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瑩 前外交部副部長,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我們能從COVID-19危機中學到什麼?

2020-05-01

農曆清明是中國人為追思逝去親人而掃墓的日子,2020年的這一天落在4月4日,也被定為全國哀悼日,以紀念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罹難者。人們沉浸在哀傷中,緬懷沒能等來這個春天的人,思考能從災難中學到什麼。

現在復盤,我們多希望在疫情發生的初期,能讓信息報送得更早更快些,也多麼希望人類對這個病毒的認知能更清晰、更全面,若此是不是就可以避免少造成一些損失?所幸在隨後的日子裡,中國舉國做出堅決、快速的反應,包括全國動員人力、物力和財力,製造業轉向醫療物資的大規模需求,人們配合要求嚴格宅家,社區等基層機構提供管理服務,等等。正是在這些措施的綜合作用下,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同時,關閉的店鋪、失去的就業機會和經濟下行的壓力,讓政府毫不鬆懈地投入促進復產復工的努力中。

儘管對許多家庭乃至整個社會而言,痛楚將長久存在,但我們也要向前看,希望經歷考驗後的國家治理得到進一步完善,面對新挑戰有更好的準備。

這場疫情是進入21世紀以來,人類經歷的第三場改變世界議程的重大危機。前兩次-- 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均以美國為“震中”,也都在美國的呼籲之下,各國鼎力支持,讓世界走出危機。然而這一次,新冠疫情更加危險,威脅到的不僅是全球經濟和金融的安全,更是人的安全,已經吞噬了數以萬計的生命。然而這次,素以世界領導者自冠的美國沒有釋放團結合作的信號,也完全沒有體現出發揮全球領導作用的意願和能力,不僅不出面組織全球防線,還與其他國家爭搶資源,攻擊世衛組織,向中國甩鍋,令世人驚詫和遺憾。

尤其令中國人寒心和憤懣的是,美國媒體和政客,喋喋不休地污衊中國,試圖將自身的反應遲鈍和陷入困境歸咎於諸如從中國得到的數據和信息不完全、不可靠等託詞。這讓我更加深刻地意識到,近年美方試圖讓中國成為自身所有問題替罪羊的做法,是多麼地阻礙當今世界迫切需要的大國理解與合作。

記得2月7日,正值武漢抗疫最艱難的時刻,我與幾位學者抵達慕尼黑出席安全會議,還臨時邀請公共衛生專家參團與會,介紹中國抗疫情況。世界衛生組織罕見地派專家團與會,呼籲關注疫情和警示全球流行病的危險。會上有來自美國的上百人,包括高官和政客,他們只顧就華為等問題指責中國,未對疫情表達絲毫關注,更談不上了解中國的抗疫信息。現在看到同是這些人,包括國務卿和參議員,在電視上滿嘴跑火車地批評中國掩蓋數據,真想問他們,難道真的不知道中國衛生部門早在1月3日便向美方通報新發傳染病的信息?難道不知道中方最早公布、美國專家高度重視的病毒基因序列情況?

中國人用生命的慘痛代價給世界多國後續抗疫爭取了時間、提供了經驗,包括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盡收盡治,乃至在缺乏藥物的情況下如何為輕症和重症提供輔助。即便如此,觀察各國的應對,大多出現行動滯後帶來的手忙腳亂以及隨之而來的疫情加劇擴散。從中難道不能認識到,現代人類社會在應對公共安全威脅上普遍存在多麼嚴重的短板,是否各國政府都需要高度重視和加強呢?

然而,這些專業和科學上的事對美國一些政客似乎並不重要,即便當世界面臨生死抉擇的緊要關頭,他們關心的也只是,中美關係下滑的趨勢不要被兩國在疫情中合作的需求所改變,美國能否抓住中國不得不集中精力抗疫的時機擴大遏制中國的成果。

如果中美兩國無法在這場嚴重的全球災難面前攜手,甚至,如果兩國將來無法在現行全球體系內解決彼此分歧,終局會是怎樣的?是否就要遂了美國這些強硬勢力的心愿:中美徹底脫鉤、全面對抗?而我們能否認識到,這會進而使世界走向分裂,迫使其他國家選邊站隊,終結人類在20世紀後期形成的和平發展大勢?

不管外界怎麼看、怎麼想,中國首先要做好自己的事,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儘快恢復正常的經濟和社會生活。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就要單打獨鬥。中國已開始助力他國抗疫:向100多國提供援助,派出勇敢的醫療人員,中國工廠的機器為供應包括美國在內各國防疫需求日夜轉動。中外國情不同,具體防疫模各國自有高招,中國不能也不想強加於人,更無意搞模式輸出和政治擴張,只是向有困難和有需求的國家伸出援手。當中國的努力遭遇阻礙和誤解,甚至被指要取代美國領導地位時,我們不應該被這些不公平的妄想狂式指責擾亂心智。大疫當前,同舟共濟,做好自身防控就是幫別人,幫別人也是幫自己。

這場全球危機遠沒有看到曙光,前景充滿風險。顯然世界將永遠地改變,疫後將會怎樣,取決於今天的選擇和作為。新冠疫情爆發後的種種說明,霸權正在退場,面對無形和非傳統的強大敵人,從大國戰略競爭歷史中形成的霸權穩定模式既不能很好地保護自己的公民,也無力承擔全球化之下的新型國際責任。

世界多極化加速發展,人類將不再需要新的霸權。世界需要超越舊秩序和傳統思維,走出一條和平發展、均衡穩定、互利共贏的新路來。屆時起主導作用的很可能不再是哪個國家或國家集團,而是合作的力量,所有國家都是合作的一分子,大家共同制定合作的規則與範式,一國的成功是大家的成功,一國的失敗是大家的失敗。

中國是在和平發展中成長起來的新型大國,既不是前蘇聯,也不想成為下個美國。當前,開展真正意義的全球合作是中國對抗擊疫情的核心訴求,而中美兩個大國的協調是不可或缺的基礎。3月27日,G20特別峰會次日,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通了電話,確認流行性疾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國際社會只有共同應對才能戰勝。

相信包括歐洲在內的其他國家,也不希望看到中美對抗,因此也有責任支持合作、反對分裂。對世界各國而言,當務之急是停止相互猜疑,誠心開展合作,一是本着互信開展信息交流,積累控制疫情的經驗和手段;二是在疫苗和特效藥研發、生產和分銷上合作,實現技術的開源和成果的全球共享;三是儘快着手關注和幫助醫療條件較弱的發展中國家防疫抗疫,放在世界更大規模的疫病爆發;四是協調政策維護供應鏈穩定與安全,防止在經濟和金融領域發生嚴重的次生災害。上述任何一個做不到,都將帶來我們更難預料的影響。

痛定思痛,我們正在步入一個比以前更加相互需要的時代。

(文章來自清華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