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再談對中美關係不必太悲觀

2020-01-16

我們在中美貿易戰中送走了2019年、美國國會已經通過或正在討論多項干涉中國內政的立法、美國一些領導人發表了不少對中國極不友好甚至是攻擊性的言論……凡此種種,導致當前在美國、中國和國際上,許多人對中美關係的估計都不同程度地悲觀,甚至認為美國已經形成“全政府全社會反華態勢”。這種看法並非空穴來風,但筆者仍然認為我們對中美關係的評估和展望要看到更多的因素。

我們常常把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政策文件和美國領導人的講話作為分析、判斷中美關係的依據,這沒有錯。但我們也不能忘記,這些只是分析和評估中美關係的一個依據,而不是全部依據。這些文件和講話是美國決策者的主觀認識和願望的表達,它的實施情況如何,不僅取決於決策者的主觀願望,還取決於許多客觀的因素和條件。因此這些文件與中美關係的客觀現實之間不是劃等號的,紙面上的東西不等於現實生活中的東西,打折扣是常有的事,有時候甚至相差很大。40年的中美關係中不乏這樣的例子。小布殊政府是帶着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者”這樣的想法就任的,他自己在競選中說過類似的話,賴斯在《外交》上的文章中表示過這樣的意思,更不要說那些新老保守派,如拉姆斯菲爾德、沃爾夫威茨等人的看法了。但八年下來,布殊時期的中美關係卻是40年中美關係中最好的時期之一,從“撞機”事件解決之後,兩國關係有長達七年半的穩定,兩國還聯手維護了台灣海峽的穩定,布殊的副國務卿佐利克還提出“中國應當成為國際體系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的說法,表示要與中國共同構建未來的國際體系。奧巴馬時期的中美關係是又一個例子。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衝著中國來的,當時一些學者也覺得中美關係可能會進入一個比較嚴峻的時期。但中國冷靜應對,適時提出了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倡導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結果八年下來,兩國關係在經貿合作、應對氣候變化、伊朗核問題、人文交流等方面都得到了長足發展,一些分歧問題也置於建設性的控制之下。

自然,布殊政府期間的中美關係跟反恐有密切關係,奧巴馬時期的兩國關係則與全球金融危機息息相關。有人也許會問,要是沒有這些,中美關係會是什麼樣呢?但問題恰恰在於,中美關係不是孤立的雙邊關係,它是中國對外關係的一部分,是美國對外關係的一部分,是國際關係的一部分,國際上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與中美關係密不可分,美國決策者實施對華政策要受到種種局限和制約,不是自己想怎樣就能怎樣。共和黨批評奧巴馬政府的“再平衡”戰略效果不彰,其實不是奧巴馬不想更多地制約中國,他一直認為“對中國的崛起帶來的挑戰需要加以經常不斷的關注”,只是他所能做的有限罷了。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同樣面臨著種種制約。特朗普想結束阿富汗戰爭,一直未能如願,美軍不但沒有撤,反而增了兵。這場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戰爭還在繼續。美國從敘利亞把軍隊撤到了伊拉克,沒過多少天又重新派回去了,可謂朝令夕改,進退失據。而現在,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大增,這決不是美國想看到的。現在美國的“斬首行動”殺害了伊朗軍事領導人蘇萊曼尼,桶了大馬蜂窩,還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麻煩在等着美國。美國搞霸權主義、單邊主義,實行“長臂管轄”,到處干涉,但舊的麻煩沒有解決,還在惹起新的麻煩。這些麻煩在美國決策者處理中美關係時都是束縛和制約。有的學者說,等美國把別的事情都擺平了,就會集中來對付中國。筆者認為,恐怕沒有那一天。

中國方面當然也有自己的制約,但總體說來,我們處理中美關係是有底氣的。不說國內的原因,在國際關係方面,這些年中國與大國的關係、與周邊關係都處理得不錯,在推動全球化、推動多邊主義、反對保護主義、應對氣候變化等許多問題上與越來越多的國家達成廣泛共識。比如今年中美雙邊貿易受貿易戰影響下降了,但中國與歐盟、與東盟的貿易增加了,把對美貿易虧的那部分彌補了。當然中方仍然認為,中美兩國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還是儘快結束貿易戰為好。

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大選對中美關係可能又會產生負面影響。但也不一定。2000年是大選年,克林頓政府還推動國會通過了對華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的立法,這是對中國成為WTO成員具有重要意義的一項舉措。2008年是大選年,候選人參議員奧巴馬和麥凱恩專門撰文談美國對華政策,雙方都表示要加強與中國的合作。現在“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達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兩國關係的氣氛,但下一階段談判的任務更艱巨。兩黨會不會利用中國問題來打選戰?實際上,特朗普在2016年已經這樣做了,他在那次選舉中說得最多的是美國丟失就業崗位500萬個,丟給了誰?丟給了中國。“中國佔了美國的便宜”是他的口頭禪,他已經把中國作為美國國內經濟問題的替罪羊,這也是他發起貿易戰的依據。一年多下來,貿易戰我們領教了,無非如此,美國自己也受到了傷害。本來特朗普的意思是要達成一個全面的貿易協定,現在達不成,大選以後再簽也沒有問題。分階段談判是中方的主張。中國人辦事的邏輯從來都是由易到難,循序漸進。現在雙方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可以說是美方接受了中方的要求,或者說,美方也有儘快達成協議的需求。在此基礎上,雙方一步一步再來談判解決更複雜更困難的問題。總之,對2020年的中美關係也不必太悲觀。