在災難面前都應該暫時放下,通力打贏這場人與病毒的遭遇戰。我們原本以為,這是中美兩國利益高度契合、沒有什麼障礙的合作領域,完全可以通過攜手抗疫,讓日益緊張的中美關係迷途知返,回歸相對健康穩定的軌道,在亂世中引領全球抗疫合作。

但在美國極少數人的眼中,大國競爭博弈重於應對全球性挑戰,遏制中國崛起先於抗擊新冠疫情,個人政治需要超越國家根本利益。他們全然不顧中美合作對彼此和世界的重要意義,把兩國共同抗疫的鬥爭變成了相互攻擊對抗的沙場。

面對人類未知的新型病毒,面對突如其來的瘟疫來襲,在不知源頭、難以確認、沒有經驗、無特效藥的暴發期,哪個國家沒有應激反應的摸索過程?中國在發現“不明原因肺炎”後,即向世衛組織和美方做了通報。中央政府在確認“人傳人”三天後,就以武漢封城、九州閉戶的空前之舉,用兩個月時間總體控制住疫情,並為全球抗疫和修復供應鏈爭取了時間,做出了貢獻。

就是這樣一個與生命賽跑的人道救援過程,卻被高度“政治化”和“污名化”。第一個如實報告發現病毒、第一個以巨大代價控制住疫情、第一個為全球抗疫做出貢獻的國家,被污衊成了“撒謊”的“罪人”,有人擺出要徹底“清算中國”的架勢,甚至在炮製“追責索賠”的鬧劇,企圖把自己抗疫的失職推得乾乾淨淨,為國內政治需要找個“替罪羔羊”。這嚴重毒化了兩國輿論氛圍,堵塞了官方合作渠道,造成中美關係加速惡化,激起中國輿論和民眾的強烈反應。這是中美抗疫合作的主要障礙。

短期內受美國國內和大選形勢影響,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局面難以改觀。但仍要從兩國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不放棄穩住大局,不放棄尋求合作,不放棄危機管控,防止兩國關係受到顛覆性傷害,滑向長期對抗的無底深淵。雙方有識之士起碼可以推動在以下七個方面尋求合作。

一、排除干擾和衷共濟

面對人類百年未遇的全球公共衛生安全危機,面對還在疫情水深火熱中掙扎的普羅大眾,中美關係對彼此和國際社會都至關重要,中美合作對兩國和全球抗疫都不可或缺,任何人都難以承擔中美關係破裂的歷史責任。儘管前段兩國協調合作的短暫時機喪失,中美關係受到嚴重干擾,彼此合作遇到重重障礙,美國選戰還會帶來更多困難,扭轉急劇惡化勢頭需要時間,但我們仍不能喪失信心。至少在未來六個月美國大選季內,要把槍口對準新冠病毒,利用官方及民間各種積極因素和建設性力量,在雙方能夠接受的領域開展抗疫合作,為兩國緊張關係注入正能量,為全球抗疫鬥爭增強信心。尤其要排除各種非理性和極端勢力干擾,防止兩國關係和社會輿論被帶偏方向。

我們奉勸美國極少數人,不要把個人和集團的一己私利凌駕於國家和世界整體利益之上,政治遊戲和選戰的需要也要有底線、講道德、知羞恥、負責任,不能肆意妄為、綁架民意。對雙方而言,當務之急是控疫情、保生命、穩經濟、顧民生。把抗擊疫情變成抗擊中國,把對華強硬作為選戰工具,用零和博弈應對全球性挑戰,既保護不好自己的人民,也實現不了個人的抱負,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還會喪失。

二、中美開展抗疫合作

擺脫病毒威脅,共贏才是真贏。我們對美國人民的處境感同身受,有意願也有能力攜手相助。無論美方什麼態度,我們都要大聲疾呼並堅持推動,讓兩國和世界人民看到中國的誠意。

兩國領導人可加大通話頻率,及時釋放積極訊息,排除各種干擾和偏差,為中美合作抗疫導航。中美衛生疾控部門要建立定期和不定期溝通機制,在信息通報、疫情管控、專業交流、物資調配、疫苗和特效藥研發等方面加強協調合作。支持兩國醫療機構、高等院校以及醫生和科學家之間的自主交流協作,結成抗疫防疫的長期夥伴。

鼓勵兩國友好省州對口援助交流,協調企業開展醫療物資產供銷合作。通過企業、團體、非政府組織、華僑華人等非官方渠道,向美方提供或捐助物資。

兩國民間其實已經蹚開了路子,美國各界人士在道義和物資上給予中國同情及援助,中方迄今已向美方出口和捐助了86億隻口罩等醫療物資,數百名醫生和科學家一直在開展網絡視頻專業交流,中國工廠開足馬力生產輸美醫療物資。政府只要明確支持並提供各種便利,美方不要施加政治壓力和設置障礙,就能促進民間更大範圍、更大規模的合作。官方不通民間通,也能讓兩國人民看到中美關係的亮光和希望。

三、共同推動全球抗疫

新冠疫情再次表明,我們進入了全球化時代。人類共生系統和世界互聯互通的社會生態圈及其傳導機制已經形成,類似的全球性非傳統安全挑戰隨時可能出現,對世界各國無論強弱都會產生災難性影響。在新的時代背景下,不僅當前,還有長遠,中美合作更加不可或缺,全球治理體系更顯重要。

兩國要在應對SARS、艾滋病、禽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征等抗疫合作經驗的基礎上,支持聯合國系統相關機構發揮關鍵領導作用,落實世界衛生大會有關決議,凝聚國際共識和抗疫合力。支持健全應對全球公共衛生危機的長效機制,更有效地抗擊和預防疫病大流行,保護世界人民的生命健康。

國際和中美應合作研發、分享和生產疫苗,以滿足世界78億人口的需要。

要推動各國共享相關科學數據,比較最佳醫療實踐;加快醫療用品生產和分配,開展特效藥國際攻關;為缺醫少葯國家提供檢測試劑和疫苗等物資,幫助非洲等地區抗疫;推動各國對抗疫物資免徵關稅並簡化流程,確保跨國運輸暢通無阻。

四、維護經濟金融穩定

疫情造成全球和中美經濟大幅跌落,失業率飆升等社會問題接踵而來,防止經濟大衰退和金融危機,兩國有共同利益和需要。要加強雙邊和多邊宏觀政策協調,從維護供應鏈和金融穩定入手,推動落實G20網絡峰會共識,防止次生災害蔓延,努力治癒世界和兩國經濟創傷。

應保持中美經貿談判機制牽頭人和團隊間的溝通協調,為落實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創造條件,包括協商相關採購問題,探討階段性減免關稅的可能,等等。

五、啟用對話溝通機制

中美經過長期努力先後建立的100多個對話磋商機制,曾發揮了各領域溝通協調、解疑釋惑、推進合作、減少誤判等作用。目前這些機制已經全部停擺,溝通渠道大幅收窄,人文交流嚴重受限,政治互疑、輿論紛爭、極端言行大行其道。中美間只對抗不對話,這在大國關係中難以想像,既不正常,也很危險。

要儘可能重啟並利用這些平台機制,特別是重要的機制性對話和智庫二軌對話,哪怕降格以求和使用網絡視頻,也要發揮出穩定器的作用,不能讓中美關係無底線地滑落。

六、加強輿論管控疏導

中美兩國都是超大型社會,輿論場上出現的雜音噪音在所難免,但以往總體是支持發展中美關係的。而近年來,美國國內輿論基本上被極端反華和右翼保守勢力把持,對華強硬和無端攻擊成為“政治正確”。疫情以來,各種涉華論調更加偏激和離譜,到了“逢中必反”的地步。甚至有人操弄發起對華輿論戰,在所謂“追責索賠”問題上攪混水,這必然激起中國民意的憤怒和社會輿論的反擊。

平心而論,兩國關係和抗疫合作需要積極的輿論氛圍,雙方應該負責任地進行理性引導,注入更多清流和正能量,不能被錯誤傾向和邪惡圖謀帶入歧途。在當前國際國內輿情敏感時期,政要和政府發言人要準確闡釋國家政策,減少內外誤解和猜忌;主流媒體要以科學和事實為依據,對抗疫多做客觀和專業報道,增加中美人民感同身受、開展合作、希望友好等積極內容,以正壓邪肅清虛假消息。關於病毒源頭等科學問題,交由科學家和專業人士做出公正調查解答,不要從大國博弈、意識形態、傳統安全等視角看待流行病學問題,更不能把抗疫和經濟問題政治化。要停止“追責”鬧劇,各自做好國內的事情,不要在選戰中拿中國“說事”,要抑制兩國民意嚴重撕裂的下滑態勢。兩國戰略界和學界有更大的合作空間,要加強戰略層面的交流對話,勇於發出客觀理性向善的聲音,共同研究中美關係的正確出路,積極影響決策和引導輿論。

七、加強各類危機管理

特殊時期要制止各類刺激性和冒險性舉動,約束敏感領域海域的常態化行動,不要肆意在台灣、香港、南海等問題上滋事,更不能低估中國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做出強烈反應的意志和能力。各類危機預防和管理機制都應該運轉起來,包括兩軍溝通協調合作機制,防止突發事件和擦槍走火造成兩國關係緊張和失控。

中美關係還是那句老話,“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合作能造福兩國,造福世界,對抗會禍害兩國,禍害世界。

(本文系作者在一個中美學者對話會上的發言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